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人类社会安全保障局

更新时间:2020-06-18 01:09:54

人类社会安全保障局 连载中

人类社会安全保障局

来源:落初 作者:红石枝南 分类:奇幻 主角:老爹白羽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人类社会安全保障局》是红石枝南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老爹白羽,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独立的宇宙,这是人、神、魔、鬼、泷、妖、异七个世界间的爱恨情仇,主角南雨,被命运推到七世界拐点处(人类社会安全保障局)的大男孩,该如何面对这一切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辛姐的办事效率果然很高。第二天我再去的时候,不但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而且,桌上有茶,窗前有花,办公桌后有衣架。局长办公室在五楼,视野真是不错,我面对窗口,靠坐在局长办公室的大椅子上,体会了一把睥睨众生的感觉。要不怎么都想当领导儿呢,真是爽啊。就是我这领导儿手下甚少,美中不足,美中不足啊。

第一天,很快就在我的新鲜感中过去了。

第二天,依旧觉得很新鲜,时间依旧过得很快。

第三天,上午卓市长来了,陪他很无聊。下午无事,去了趟银行,查了下工资,发现有两笔钱到账,一笔是9金元12银元,一笔是20金元8银元,一共30金元。我觉得有点纳闷,就查了一下详单,支付方都是中央财政,第一笔的名头是预付工资,第二笔的名头是补发工资。我算了一下,我刚入职的时候,月收入是3金4银,升总局副局长后的月工资就是10金。在人类世界,金银铜是通用货币。金元、银元、铜元间的兑换关系是:1金元=20银元=20000铜元。1铜元在我国的平均购买力大概是1个120克的馒头。所以说,我现在一个月的工资的购买力大概是20万个馒头。我高兴坏了!真是昨日穷光腿,转眼金钱客啊。可一下有钱了,又不知该怎么花。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吃,于是我取了一半出来,买了一堆平时不舍得吃的美味,又买4大袋不同口味的狗粮,每袋50公斤的那种,然后雇了辆车,让车拉着货,我跟在车后面,一路朝家奔去。回到家,卸了货,付了车钱,一算,这总共也才花了不到5个银元,我可是取了15金元出来的,这不是基本没动么!我这炫富炫得很不成功啊。不管了,先嘚瑟嘚瑟再说吧。小妮和和尚见我带吃的回来直围着我转,金宝和混蛋更过分,一人,不对,一狗拖着一袋狗粮就往各自的窝里跑。我一边追一边骂,这俩家伙体力好的不得了,拖着50公斤的东西跑的还飞快,真是成精了。我好不容易追上他俩把他俩按在地上,这俩家伙还挺团结,反过来又把我按在地上,我们就撕闹在一起。院里这么热闹,老哥也出来了,一开始老哥看我买了这么多吃的还以为我要开饭店呢,后来才知道我是发工资了。老哥也为我高兴,这么多年了,我终于自己能赚钱请老哥吃一顿饭了,我感觉这个富也算炫到了,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吃完饭,我把剩下的钱都塞到老哥怀里,说要拿这些钱入股老哥的工作室。老哥看着钱,眼里有泪,我心里也酸酸的,就说,从小咱老爹老娘就跑路了,我想孝敬也孝敬不到,爷爷近几年也常年外出疗养不回家,我身边就哥你一个亲人,现在好不容易赚钱了,我就当投资到哥你这儿了,你可一定得收下。

这一晚,我睡的特别香。

第四天,辛姐的任命函到了,如我所愿,正式升为了总局的总务处处长,我特高兴,这可是我的一条政绩,不是闹着玩的,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我拉上辛姐,叫上长岭,到我们上次去的那家饭店庆祝一番。长岭也报到了,过两天就要到西部山区去监理修桥铺路了。我俩互相吹捧了一番,又喝高了。

第五天,上级依旧没有委派什么任务,依旧无事。我把老哥请到省分局来了,一番嘚瑟,虚荣心再次得到了的满足。小妮、和尚、金宝、混蛋,也玩得很开心。

第六天,无事。

第七天,白天无事。晚上回到家的时候,事情来了。给我找事情的是哥哥的一位朋友。我进门的时候,他正坐在老哥对面和老哥聊天。这人惨白面堂,半长的头发幽幽的散披在肩上,有种无风而动的感觉,长相文雅,但有些过于俊美,缺了一点男人的英气,身材清瘦,穿了一身浅色长衫,坐在八仙椅上,看起来略显柔弱。

“嗨,来啦,哥”,我没等老哥介绍,就朝客人打了个招呼,客人也礼貌的回了个礼,

“怎么?你们认识?”老哥问道,

“这不就认识了么,来的肯定是你的朋友,你的朋友我叫哥,没错吧?”哼,我就是这么聪明。

老哥一笑,说道“这位是大国医蓝石玉,他今天是来找你的。”

