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证剑诸天

更新时间:2020-03-22 19:40:33

证剑诸天 连载中

证剑诸天

来源:落初 作者:君册 分类:武侠 主角:陆寻林平之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君册的原创小说《证剑诸天》,主角陆寻林平之,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思过崖顶,他是林平之,坐而论剑。襄阳城外,他是尹志平,独登第一。……我即是我,历万劫成剑仙。本书无限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寻逃了。

他最后的塞外毒针是个幌子,他哪有这般暗器,当时也是无法,只能如此才能骗上余沧海一次,之后的他便使了个神行百变的脚底抹油功夫,一溜烟跑出了刘府躲藏了起来。

等余沧海追来之时,早已看不见他,不禁为之气结。

不过,逃出来的陆寻也不好受,刚刚为了逃出来,虽说骗了余沧海,但他不愧为一派掌门,斗争经验极其丰富,竟在一手挡着陆寻的暗器之时,手上的功夫一转,由爪便掌,击在了他身上。

虽说由于临时变招,威力不大,但陆寻这副刚刚从鹿鼎记练出内力来的身子,哪经得起余沧海沁心几十年的功夫,这生生受了余沧海一掌,让他内腑受伤颇重。

也是借着这一掌之力,他才能窜到了门外。

逃出来的他找了处酒楼,也没看是什么地方,进去便让人安排房间,他急着要看看还能修养下身体的伤。

却不想,刚歇了会儿功夫,只听得不远处传来定逸师太的呼喊声:“田伯光,快给我滚出来!你把仪琳放出来。”

仪琳?

陆寻闻言先是一愣,他记得刚刚仪琳在客厅之中才离开,怎么会出现在这……

他努力回想了下自己看得剧情,这才回忆一些印象出来,这曲非烟好像带着仪琳过来找令狐冲来着,那么这里是……

他想了想之前进来的时候看得招牌,好像还真是叫做群玉院!

我的天,怎么跑来跑去,还跑回来了……

陆寻心中暗骂一声,也不顾身体的伤还未好,起身便准备离开,但他身上伤未好,此刻这番动作直接撕裂他身体剧痛,他只能无奈躺在原地。

停了会儿,缓过气来的他,脑中思绪转了过来,他虽说对剧情的细节记得不太清楚,但还是知道自己这个林远镖局独子的身份目前还尚未暴露,刚刚在刘正风客厅内也是有所伪装,不管面容还是嗓音,理论上他现在卸妆之后恢复正常嗓音,就算被找到也是无碍的。

想到这,他慢慢起身,找到水,洗干净脸面,扎上高角辫,换上要来的锦衣,销毁掉那些伪装之物,他便老神在在的躺在屋内。

心中给自己足够的暗示。

从今天起,我就是书生意气,风度翩翩美少年,林平之!

装要装的像,这在演技范围属于最根本的。陆寻想起在后世求学的那般模样,一番行动后身上的书生气更足。甚至为了做戏做全套,他都想着点个戏子,不过终究是没有着腐败的机会,外面在一番争斗之后,田伯光应当是被打跑了。

然后便听得院内有着各个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

陆寻的房间也被打开了。

不过打开门的是五岳剑派的人,却又不是那些人。

来的是令狐冲三人。

当头开门的事个小姑娘,正是那曲非烟,后面一个尼姑模样的正是仪琳,那么她扶着的便是……

陆寻看了眼来人,发现是个青袍烂衫的朴素青年,他好像是受伤了,脸色有些发白,却无碍他的样貌,仔细看来便觉得相貌周正,眉宇之间包含正气,之中不乏有着些跳脱之意。

这应当是令狐冲了。

进来的三人一进屋内,一看竟然有人已经在内了,他们不由一慌,仪琳扶着令狐冲的身子都有些颤抖起来。

她是真的怕被定逸师太她们发现,到那时真的不单单是玷污恒山派清誉的问题,她自己也可能会被逐出门墙。

所幸的是,这时陆寻开口了,他装作一脸惊喜的模样:“啊!竟然是令狐师兄,快快进来,你怎么受的如此重伤!”

