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重生为凰,皇上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0-07-17 17:26:31

重生为凰,皇上请自重 连载中

重生为凰,皇上请自重

来源:微小宝 作者:金错刀 分类:其他 主角:贺语贺云清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为凰,皇上请自重》是金错刀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贺语贺云清,书中主要讲述了:所嫁非人致使家破人亡,父母双亲惨死的一幕让她悲痛欲绝,到头来也逃过死亡的命运。 重来一世,贺云清风华正茂,誓毕要改写结局,杀尽仇人,保全贺家 不料却又被皇子勾搭,这一世怕还是逃不脱纷争二字 这位姑娘,明人不说暗话,我觉得我们有缘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贺氏,因为世世代代家族儿郎的辉煌,早已成了大楚国三大世家之一,而贺府更是极尽显赫,可谓是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功夫筑始成。 离贺府正院最近的清水阁更是临湖依山,青砖玉瓦,曲廊回叙,玉树琼花,好一派贵气悠然。 而清水阁的侧屋,则是由三间堂屋贯穿的书房,淡淡的檀木香充斥着整个屋内,轻轻一嗅便知是那京都蓬莱阁最上品的露凝香,一支就是纹银二十两。 西墙上挂颜大家的墨宝,北墙设书架,架上绝世真迹可见一斑,尤其是架上那官窑的大盘中盛着的数十个娇黄玲珑的大佛手,各个都是倾城之价啊。 书房临窗放着的是一张紫檀木的书案,案上放着一叠簪花小楷的佛经,字迹狂狷显然书写之人不适合这簪花小楷的字体。 “主子,离夫人的寿辰还有一段日子呢,您不如先歇歇吧。”一等丫头翘绿一身翠色百褶裙显得清秀可人,手上拿着折扇不停的给伏案之人扇着,很是心疼自家主子累着。 可是伏案之人却是一遍又一遍的想让自己的字体更加贴近佛经的气韵。 贺云清一身紫色的玲珑裙,外搭一件水雾薄衫,肩若削成腰若扶柳,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头上祥云髻斜插一根镂空金钗,缀着点点紫玉,华贵万千。 眸如深井,不敢窥看;俏鼻朱唇,好似琼瑶仙子。 明明是那般深沉的紫色,却被女子穿的贵气凛然,仿佛这贵是与生自来。 贺云清手上的笔终于是停了下来,眸子掠过窗外的翠竹,心里却是波涛万千,久久不能平息。 自己从那刑场断头日之后便是回到了十四岁的时候了,仿佛前世种种都是如梦一场。 可是,这个梦自己怎么能忘呢? 两天了,自己足足用了两天才忍下了那张彻骨的恨,才强忍住现在就想要活剥楚怀玉的冲动,才硬生生忍住活活埋了贺语嫣的想法。 那种家破亲亡的感觉,那种头断的感觉,那种看着自己的身子在别的地方的感觉。 “真的是太可怕了。”贺云清嘴角眸子冷冽,可是嘴角却是划起了笑意。 好戏,就要开场了。 翘绿看着主子的神色越来越陡峻,那眸中的寒意硬生生让翘绿有种想要跪下去的冲动,吓得都快不敢呼吸了。 “主子,堂小姐来了。”门口守着的二等丫头荷香,叩门通报。 “让她去正屋,以后我的书房谁都不准进。”贺云清交代完,把那抄好的佛经磊好,才是慢悠悠的出了书房。 贺云清还未踏进正屋,便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娇嗔和无辜。 “姐姐,荷香那个丫头竟然不让语嫣进去找你,你那么疼语嫣,怎么会不让语嫣找你呢。”贺语嫣一声桃粉色的月牙梅花夏裙,外面罩着水红色的薄纱,衬得整个人娇嫩无比,楚楚动人。 一双含着春水的杏眼,眼里全是娇弱,可是细细看去那眸子里对于清水阁摆设的嫉妒藏得还是不够深。 头上戴的是蓬莱阁最新出的珍宝楚翘金钗,那夏裙的布料是上好的蜀锦。 看到这些,贺云清就是心中一片嫌恶,贺语嫣啊贺语嫣,你口口声声说我贺家对不起你,可是你吃的穿的哪一个不是最好的呢? 贺云清淡淡打量了贺语嫣一眼后,才是毫无表情的说道:“我的书房本身就是不许别人进的,关荷香何事,这是我的命令。” 贺语嫣见贺云清这般说法,心中很是不悦,但还是装出一副大方的态度:“是妹妹莽撞了,以后自然是不会再去姐姐的书房。” “这样自然最好。”贺云清才不管贺语嫣这个以退为进的说话方式呢,前世与她接触了几十年,对于贺语嫣自己真的是了解的太透了。 