“这么年轻的大国医啊!佩服佩服!我是南雨,我哥的弟弟。”我恭维道,不过这恭维还真是发自内心的,在我们国家,“大国医”可不是随便叫的,它基本相当于医学领域的最高成就奖。凡是被称为“大国医”的人都属于国家直属人才,不受所在省市的管辖。说的直接一点就是,院长市长啥的根本管不着人家,如果哪个大国医在这个市干的不爽了,说一句“***,干的不爽,老子要换工作。”,那分管医药卫生的市长都得带着医院院长去上门挽留,“大爷别走啊,咱们医院好看的小护士不是挺多的么?干嘛走啊?有条件您可以提,干嘛走啊?多留几天,多留几天。可怜可怜我们医院,可怜可怜我们市多留几天,再多留几天。”

这时候有读者又要说了,你就扯吧,至于么,不就是个医生么。你们的世界是个怎么样的情况我不知道,但在我们这儿,真至于。原因一:大国医是一个医院的面子。别说拥有一个自己的大国医,就是大国医来巡诊几天,一般的医院都要前前后后张灯结彩好一阵子。大国医来咱医院了,那说明啥?说明咱医院医生的医德得到了大国医们的认可啦,说明咱医院的医疗水平上去了。这叫凤凰只落金梧桐啊。原因二:大国医还是一个医院的里子。大国医对于一个医院来说,不但能带出一个完善的医疗队伍,而且还是医院评定的默认的硬性指标之一。一吸引不到或者培养不出大国医的医院绝对不可能获得一个好的医院评级,一个从来没有吸引到或者培养出大国医的医院基本也不会再吸引到其他优秀的医生来此工作。基本来说,大国医的称号是对医生的肯定,而大国医对医院的留守是对医院的肯定。如果哪个医院的大国医和这里不欢而散,那别人就会觉得你这个医院不务正业、医德沦丧。这是任何一个卫生医疗领域的负责人都不愿承担的后果。我面前的这位大国医蓝石玉,不隶属于任何医院,他有他自己的家族药物企业。他专攻药学,理论、实践都颇有建树。也有人说这是他家里背景强大,把许多团体成果集于他一身,才有了他今天的成就。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医药领域里他得到的尊敬远远大于轻蔑。我真不知道,这位在我省医药领域只手半遮天的屌爆人士,怎么会来找我。

蓝石玉见我正式报了姓名,也想站起来再正式的回个礼,我老哥摆了摆手,示意他坐着就行,不用这么客气。蓝石玉见了,也就客随主便。我哥说“石玉兄,你把来意和他说一下吧。看看他能不能帮上忙。”

