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厚爱真宠

更新时间:2020-07-20 06:00:43

厚爱真宠 已完结

厚爱真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明难启了 分类:女生 主角:顾雪枫雪枫 人气:

《厚爱真宠》由网络作家明难启了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顾雪枫雪枫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一辆黑色的马车停靠在一家大宅门前,朱红的大门和门两旁巍峨的雄狮无一不再告示着夏家的辉煌富贵。     但顾雪枫知道,倘若今天她不来这趟,这一切朱门酒肉都会转瞬化为泡影。     “主子,这是梁于大人的密报。”一个褐衣短打的麻利小厮对着掀开较帘欲下车的俊俏男人说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元年间,四月初。

一辆黑色的马车停靠在一家大宅门前,朱红的大门和门两旁巍峨的雄狮无一不再告示着夏家的辉煌富贵。

但顾雪枫知道,倘若今天她不来这趟,这一切朱门酒肉都会转瞬化为泡影。

“主子,这是梁于大人的密报。”一个褐衣短打的麻利小厮对着掀开较帘欲下车的俊俏男人说道。

顾雪枫接过小厮手中的信函,打开来扫了扫,嘴角浮现出会心的一笑。

她这个哥哥就是这样,沉默寡言就算了,连书信也这样简洁。不过办事效率那是一流的,这么快就将事情查的一清二楚,他人可是还在压银的路上呢!

哎,也都怪她心急,听说夏家这么一大块肥肉要被吞并就迫不及待的赶来,就连对父亲寿宴的准备也没过多参与,她这个一家之主的确有些不应该。

但,在她看来,生意上的事情远比家中的琐事重要,况且家中的事有她那偏爱表现的二娘和妹妹。而这生意上的事,她们却一个都拿不出手,也唯有她顾雪枫能料理明白。

小厮上前去扣了几回门,门被拉开一个缝,是一个高壮的家丁,他面目绷紧,身子紧紧的抵在门缝处,似是生怕外来人闯进去一般。

“你们是谁?有什么事吗?”家丁操着厚重的嗓音,警惕的问道。

门外的顾雪枫微微一笑,看来夏家果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否则怎会这般防范着。

可惜他们防错了人,她不是来讨债的,她是来施以援手的。

“麻烦你通报一声,就说是长凌城刘家的顾公子来求见。”刘家的小厮各个机灵,不用主子明说,他们就能冲锋陷阵。

“那你们等等。”家丁说完带上门转身回去通报。

没一会儿的功夫,朱门大开,以一个中年男人为首,身后跟着两个年轻男人,看上去左不过20岁,三人都稳若泰山。顾雪枫心中暗暗赞叹,不愧是主事人,就是比一般家丁沉得住气。

“顾公子远道而来,夏某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啊!”中年男人拱拳欠身,施了一礼。

顾雪枫回礼,客气道:“哪里哪里,只是希望我的突然造访没有打扰到夏老板。”

“这是哪里的话,夏某还盼望着顾公子来呢,我们进去说话吧。”

“请。”

“请。”

夏正嘴上是这么说,心中却在犯着嘀咕,世人都说刘家主事人顾公子冷漠无情,没有绝对的利益绝不出手,且一般不轻易出手。

那么她这次前来会是单纯的救援吗?只怕还有另外的目的吧。

一行人来到大厅,丫鬟早就泡了上好的龙井送上来斟满,顾雪枫坐在椅子上,望着茶杯中冒出的缕缕氤氲,似是聊家常般的自然,开始了对话。

“夏老板,我是直白的人,既然我今日来了,就是知晓了所有的事,夏家的十几家商铺都面临着关门停业的危机,那是夏老板十年的心血,我想夏老板一定舍不得它们被欧家吞并吧。”

夏正第一次与顾雪枫见面,更是第一次牵扯到生意上的事,虽一早便知她的手段,但这样的开门见山确实让没少见世面的夏正有些惊讶。

“顾公子好直爽,夏某的确是舍不得,但夏某失策遭人算计,做了霸盘生意,也是自作自受,还望顾公子能指点一二。”