贺语嫣见贺云清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面上也是有几分不好看,只能故意低下头显得有些怯懦,心里却把贺云清祖宗十八代都骂上了,一个贱人凭什么可以出生如此高贵,真是可恨! 贺云清自是不会像以往那样觉得贺语嫣可怜,只是自顾自的拿起茶盏开始品茶,打算静等贺语嫣接下来想要唱的好戏。 时间就这样静谧了下去,贺语嫣终于好似有些装不下去了,往常自己这样装可怜,贺云清那个蠢货一定是会心疼,然后就可以有求必应,今天怎么她却半点反应都没有呢。 贺语嫣只能咽了口口水,小声的试探开口:“我碰巧听兆嬷嬷说,因为端午将近,所以老祖宗明日打算将当年先皇后赏的绿宝石琉璃钗和其余首饰拿出来,为我们几房的姑娘端午那天的皇宫宴增添光彩。” “妹妹就顺嘴给身边的丫头说了一句妹妹身无长物,身份不贵,若是能拿到那琉璃钗必定会让各位贵夫人对妹妹高看几眼,以后也会有个好姻缘。” 贺语嫣说到这,看贺云清还未接话,只能眨巴眨巴眼睛,言辞更加真切的说道,“其实妹妹也知道,妹妹身份低下,不配先皇后赏的钗,就想着那钗能给姐姐,好让姐姐更添光彩,毕竟姐姐才是嫡长房嫡长女。” “可是……”说到这里贺语嫣还故意哽咽了一下,眼眶发红,“哪知刚好碰到了燕妹妹,燕妹妹竟然说她也是嫡长房嫡女,这钗她才该得,不是我一个寄主在这里的外人可以随便插嘴的,还,还说就算是大姐也不一定就有资格得到。” 话落,贺语嫣便是戚戚然的哭了起来,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还真的让人有几分心疼。 可是,贺云清不是男人,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更不会对贺语嫣感到同情。 贺云清抬眸看了一眼还在装可怜的贺语嫣,冷笑了起来,那笑容很是冰冷,好像一触就会让人感到彻骨的寒。 可是贺语嫣那脑子却是没有转过来,以为贺云清这幅表现是因为痛恨贺云燕骂自己是外人,忙是故意抹了抹眼睛,娇滴滴的说道:“姐姐,妹妹不委屈,只是觉得姐姐明明才是贺府最出众的人儿,可是燕妹妹却是仗着姿色艳丽,时时不将姐姐放在眼里,妹妹是为姐姐委屈。” 贺云清看着贺语嫣那伪善的表演,心里就暗自纳闷,自己当初怎么就被这么一个人给挑拨的与贺云燕离心了呢? 想前世,贺语嫣拿着自己的名义说是为了自己争夺,可是说白了还是她想要那钗。 等自己从老祖宗那拿上那钗后,她三言两语就从自己这哄骗了过去,倒是让她在端午宴上出了一些风头。 可是,也是因为这钗不在燕儿头上,导致燕儿没能让先皇后的本家义勇将军府高看燕儿一眼。 燕儿自幼就爱恋义勇将军府的嫡子,虽说义勇将军府不及三大世家,可却是因为先皇后的原因,让义勇将军府选媳妇极为苛刻。 据说那琉璃钗对于先皇后而言极为珍贵,是当年皇上派人跨海去一离岛拿回来的宝石,打造而成,送给先皇后定情之用。 可是这支琉璃钗却在先皇后弥留之际,赏给了她自己的姑奶奶也就是贺府的老祖宗,说是希望这钗最后能落到有缘的可心人的后辈手上。 所以,若是那钗能落到燕儿的头上,定会让那义勇将军夫人李氏高看燕儿一眼。 可是…… 自己,却亲手抢了过来,从那以后彻彻底底伤了燕儿的心。 无论燕儿最终嫁给了那侯府跟这钗有没有关系,都让自己觉得愧疚她万分。 再在刑场时,听到贺语嫣说燕儿的后事,自己才惊觉。 贺云燕,才是贺家的人,她才是有着贺家的骄傲,贺家的勇气的女儿。 可是,自己却被贺语嫣挑拨多年,自己真是蠢啊! “哦?”贺云清挑眉,玩味的笑道,“我与贺云燕乃是同父同母的姐妹,我有什么好委屈的,燕儿若是喜欢那钗,我定是不会与她争的。” “况且,我觉得燕儿也没说错什么,虽然实话难听了些……”贺云清朱唇亲启,话语恶毒至极,“堂妹,你毕竟是外人这句话没有错。” 贺云清话落,便是看到贺语嫣那涨红了的脸,一直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是缓缓的流下一滴清泪,立马转变态度:“姐姐,是不是谁给你说了妹妹什么了,妹妹当真不是故意挑拨你们姐妹关系,妹妹也是极为喜欢燕妹妹的。” 贺语嫣的态度转变的极为之快,硬是让旁边的翘绿都叹为观止。 “姐姐,妹妹愚笨,心里眼里都是先想着姐姐,所以说话之处不免偏向了姐姐,所以才会让姐姐觉得妹妹有心挑拨。”贺语嫣那清泪还挂在脸上,抬眸一片真诚。 贺云清暗笑,贺语嫣的段位还是有些高超,这么快就转变了思路,要是以前的自己怕还真是醒了她。 可是,现在收拾贺语嫣这个贱人显然还是太便宜她,得要让她一点点死,才是给她最好的结局。 “好,姐姐自然信你,这钗我们长房定然要拿来,这件事姐姐就交给你了。”贺云清冷笑,这钗便是自己重生归来送给燕儿的第一份礼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