说完冲到近前,关门,扶好他们坐到床边。

令狐冲三人闻言本就是一惊,曲非烟和仪琳更是一脸诧异的望了望令狐冲,眼神中的意思无非是你竟然有师兄弟藏在这群玉楼之内。

令狐冲也是一脸懵,他本就发白的脸色此刻满是疑惑,待进屋藏好,他这才强撑着身子抱拳一声道:“这位兄台……你我……认识?”

陆寻关门进来,倒了杯水,端了过来,闻言顿时轻轻笑了一声,笑声中脸色上更是遍布了一丝苦涩:“令狐师兄原来已经不认识我了?是啊,我林平之如今家破人亡,便是外出又有何人能够看得起我啊!”

这番语气加上面容摆出那番苦涩模样,是陆寻结合多年的经验而出,要论演技,他相信此刻他是有着影帝的一般修为的。

果然,他的这番话和模样顿时让令狐冲吃了一惊,随即稍微回忆下之后,他的记忆终于把之前的形象和眼前重合了起来。

“林……林兄弟,你怎么会在这?”令狐冲稳定心情之后,不由好奇的问道。

不过他的问话还没让陆寻回答,这屋子旁边的几个房门被推开发出响声传了过来,陆寻告罪一声,便让众人藏在床下,随后用一个木箱子堵住,做好这些之后,门外恰好传来敲门声。

“我们乃五岳剑派,屋内可有人在?!”门外一人喊道,他见得灯光打开,知道里面有人故而有此一问。

陆寻正定心神,轻轻开门,一见面前众人,却是先前华山剑派内的劳德诺等人,想到屋内的令狐冲也是华山弟子,他不由打趣一声:“哟,五岳剑派也喜好这一口,竟然来此找乐子?”

劳德诺因为是来找大师兄令狐冲的,本就不好意思在这妓院之内说出华山派的名字,只能是自称五岳剑派,却不想竟还是被调侃了一番,他内心稍怒,本准备说上一番,却在看到陆寻的面容之后,他大为吃惊:“林平之!你怎么在这!”

*******

余沧海此时怒的不行,今日不知遭了什么罪,在刘府被个小驼子折腾气的不行,之后又在群玉院内是被令狐冲怼了一通,却无法做出什么,毕竟华山乃大派。

所以他现在准备去找岳不群告状一番,想要拿来出出气,顺带试探试探这岳不群的底子,究竟来这里是要做什么?是因为林振南吗……

他的内心是有些怀疑这华山派。毕竟最近好些事都好像有华山派的影子……

而这回归的路途之中,突然他发现前方出现一人,一个弯着腰拖着背,捉着拐杖的人。

正是那塞外名驼木高峰!

他不知道什么缘故,好似来的有些晚,竟是这么晚还出现在这附近!

余沧海一见此人,顿时怒向胆边生,他之前被陆寻给作弄的气愤至极,之后又被令狐冲如此,他现在怒气有些上头,喊住弟子,他口中大喝一声,便上去就是一掌。

“木驼子,受死!”

这木高峰显然也不是无能之辈,就算被偷袭也是及时反应过来,蓄力回了一掌。

两掌相交在空中发出一声爆响,两者的功力仿佛,这一掌之下竟是不分胜负。

木高峰道:“好你个矮子,无故偷袭你爷爷作甚!”

余沧海闻言顿时冷笑一声,怒声说道:“你先前侄子在刘府百般侮辱我,而今你竟然假装不知,话不多说,看打!”

拄着拐杖的木高峰,驼着背,本因为突然来的事耽搁了,没出现在刘府,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情况,现在闻言自是一愣,他何时有个侄子,他却不知?!

但见余沧海来势迅疾,他本就是莽性子,这时也不去辩解,上前便是一番争斗!

两人你来我往在空中交手好几招,竟也是不分高下。

余沧海这时才稍稍冷静下来,他忽然想起先前陆寻使出的身法,他知道不能过多纠缠争斗。

故而之后,他次次都是使出全力,好似要与木高峰分出生死,而木高峰也不是那么容易易于之人,他的功力本就和他相差仿佛,这番被余沧海不管不顾的抢先攻击,心中也是怒向胆边生,手上的拐杖挥使的天花乱舞,势必也要与他决个高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