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骑着粉猪追白马

更新时间:2022-09-20 12:06:26

骑着粉猪追白马 已完结

骑着粉猪追白马

来源:云阅 作者:许志慧 分类:其他 主角:苏素小男生 人气:

火爆新书《骑着粉猪追白马》是许志慧所创作的一本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素小男生,书中主要讲述了:幼儿园是我家,老师就是我妈妈……是后妈。很想甜蜜地将你,用乳白的牙齿印上温柔的痕迹,然后咬成一寸一寸,风干,用盐细细地码起,等到老了的时候——下酒吃……我不打你,也不骂你。我用爱情来折磨你!我爱我所追求的人。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不停地追求,然后屏蔽他的眼睛,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见不如怀念,怀念不如不念。
——苏素思及过往,偶尔矫情叹息。
花花进了隔离室的第五天,便是五一劳动节。
虽然放着假,学校里也没有限制大家的去处,但不少学生仍然选择留在了学校“闭关”。毕竟SARS猛于虎,生命威胁之下,谁还会有心思想别的事情?
当然,这只是大多数人心里所想,并不包括苏素同学。
苏素同学一心念着家里老母的红烧蹄子,自然不愿意在学校多耽误时间,以往同行的老乡居然意见出奇地统一,于是最后上路的只有苏同学一个人。她孤零零地提着个大大的红白蓝蛇皮袋,里面是从上周一到这周末的脏衣服。
长途东站出奇地清静,所有汽车前都飘散出一股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即使是每个旅客的包包在入站前,也都在表层洒了一遍味道甚浓的药水。
“那个包裹,不能放在车内,提出去。”苏素的包还没有放下,前面的司机就转过头,眼睛里显出惊恐,显然是把旅客的包裹都当成了定时炸弹。
哦,好吧。苏同学推开窗户,探出身去,窗户下面就是存放行李的地方,三四个旅客围在那里正将手里的包裹按照顺序丢进去。
“能不能帮我递递行李。”苏素探头,对着最靠近窗户的一个瘦高个大叫,而挥出去的红白蓝一下子抽在了那人的头上,将他打了个踉跄。
苏同学理亏地放下红白蓝,好半天不敢看向被砸的年轻人。
“松手,我帮你。”冷淡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哭笑不得,顺着红白蓝的提绳,苏同学低垂的眼睛看到了一只指节修长,匀称白皙的手,正扶在提绳上,等待苏素的松手。
“啊,谢谢你。”苏素抬头,忍不住冲着底下的年轻人开心地笑,眼眸流转,扫过年轻人的脸,笑容却一下子僵住。
居然是多时未见的顾连城!
两人对视,皆是无语。从最后一次到现在,将近一年的时光,就算是在校园里擦肩而过,她也绝对没有用一丝一毫的余光来窥视他。
这样意外的对视,多多少少有点尴尬。
事实上,自从得知他放弃了保送,和她一起考上了东×大学后,她便暗暗地私下作了决定,绝对绝对不会再去像以前一样没脸没皮地去逗他开心了,也绝对绝对会将这样一个人视作连路人都不如的陌生人。
她做到了,却依然还留有些许刻意。所以,就算是在一个大学,她也会尽量地避开他。好几次,在食堂里,图书馆的过道上,和扬着沙尘的操场上,她明明看见了顾白马,却也只是闪过身去。偶尔躲不过去,她也尽量背过身去。每每看到顾白马停下脚步,一副冷淡淡的样子,她就不禁叹息,果然这样猥琐的自己,估计他是连看也不愿意的。可是,明明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避开他了啊,偏偏今天面对面地碰上了。
“还有吗?”将红白蓝塞进车肚,顾连城抬起头,看着窗口的苏素,语气前所未有的温和,“如果还有,一并给我,都塞进去。”
阳光将他的影子照得更加修长,普普通通一件烟灰色的毛衣,却被他穿出了不一样的效果。不能看了不能看了,苏同学从窗口缩回身体,眼观鼻,鼻观心,只向着窗外探出一小截手去,轻轻地摆了摆,口干舌燥地低低回答:“没有了,没有了……”
