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蜀中奇僧

更新时间:2020-03-22 19:33:40

蜀中奇僧 连载中

蜀中奇僧

来源:落初 作者:陵江客 分类:武侠 主角:杨铭师爷 人气:

《蜀中奇僧》是陵江客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蜀中奇僧》精彩章节节选:乱世出奇人,蜀中有奇僧。灭鬼城斗阴兵,闯地府活死人。不管你是人是妖,是鬼是魔,不是报应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和尚诛恶即是善念,所到之处,除恶必尽,血流成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杨仁,既然捡回一条命,你就该知道生命贵贱。道爷我有好生之德,劝你赶紧离开,休再回来。”张道人也是不想给自己造孽。

“徒弟,给我打,好好教训一下这不知好歹的臭杂毛。”罗修正欲还嘴,和尚倚在大门口,剥着香蕉,头都不抬的抢先开口。

道士这才发现门口还有一个和尚。

道人长的一头银发白须,自认仙家风范十足。如今却被和尚叫作杂毛,气的牙直痒痒。

“秃驴,叫谁杂毛!”

“谁搭话,我就叫谁杂毛。徒弟,按我说的招数,打。不用给我面子。”后面这句却是冲罗修说的。

“嘿!”道士气的直跺脚,你叫你徒弟打我,还说不用给你面子,这都什么话啊。

听师父连说两次,罗修也不敢磨叽。从背后一把扯过铁砧,甩手就朝张道士抡去。

张道士只看见一大坨黑乎乎的东西带着风向自己砸来。一时吃不准是何种兵器,不敢贸然硬接,身子一闪,避了开去。

咚的一声,那坨黑疙瘩砸在地上,把地上青石板砸的稀烂,碎石子四处飞溅。

“我的个乖乖!”道人这才看清是一大铁砧子,怕是至少有个百八十斤重。刚才要不是自己行事谨慎,只怕下场就和那青石板一样。

“不行,这个莽大汉力气大,那大铁砧子加上铁链打的又远。老道我得占了先手才行。”心思如电,张道士眨眼间就做出判断。

“徒弟,转圈锤法给我舞起来,千万不要让那个杂毛近你身。”道士才打定进攻主意,和尚却先喊出来。

罗修听了师父的话,马上把那铁砧转起来。本来他力气就大,百多斤的东西甩起来跟没人事一样,舞的个滴流流圆。

道人这下只能暗暗叫苦。那铁砧子舞开了,有近一丈长。自己的七星宝剑才三尺三寸,连人家的一半长短都没有。

指望靠身法近身,那也是别想。铁砧子上连着的铁链有小孩手臂般粗,在铁砧的拉扯下,飞速旋转的铁链跟一根横扫的铁棍没什么区别。估计挨上一下就得变成两截。

罗修见张道士不敢上前,乐坏了。没想到这修罗转圈锤法还真有用,一边甩着铁砧,一边向道人逼去。

“杂毛,臭老道,来呀,你有本事就来打我啊!你不是武功很厉害吗?来刺我啊!”

道人被罗修追着打,哪有时间还嘴。像个大马猴般一个劲在院中上窜下跳的躲闪,狼狈不堪。只是苦了院中花草,桌椅,一个个尽被砸的稀烂。

有心要狠狠教训罗修,却苦于无法近身,道士只有边躲边找机会。

“哎,徒弟!小心那杂毛会法术!”和尚突然又喊了一句。

和尚这一嗓子算是把张道士提醒了。

对呀,老道我还有那么多法术,为什么就光想着要近身刺他。

“和尚,谢谢提醒啊。”张道士这声道谢也不知是真是假。

道人纵身跃出老远,从怀里摸出一张符来,念动真言,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符纸上。

“勒令……去!”

唰的一下打出符纸,正好粘在铁砧上。

“师父,你帮那个哦!我才是你徒弟好不好。”罗修见和尚提醒道士用法术对付自己,当场就急了。

等看清道士只是打出一张符纸粘到自己铁砧上,又乐了。“臭道士,你傻了吧,一张破符纸也想对付我的流星锤。”

道士也不理他,再把手对着铁砧一指:“急急如律令!”

罗修只觉手头一沉,哐当一下,铁砧砸在地上。罗修连扯几次,都没能把铁砧拉起来。

张道人打出的这张符叫‘泰山符’,也叫‘千斤符’。不管什么东西,一旦贴上此符立马被加上千斤重量。要是贴在活人身上,犹如泰山压顶,瞬间就能将人压成一团肉酱。

“你个憨包,这叫千斤符。现在你这铁坨坨不下千斤,我看你怎么拿的起来。”张道士站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看着罗修,刚才被罗修追着打的窝囊气一扫而光。

“就你个莽大汉还想破了道爷的法术。还是乖乖听道爷的话,跟你师父回庙里吃斋念佛吧。”

罗修拉不到铁砧正在气头上,被道士再一激,彻底犯了浑劲。把腰往下一沉,两手抓着扣环,深吸一口气,双臂发力猛拽铁砧。

“哇呀呀呀……”一张黑脸憋的发红,脖子上的乌筋鼓的老粗。

“起来!”罗修暴喝一声,当真把铁砧拖动,晃晃悠悠的转了起来。只是这次速度明显慢了很多,就是个五岁小孩都能轻易躲开。

“嘿!这莽大汉真的是个哈儿!”张道人看了也是目瞪口呆。

“不好,这莽大汉越舞越顺手,再等一会,只怕老道我又没机会近身。”

看到罗修居然慢慢适应了千斤重量,挥舞速度也在逐渐加快,张道士不敢再拖。执剑在手,唰唰唰唰舞着剑花,奔罗修四肢穴道分刺过去。

“师父救我!”