蓝石玉等我坐下,轻咳了两声,开始说明他的来意。原来啊,这个大国医还是个比较辛苦的差事。他们不但要时不时的在国内义诊,帮助医疗欠发达地区和有发展潜力的医院改进医疗条件、建立医师队伍,还要到国外去履行建设健康世界的国际义务。蓝石玉不是临床医生,不用坐诊,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更轻松,他的任务是原有药物的改进和新型药物的研发。广泛的现场走访、收集医患的直接体验是他工作的很重要的一部分。他不看病,但他要看病例、病人、病料,要听医嘱、医聊、医苦。事情发生在五年前,那时他正随队出访南弥朗海地区,在月陀国港口城市热波切郎台做国际医疗帮扶。热波切郎台是南弥朗海的一座大港,人口众多,贸易发达,是这个地区的中心城市。蓝石玉的家族药企在这个城市也有规模不小的生意。因为自家有招待所,所以这次来热波切郎台,蓝石玉也就没住当地政府安排的招待所,还把同来的大国医们也一同请到了自己家里来。大国医们也不愿意住当地人的招待所,毕竟饮食文化和卫生习惯与当地人的差异实在太大,实在是尴尬颇多。这与医德无关,医德高尚可不代表不追求生活品质,医生也是人嘛。大国医们在蓝石玉家里住下来,吃得好、睡得好,工作起来也格外精神,这次出访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获得了当地人民的一致好评。一个月的出访很快就要过去了。在出访结束的前一天傍晚,蓝石玉刚回到家里的时候,来了一名访客。这名访客自称是病属,说是有十分要紧的事要找蓝石玉帮忙。看病都是去医院,哪有来医生家里的。蓝石玉心中奇怪,但还是请他进屋来谈。这访客身材高大,披着一件看不出材质的巨大斗篷,让人看不见长相。蓝石玉略微打量了一下来人,就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访客见屋里只有蓝石玉就用生硬的赤兔国国语开口说话了,他说他是三品血部落的泷人,部落首领阿芒古尔泰的长子,部落的骨守,西魔拔音。他所在的三品血部正为没有“新成儿”而苦恼,希望大国医蓝石玉能帮忙救治。蓝石玉没弄懂“新成儿”是什么意思。他从没接触过泷人,对泷人的生理病理一无所知,从理智上讲,他本应该拒绝,但为医学开辟一个新领域的野心推着他无法不前进,于是蓝石玉就回答,希望先看一下病情再说。西魔拔音说了声,好,拉起蓝石玉走出屋外,双臂一抖,他身上的“斗篷”呼啦啦的展开来,竟是一对巨大的灰白色肉翅。西魔拔音也不待蓝石玉反应,抓起他放在背上,双脚用力,腾空而起,朝着大海的方向就飞了出去。蓝石玉本来就气弱,此时只能抱紧了西魔拔音的肩头,一动不动。不知飞了多久,蓝石玉终于被放回了地上,他吃力的从地上站起来,四下张望,发现周围浪涛阵阵,海风袭袭,原来是在海中的一块大礁石上。这时天已全黑,远远望去,天边若隐若现几点灯火,蓝石玉回头再看西魔拔音,发现背向他的西魔拔音的双翅间竟有一股股血流一样的蓝光流动。西魔拔音也不看他,运足了力气朝远方低声鸣叫。不一会儿,远方渐渐出现点点蓝光,而后蓝光越来越近,竟都是和西魔拔音一样的泷人,不过他们并没有像西魔拔音一样展翅飞腾,而是涉水而来。他们很快到了面前,向西魔拔音一一行礼。西魔拔音向他们说着了些什么,他们又齐齐的看向蓝石玉。蓝石玉这时反倒不怕了,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待事情的发展。西魔拔音走向蓝石玉说,他的直属基本都来了,他们有成年的也有未成年的,未成年的无法成长为成年就是他希望能解决的问题。蓝石玉这才明白“新成儿”的意思原来是新近成年的人。又费了一番功夫,蓝石玉才搞明白,原来泷人和人类有很大的不同,泷人的未成年到成年并不是单纯的时间累计,他们还需要举行一个仪式以完成一个突变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长出翅膀,而只有长出翅膀的泷人才有繁衍后代的能力。世世代代,泷人举行这个仪式的地点都是在南弥朗海的一小片海域。出于对这片海域的崇敬,泷人们把这片海域称为真母海。但是三十年前,吞并了十几个小部落的韦桂阿美部落壮大了起来,他们很快独占了真母海,并且宣布任何想要来真母海举行仪式的部落都先要宣誓臣服于强大的韦桂阿美。真母海向来为泷人所公有,各个部落按照自古以来的默契每5年轮回使用真母海一次。韦桂阿美的霸行激起了其他部落的愤怒,他们也很快组织了一支联军向韦桂阿美宣战,三品血部落正是这支联军的领导。联军在勇不可当的三品血部落的带领下刀切豆腐一般击溃了韦桂阿美。胜利的联军共同在真母海举行了盛大的仪式,而后又重新追逐各自的洋流,继续各自的游猎生活。又过了五年,三品血再次回到真母海的时候,发现她再次被韦桂阿美霸占。于是自由对抗霸权的战争再次打响,联军再一次胜利,韦桂阿美再一次败逃。就这样,泷人间的拉锯战在真母海反复进行着。虽然每次三品血都能胜利,但他的盟友却越来越少,相反的,投靠韦桂阿美的部落却越来越多。到了西魔拔音来找蓝石玉的这一年,三品血已经没有了盟友,所有原来的朋友都变成了对面的敌人。韦桂阿美几乎已经完成了对西林觉罗泷人的统一。吃惊愤怒之余,三品血部落陷入了绝望。即便最为骁勇的三品血也没有可能以一己之力打败上百个泷人部落组成的新韦桂阿美。投降?还是灭亡?三品血的首领阿芒古尔泰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燃尽余血的拼死一搏。宁身灭不魂碎的三品血泷人的鲜血也被首领的激情点燃。他们决心死战。西魔拔音并不赞成死战,他认为在有任何一线希望的情况下都不应选择鲁莽。他说服了他的父亲,让他去向人类的智慧寻找办法。蓝石玉,不但是当地最大最好的药商,还是来访南弥朗海的赤兔国大国医,西魔拔音觉得这就是能帮到他的人。于是他找到了蓝石玉。蓝石玉心中有了大致的了解,拿出了还带在身上的活体组织取样工具,在西魔拔音的帮助下对泷人们一一取样。收好了样品,蓝石玉对西魔拔音说,研发帮助泷人的药物需要几年时间,希望泷人能耐心等待。西魔拔音略感失望,但也表示理解。于是二人约好,5年后再来此见面。5年后,也就是今年,蓝石玉的药物终于有了进展,但这时他突然发现遇到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泷人不是人类,因此他将完成的交易是和其他六个世界的交易,这必须要政府的法律授权,而且必须在政府职能部门的监督下才能进行,否则他的家族将面临巨额罚款甚至负上刑事责任。那就不卖了呗,但蓝石玉并不想放弃。他先是去找卓市长帮忙,卓市长热情的接待了他,然后说,这件事涉及到六个世界,应该找“人类社会安全保障局”,而这位总局的副局长目前正在咱们市,我和他还很熟,你去找他提我就好了,他哥你大概也见过,就是那个有名的南云。于是,蓝石玉今天就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