“夏老板言重了,指点谈不上,我们都是生意人,无利不起早,欧家是,您是,我也是。但我绝不会使用下三滥的手段,我只是听闻夏家的钱庄生意是西凌数一数二的,我刘家钱庄生意是远不及的,所以还希望夏老板指点。”

“顾公子抬举夏某了,刘家的盐米丝茶是西凌国做的最大的,这一点夏某是望尘莫及。”

“您瞧,我们各有各的优点,且刚好互补,不如……合二为一可好?”顾雪枫不紧不慢的问着,脸上的泰然自若将她的胸有成竹展现无遗。

夏正一听面色发青,又一个觊觎他夏家产业的人,挂羊头卖狗肉,说是援助,其实还不都是吞并!

“顾公子的话,恕夏某笨拙,没听懂。”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冷硬,顾雪枫知道他肯定会抵触,于是难得的笑了笑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夏老板贷的银子我来还,夏家的产业还是由夏家的人掌管,只不过要冠上我刘家的名字,且每家商铺都要有一个副掌柜是我刘家的,其余的人还是由夏老板差遣,并且我保证生意一定大好于从前。”

顾雪枫话音刚落,夏正身后的一个儿子就沉不住气的怒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还不是要吞并我夏家,刚刚还说不用下三滥的手段,现在又趁人之危,顾公子不觉得自己很矛盾吗?”

“宇儿,不得无礼!”夏正回头去斥责自己那心急说出实话的儿子。

“爹,他……”

“好了,宇儿,你听着就是。”

夏正转而对顾雪枫说道:“顾公子的条件的确很诱人,但夏某若是答应你以后,能否保证我夏家不被架空,而逐渐成为刘家的傀儡?”

夏正不是愚钝死心眼之人,他知道如今只有两条路,要么是被别有用心的欧家收购,夏家产业尽数归零,要么是接受刘家的援助,然后成为注入刘家的新鲜血液,相比之下,他宁愿选择后者。

“这一点夏老板请放心,做生意的最看重的就是诚信,我顾雪枫从未出尔反尔过,否则还怎么在西凌的商界立足!”顾雪枫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她来之前就知道,收购夏家的事一定能成,这是外公从小便给予她的自信,她也从未辜负过外公十几年来的用心良苦。

“好,夏某十分欣赏顾公子的直率,顾公子从此就是夏某的东家了。”

“爹爹……”听到夏正的话,两个儿子同时不甘心起来。

“好了,我已经做好了决定,你们信不过爹爹吗?”

两个儿子恨恨地瞟了顾雪枫一眼,无奈的不再多言。

顾雪枫略扬了扬唇角道:“有夏老板加入,相信刘家一定会更加强大,夏老板也会事半功倍的。永福,把协议拿过来给夏老板过目。”

跟着顾雪枫的小厮从随身携带的包裹中拿出事先拟好的条款,夏正眯着眼望了望惬意地品茶的顾雪枫。

这个小妮子五岁便扮成男子随她外公出来谈事,这般的从容自信只怕除了她,其余的同龄人只能望而却步。

有了刘家这颗大树,相信日后再也不会有人打夏家的主意了。

夏正在协议上签了字,按下手印,一切就算尘埃落定了。

“压银车还在路上,雪枫心急首先赶来了,银子大约明日清晨到,请夏老板耐心等候。”顾雪枫站起身给夏正最后的定心丸。

“夏某自是信任顾公子,夏某静候佳音。”还款的日子在后天,他再也不用担心会有人上门催债威胁了,有时候退一步便是海阔天空。

顾雪枫出了夏家,坐车赶往事先订好的客栈休息,路上的她想着,要是外公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

晚饭时分,客栈的老板娘怀胎十月生下一名粉雕玉琢的女儿,已经有了三个儿子的老板开心的合不拢嘴,请所有的客人吃喜酒。

顾雪枫本不喜也不善饮酒,但见老板热情似火,也不好扫了大家的兴,便随意的饮了几杯,有的人猜拳,有的人喝的满面红光已经开始话当年。

顾雪枫独个坐在角落看着他们,恍惚觉得这样的平淡随性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热闹完毕已是夜半,她微醉的回房,一头栽在床上便沉睡过去,以至于半夜有杀手来访,她都是在来不及时才反应过来。

