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施主,你节操掉了

更新时间:2020-03-18 09:32:40

施主,你节操掉了 已完结

施主,你节操掉了

来源:掌中云 作者:言晓川 分类:女生 主角:凉陌川凌肃 人气:

主角是凉陌川凌肃的小说《施主,你节操掉了》此文是言晓川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一步步抵近,气势逼人:“小师父,色即是空,今晚陪睡如何?” 释念端坐榻上,扯破的衣裳半搭肩头,平静地瞧她:“外头草木皆兵的,荣王想抓你把柄,皇后想将你嫁给冷面都督,某些朝臣及众纨绔等着看你倒霉,你还有心情让小僧陪夜?” “真出了事,你还能跑了?你和尚不急,让我这庙急?” “世事因果相循,真叫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视线在她身上下滑,嘴角蓦地轻抬,面露狡黠:“然此波,非彼波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看,暗道由石板筑造,修建地极其稳固,切面呈四方型,有一人长宽,行走十分方便,不用说也是通向尚书府外的某处。 凉陌川朝方才落下的机关口看了一眼。 进得暗道,并不说明他们便远离了危险,她能下暗道,少钦卫同样可以。眼下看来,少钦卫应当对开关的改动并不知情,否则此刻早已追了下来,即便如此,他们打开暗道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更不能排除他们知道暗道出口的可能,若如此则更简单,在出口守株待兔就好。 不管怎样,他们唯有前进这一条路,加上寅时将至,凉陌川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火折子交给和尚,凉陌川打头阵,朝通道的另一端摸索前进。 和尚倒不说什么,静静地伴在她身侧,随着她一步一趋,时而调节火折子位置,最大限度送给她最多的光明。 她也有意无意,尽量使自己的身子保持在和尚与孩子的前端。 “小心脚下。”他提醒道。 凉陌川自行忽略了他的好意,边走边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怎么在尚书府?爬那么高偷看尚书和夫人恩爱,开眼界?” 和尚回道:“小僧今日在尚书府附近化缘,府中管家见到,便请我为夫人们讲经。” 凉陌川自顾自前行,煞有介事地点头:“嗯,讲经,不小心讲到了树上。” “自然不是。小僧见一孩童把玩几枚鸟蛋,一问之下,得知他正是从那棵桂花树上的鸟巢中取得,小僧生了恻隐之心,便说服那孩子,索回了鸟蛋,将其放还回巢。”和尚面有羞愧,不好意思道:“小僧身子愚笨,那树上得下不得,加上这几日赶路劳累,便不知何时睡着了。” “真可怜,尚书一家都把你忘了。”凉陌川虚情假意地应着,无所谓信疑。 他此番因何在尚书府她并没有多大兴趣,可以肯定的是,他和今夜残杀尚书一家的凶手并不是同伙。 “施主,你一人进入尚书府本已危险重重,那时小僧本可以藏身于废置小院,而你反倒要将小僧带上,如此岂不是拖累了你?” 她未回头,眼角稍稍往后一侧,“只要我离开那处废院,那里自然安全。”眼中神采忽然重了几分,“但我需要有一个人在身边,亲眼看见我所做的事,若我因为今晚的事被人诬陷,好歹还有个人证。” 和尚宽慰道:“施主所言极是,但施主黑巾蒙面,没人看见你的样貌,应当无妨的。再说,施主路见不平,小僧冒死愿为施主作证。” 他该为自己默哀才是,这么个光头俊俏的和尚暴露于人前,倒是给了少钦卫不少信息量。 凉陌川不语,和尚是不知道那帮王八蛋的查案能力啊,那帮丧心病狂的死变态啊,恨不得连她抠的脚丫子泥都收集起来闻一闻,鉴定她这双脚今儿到底吃了多少灰,流了多少汗。 刚开始和杀手们扛上她确实有些心里打鼓,但在她得知暗道机关被动过之后,她笃定了一件事,也是因此,今夜之事于她而言便是毫无顾及了。 继续向前,通道一路平顺。 趴在和尚肩上的尚书公子没预兆地“哇哇”大哭,和尚又没奶过孩子,不知他猛然惊醒所为何事,印象中见过奶妈哄孩子,便有样学样地将孩子左右摇动。 直到他觉出腹上一阵热潮。 再看这位尚书公子,鬼精灵似的咧嘴坏笑,露出八颗小奶牙。 脚下的地势有了些变化,这一段路程地形渐凹,凉意更明显了一些。 和尚也觉得哪里异样,小心地指捻石壁,触手湿润。 “别往前走,”他当即喊她道:“这儿有些蹊跷,先看看再说。” 凉陌川未听他劝阻仍迈步向前,停在洼地正中,举头一看,心中更是清明。头顶,有一块像翻板之类的东西,一尺见方,有手柄,若拉动手柄必有收获。 “出口大概在这里,你来拉手柄。”凉陌川非常大方地将立功机会送给了和尚,转身就要去接他手中的尚书公子。 