再也没有了……
咚咚咚,放完行李,放行李的几个年轻人都上了车,因为乘车的人极少,所以大家坐得都很宽松。偶尔坐在一起的,也是些年轻的情侣,交头接耳,很是甜蜜。
苏素将外套罩上脸,开始长途深眠。
“你这样罩着,会不会难受?”
啊,怎么会?怎么会是他的声音,难道是幻觉?
苏同学一把扯下自己脸上的衣服,向身旁看去,果然是顾小白马,他正扭头看着自己,黑眸闪闪,依然是冷着一张脸,但是眼底却带上了一丝笑意。
他没有想到会在车站遇见苏素,从看到她的那一刻起,他的心莫名地就扬起来。他从来不探究自己这种心理产生的根源,只不过,每每在学校里,看见她一脸冷漠地躲闪开来,他的内心就会不自觉地惆怅。
“你不自己找个座位?”真是奇怪了,明明空座那么多,他却偏偏选择和自己坐得这么近。
“麻烦。”
啊,坐在自己身边岂不是更加麻烦?苏素咬咬唇,指着座位底下凸起的一块说:“顾同学,这里坐着不舒服。”
没有人会喜欢坐在凸起的座位上,更何况是长腿的顾连城。坐在这里,那就意味着他要抬高腿来坐,或者,歪着身子去坐,无论哪一种情形,都不会很舒适。
“嗯,我知道。”顾连城淡淡地应了一声,并不挪开身,将腿缩起,靠在椅背上,肩膀几乎紧挨着苏素。车子开起来的时候,只要一偏头,她就能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淡淡香皂味。
真是奇怪的男人,苏素感叹。她将衣服重新蒙上头。从一开始她就捉摸不透他的心理,现在离得这么远,更没有理由揣摩顾连城的变态心理了。
好吧,随他去吧,爱坐哪里就坐哪里。
“你一个人回去?”显然顾连城并不识趣,直接忽略挡在苏素头上的衣服,居然没话找话。
沉默了一会,苏素再次扯下盖在头上的衣服,忍不住地问:“那么,你也是一个人回去?”不是介意,而是好奇,明明听说他有个千娇百媚的女朋友也在南京读书,为什么是一个人回去。
顾白马的眼神突然变得诡异、热烈起来,几乎同时,一种欲言又止的神态出现在他的脸上。有别于以往的冷峻,他居然变得期期艾艾起来,看得苏素好一阵没趣。
啊,果然又被讨厌了,什么跟什么嘛,没事管人家私生活干什么。
“不好意思,顾同学,我有点困,先休息一下。”苏素飞快地将衣服盖在头上,彻底隔离了顾连城的眼神,自然也隔离了最后一眼他眸中的感伤。
顾连城的心一下子落到了最低处。
他的心有一种陌生的失落感,带着强烈的惆怅感,酸酸涩涩的,不能回忆以往,每每一动念头,想起之前跟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她,他便会十分心痛,像是失去了什么一般痛。
她将自己完全隔离在了他的生活之外,就连简单的几句问候也耐不住心去敷衍。现在,他们竟然连陌生人也谈不上了。
车子轰隆隆地开,每个部件都发出最大的响声,所有的窗户都开到最大,从窗口袭来的冷风将熟睡得苏素吹得缩成了一团。
颠来颠去的车,将座位上的苏同学最终颠进了某个温暖的怀里。只是一瞬的僵硬,那个怀抱的主人就张大了胳膊将她整个都包裹了进去。他冷峻的脸上显出一片淡淡的红,以及一丝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柔。
她躺在他的臂弯里,轻轻地呼吸着,因为枕着不舒服,她不停地用头蹭来蹭去。好容易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又拱了拱,终于动也不动地深睡过去。
“跟猪仔一样。”他终于笑出来,用自己的衣服遮住了苏素。
他的指尖微微地抬起,顺着她的轮廓滑下,一点一点勾勒出她瘦了的小脸。早年的婴儿肥已经完全不见,她的五官也渐渐细致起来。
他听见自己的心,在怦怦地跳。
车子一颠一颠地行驶着,他的臂将她束得更紧,心里却是越来越甜了。
从后面看,他们也像对热恋中的情侣,甜蜜而温暖地相拥。可是,经历了那一些伤害彼此的青涩岁月后,一切还回得去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