欧家表面上是独立做钱庄生意的,实际上背后靠着的是聂家。

早在十几年前,聂家是西凌国的首富,生意线延展到了天南海北,聂振霆在西凌跺国一跺脚,东云国都能震三番。

当是的顾家仅次于聂家,却总是差一截。后来顾崇德的女儿顾夏沫爱上了刑部侍郎刘辰,政治上的帮助无疑让顾家如虎添翼,再加上顾崇德的运筹帷幄,很快顾家就与聂家齐头并进。

后来顾夏沫在女儿五岁时病逝,顾崇德只有这一个女儿,因此征得刘辰同意后,外孙女随母性,取名为顾雪枫。

但雪枫从小生性娇柔,不是能上生意场的苗子,这也愁坏了当时的顾崇德。

哪知道母亲亡故后,五岁的顾雪枫却一夜之间性情大变,爱玩爱闹爱动,有胆识有个性,顾崇德只顾着高兴,也没多想。

没多久刘辰便娶了聂家的女儿聂蓉,聂家以为顾崇德逐渐年老,没有儿子的他定会将家业托付给刘辰,因此才让女儿做了续弦。

哪知顾崇德一心培养顾雪枫为刘家的家主,顾家的产业的确会交给刘家,但却不是刘辰做主,仍然是姓顾的做主。

年幼的雪枫有着同龄孩子所没有的气魄和心思,在外公有意的栽培下,她很快就开始参与生意场上的事,并且如鱼得水,无论什么场合都能游刃有余的应付。

刘家早就超过了聂家成为了西凌国首富,也因此成为了聂家的眼中钉。

聂蓉嫁到刘家后生了一个女儿名为刘夏,为人骄纵跋扈,被母亲宠坏了,除了表面上害怕顾雪枫这个她并不放在眼中的姐姐外,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

聂氏母女都将顾雪枫视为肉中刺,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夜深,顾雪枫在床上翻了个身,拥着被子睡得正香,对于渐渐接近她床边的黑衣人全然不知。

黑衣人慢慢的试探性接近,看床上人一直没动静,终于举刀要砍下去。

忽然床上的人猛然翻起,打落了他手中的匕首。

顾雪枫本是机灵的人,但由于喝多了酒头晕,要不是兵器的冷光晃醒了她,她可能已经身首异处了。

听到屋内的打斗,门外的黑衣人蜂拥而入,足足有十几个。

这时隔壁喝醉的永福也闻声赶至,两人斗十几人,要是往日清醒时也能有个胜算,可如今他们渐感头晕眼花,体力不支。

雪枫已经中了几掌,只是在逞强,她预感会有人来救他们。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支撑下去。

终于在她即将倒下之际,一个高大的身影闯进搏斗拥挤的屋内,功力深厚的他即便是在这漆黑的暗夜,也一眼便捕捉到了雪枫,并且一把搂过雪枫,一手护着她,一手与杀手搏斗。

“梁于哥哥,你来了。”雪枫有些虚弱的语气中藏着抑制不住的激动与安心。

“是。”他从来都少言寡语,更别说是在危险关头。

随后赶来的影卫三下五除二就将十几个杀手撂倒,梁于抱着雪枫去了隔壁的屋子,将放到她床上,大掌一挥,桌上的灯便亮了起来。

“伤在哪里了?让我看看!”梁于急不可耐的要为雪枫检查伤势。

“没事,我睡一觉就好了。”雪枫毕竟是女孩子,尽管梁于与她一起长大,她也一直黏着这个哥哥,但就算再不拘小节也会不好意思。

“还说没事,要不是我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梁于轻声责怪着她,这个丫头只顾着谈生意,非要先赶来以示诚意,要是同他一起,也就不会让他这般担心的夜以继日的赶路了。