不知为何,尚书家李公子突然鬼哭狼嚎,和尚为免他刚刚失去亲人的小小心灵再受重创,忙不迭抱紧了他,甚是歉疚地看着凉陌川:“小僧本是诚心想为施主分忧,无奈小公子啼哭不止,便先请施主自便,小僧负责为施主打光。” “无妨无妨,孩子要紧。”凉陌川从容笑应,落寞的身影一转,自己动手拉手柄去了。 手柄铁制,翻板也着实沉重。 “施主,小僧忘记问你,床板机关是如何开启的?”身负照明重任的和尚不上心地问道。 “说来实在不易,开关是经过了翻天覆地的改动。”凉陌川眼瞅着翻板手柄,“将往下按的步骤改成了往上拔动。” 和尚一听怔住:“可不是……翻天覆地么。” “我是用了内力才能触动机关,尚书夫人自然没这种水准。” 和尚这回却笑了:“如此说来,外面的那些杀手个个内力不济,所以无法启动开关。” 凉陌川不看他,“内力济不济不晓得,脑子必然不好使。” 头顶上那方金属翻板像生了绣,凉陌川几回拉扯都未能得手,之后她气沉丹田定下身形,忽一发力! 轰!哗—— 翻板打开,水注贯入! 凉陌川躲闪不及,被迎头浇下的大水冲得浑身湿透,反正湿了她索性不躲,站在打开的翻板下,任由奔泻的水流劈头盖脸砸着。 和尚的钦佩之情油然而生,这位蒙面大侠可真真是位英雄豪杰,被大水灌得如此惨烈竟纹丝不动,这份胆识,何等地惊天动地,豪气干云。 没什么能送她赞她的,和尚甚是不忍地双眼一闭。 等和尚感动完了再睁开眼时,凉陌川已经将翻板关闭,脚下的洼地上积了大片水渍。 凉陌川近乎自残地放水自是有她的打算。 她胡乱抹了一把脸,尽湿的头发耷在眼前,衬得好不狼狈,黑面巾被水冲走,露出一张清瘦且略为苍白的小脸儿,肤理紧致,稍稍显出少年般的坚毅,嘴角微微上扬,唇线分明如卧弓,未施点脂,却自飞一抹绯红。 和尚目光一直,定定地那么傻站着。 凉陌川也将他细瞧——惊艳了么?惊艳了吧。 半晌他道:“施主,你面巾掉了。” 凉陌川尴尬地眨了眨眼,眼光掠过和尚看墙看地,禀着良好的自我修养,不厌其烦地于他解释道:“这段通道经过尚书府后花园的鱼池下,所以墙壁会有濡湿现象。你也注意到了,这部分地面与之前相比较凹陷,不知道你看到没有,地面上其实有一些小孔,当然这些小孔并不是虫洞,而是要经上方的翻板引水入注,如果我猜的没错,地下的机关设置应该有类似浮板之类的东西,当水注入小孔,水位抬升浮板,以此触动机关。”她指向通道前方,“在我们前面的那重石门,便会开启。” “还有石门?”和尚随她所指的方向看去。 当脚下洼地的水几乎全部渗入,再后来,果然听见了石门开启的滞重声。 “李尚书这老家伙,防的是有不明目的的人进入暗道,如果这个人不敢擅自打开翻板便不能开启前方的石门,只有等在这里被捉的……”凉陌川的话戛然而止,怀里,有什么鲜活的东西在动。 她慢慢地低头瞧去——“啊啊啊啊!他妈的你往哪儿钻不好,你钻我胸!连你也敢侮辱我!” 她胸前有一物甚是欢脱地打拱起跳,和尚见她惊惶至此,于是陡然生了侠义之心,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当下未曾多想,奋勇无敌地一掌拍去! 就在和尚出掌解救被色鱼袭胸的凉陌川的胸时,那条色鱼猛一个鲤鱼跳龙门式飞跃,飞出凉陌川胸怀,是以和尚的手好巧不巧,打在了凉陌川本就不怎么突、又险些被他砸爆、如今兴许会被他拍扁的胸上。 凉陌川傻眼了,这可是她悉心养育了十几年的宝贝啊! 想她凉陌川在京城中的地位,不敢说泰山北斗,总当得如雷贯耳四字,嚣张跋扈财大气粗的少爷们哪一个没被她十八般恶整过?风流倜傥面如冠玉的绝色男子们哪一个没被她百回合不重样地调戏过?这样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无敌天才美少女……居然,叫和尚,给…… 凉陌川僵住,或者她选择一脚踹飞和尚比较合适,才能表示出她誓死捍卫清白的决心。 然则她笑笑,笑中意味绵长,挟裹着看不见的阴森诡诈,右手抬起,动作轻柔地格开了和尚的手。 嘴弯的曲线更深:“劳小师父出手相助,不过你迟了一步,迟了一步。” 和尚着实懵了会儿,要知道出家人四大皆空,最是乐善好施,自己贸然出手,只是好心帮她打色鱼来着…… 凉陌川装模作样地努努嘴,摇头叹气,躬身捡起地上扑腾的红鲤鱼,“怪我,我不该骂鱼,不然你也不会动手。”说着,她慢条斯理地将手中的鱼,贴胸放好。 她本就没打算将钻进怀中的鱼赶走,晚上出门较早,夜长,得为自己留些点心。 拍拍色鱼:“鱼兄,你袭我胸,我吃你肉,有意见没?啊?”她一侧耳,假装在听:“要清蒸不要水煮啊?好吧,那就烧烤。” “施主必是常年习武不缀,真是位热血好男儿,”和尚笑意盈盈,神态谦和地向凉陌川欠了欠身,“胸肌挺是结实。” 凉陌川的笑凝住,也回欠他一个身:“好男儿我必定坚持锻炼,以不负你谬赞,呵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