罗修一见又是这招,吓的赶紧叫师父。昨晚才在道士手上吃了这招苦头,现今都心有余悸,一时间吓的都不知道丢了铁砧跑。

罗修在记得那叫师父,和尚好像没听见一样。慢斯条理吃完最后一口香蕉,信手把香蕉皮扔了出去。

道人眼看就要刺中罗修。也不知怎么一脚踩到一个从被砸坏的花坛滚出的小鹅卵石。脚下一滑打斜串了两步,偏巧不巧踩在和尚丢出的香蕉皮上,吧唧一下摔了个结实。

还没等他起身,那铁砧子晃晃悠悠的又砸过来了。张道人吓的背心一股冷汗,手脚并用拼力扒地往后退。

终究还是慢了半分,那铁砧咚的一下砸落,正好砸在张道士左脚小脚趾头上。

“哎呀!”道人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脱鞋扯出来一看,小脚趾头被砸的血肉模糊,算是彻底废了。

“不要伤他性命!”

罗修扯掉符纸,抓起铁砧刚要往张道士头上砸,被和尚赶过来拦住。

走到道人跟前,和尚从褡裢摸出一片蓝色叶子,捻碎了往道人伤口处抹。道人只感觉一股暖气顺着伤口进入,立马不疼了,血也不流了。

“你可知今日为何到如此地步?”和尚做完一切才问道人。

“为何!老道我是运气不好才被你们捡了便宜。”张道士忿忿不平的说。

“还是和尚告诉你吧!”

“如今世上乱像横生,众生辛苦。正所谓盛世修行,乱世下山。你这道士不去救世济民,反倒替马家这种恶人出头,自然注定要败。只因你心中尚有善念,未曾铸下大错,今日才只是残一脚趾以示惩戒。如若不知悔改,终将难逃天罚。”

张道士原本也不是坏人,只因心中欲念丛生,方才被马家父子一再利用。听了和尚一番话如当头棒喝,醍醐灌顶,顿时醒悟。

张道士起身恭恭敬的向和尚行了一礼。

“多谢法师指点。老道确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我这就回玉台山去,不再执迷俗事。”

说罢,颠着脚步,离开马家回玉台山修行悟道去了。

再说马家父子在后面听到张道人被和尚几句话就打发回了玉台观的消息,气的脱口大骂。

一会骂道人是银枪洋蜡头,中看不中用。一会又骂道人忘恩负义,拿了好处不做事。

两父子一边骂,一边到处召集下人,准备做最后的挣扎。谁料院中下人全都逃命去了,一个也寻不着。正印证了那句老话: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和尚师徒来到后院,就见马老太爷面如死灰的坐在太师椅上一动不动。马有银则端着一杆汉阳造,站在马老太爷身边,双手直哆嗦。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罗修一见马有银,两眼立马就红了,气息也变得浊了。

和尚一掌拍在罗修后心,喝道:“诛恶即是善念,滥杀却是魔道。只杀当诛之人,切莫不分是非。”

罗修如同耳边响了一个炸雷,只觉眼前飘过一抹蓝光,心情平复下来。眼中血红之色也消失不见。

“你不要过来……”马有银看到罗修一步步逼近,吓的一边后退,一边手忙脚乱的对着罗修就是一枪打去。

啪…………子弹擦着罗修耳朵飞了出去。

马有银急忙上膛还想再开第二枪。

只不过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砸死你个***!”

罗修抡起铁链,铁砧犹如出膛的炮弹直奔马有银脑袋砸去。

嚓……的一声。马家二少爷在巨大冲击之下,被砸的整个人贴到后面墙上,脑袋就像被铁锤砸中的西瓜,红的白的溅的到处都是。

罗修一把收回铁砧,马有银的无头尸体都还贴在墙上。好半天才慢慢滑倒在地。

见大仇得报,罗修不禁仰天大喊:“义父!干姐!杨仁给你们报仇啦……!”

发泄完心中积压的怨恨,罗修突然心头一空,徒生出一种索然之感。呆立在那一动不动,若有所思。

思索良久,走到和尚跟前。

“师父,走吧!弟子已经心无挂碍,愿随师父随缘修行。”

和尚看着罗修点点头:“你总算摆脱心魔,不错。这等龌蹉之地也不值久留,走吧!”

师徒二人一前一后离开马家,消失在夜色中。

马老太爷打和尚师徒进院,直到小儿子惨死。自始至终都是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好想一切都与他无关。

直到和尚师徒离开后,马老太爷整个人就想一团烂泥从椅子上滑落下来。

在地上呆坐良久,又才颤颤巍巍的爬到小儿子尸体前。抱着冰冷的无头尸体,无声的流下两行老泪。

“和尚,我马德明绝不会善罢甘休!”马老太爷的大牙都咬碎了。

是夜,有人看见两只鸽子扑楞着翅膀飞离马家,不知去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