梁于不由分说的为雪枫运功疗伤,看着她雪白衣袍上几个黑色的掌印,他恨不能劈了歹徒。

等梁于收功,雪枫早已昏睡过去,这丫头也真能撑,明明都伤的这样重了,却没呼痛过一声。

为她盖好被子,梁于下床,悄悄走出去。隔壁的尸体早就被影卫处理干净,对于伤害雪枫的人,都要死。

他也猜到杀手一定是欧家派来的,因为雪枫的插手,他们没能将夏家吞并,因此不甘心便来暗杀。

要不是顾老爷子一再嘱咐不可将事情闹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以梁于的性子,现在早就血洗了欧府。

梁于自懂事起就跟在顾崇德身侧,他是练武奇才,二十几岁就练成了普通人一辈子也无法达到的境界。

这样的奇人只愿意为雪枫一人屈膝,除了雪枫,似乎他的世界再也无事可言。

第二天由梁于出面,替夏家还清了借银,一切尘埃落定后,他们便往西陵城赶。

刘辰的四十寿宴马上就举行了,作为刘家的家主,雪枫怎能缺席。

快马加鞭的颠簸,受伤未愈的雪枫躺在马车内,觉得五脏六腑都要被颠出来了。

终于在三日后的晚间,他们赶回了刘府,家宴正在进行着。

雪枫先回房去换了一身女装,梳洗一番。从来都是素面朝天的她,为了掩盖苍白的脸色,特意涂了胭脂。

她从小便被当做男孩子来养,因此除了必要的场合,她都是以男装出面。

看着铜镜中一身红妆,长发及腰的妙龄女郎,雪枫一时还真是难以适应。

尽管身子仍有不适,但她还是步履款款的走向厅堂。

远远的她便听见厅堂内丝竹之声悠扬,忽然她有些怨气,她在外出生入死的谈事,他们就在家中心安理得的享受,是不是太不公平。

转念一想,正是因为只有她能肩负起当家的重任,自古能住多劳,所以她才要做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这正能体现出她不可逾越的威严。

进门,一身的冷傲气息,她忽略掉了所有盯着她看的眼睛,直奔父亲刘辰,微微欠身施礼。

“女儿来晚了,还望父亲不要责怪,女儿祝愿父亲福寿安康。”这是她会说的最柔软的话了,也只对宠爱她的父亲才会说。

“起来吧。父亲知道你忙,但今日睿亲王的世子来了,不得怠慢,你速去问安吧。”刘辰心中颇有不满,如此正式的场合,就算她再忙也不该迟到,但碍于世子在场,他只能压抑着。

雪枫转身看向屋内一角,即便是她并未注意,但屋内多了陌生人,她的余光也知道他们的方向。

“民女顾雪枫见过世子。”话是客气的礼数话,语气却是十足的满不在乎,摆明没将他放在眼中。

凌缓笑着起身郑重的回礼道:“顾小姐客气了,早就听闻顾小姐在商界的运筹帷幄,在下佩服不已,今日一睹芳颜,是在下的荣幸。”

睿亲王凌远是先皇的第三个儿子,早年战功赫赫,为人狂放不羁,颇受先皇爱戴。

但由于母亲出身卑微,他终究是与太子之位擦肩而过。后先皇过世,将皇位传给了当时只有八岁的十二皇子凌深,并指明要八皇子毓亲王辅政,摆明了将他搁置到一旁。他因此更加不服气,夺位之心一直蠢蠢欲动。

凌缓是睿亲王唯一的儿子,但这个儿子却与父亲性情不同,凌缓为人幽默闲散,是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与辅佐小皇帝的八皇叔毓亲王要好,事事都听从八皇叔。

雪枫对于这样的恭维早就有了免疫力,听得厌烦至极,她也不用多么受宠若惊,只微微一笑,便算是最大的回应了。

她转眼一瞥,看见坐在凌缓一旁的罩有半块银面具的男子,他有着一双凌厉深邃的鹰眸,露出的半面脸轮廓刚毅,即便是不说话也能让人感受到他逼人的气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