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九令分合记

更新时间:2020-07-28 21:15:56

九令分合记 连载中

九令分合记

来源:落初 作者:寒夜星鸿 分类:武侠 主角:木洛圻老黄 人气:

《九令分合记》为寒夜星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侠者,律己律人,为国为民。一朝得获能力,九玄震天诀、千叶重钧掌、风雷刀法、风影闪……不再独善其身,亦且兼济天下。行侠仗义,悲天悯人,聚拢同道之士;西域归来,西北内乱,如何破解困局?九枚令牌,齐聚之日,又是何等景象?PS:列为看官,本书属于慢热型,更加注重人物细节和故事情节的描写,如果一时不喜欢,还请收藏起来,心情烦躁的时候打开看一看,指不定您就喜欢上了呢O(∩_∩)O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待都吃得差不多了后,老黄便走过来伏在了木洛圻的身边,木洛圻将上身靠在老黄的背上,轻轻地替它捋着颈上的鬃毛。

老黄似是很欢喜主人这般对它,享受地眯着眼睛,还不时地喷几下热气。

西北的天空在木洛圻看来,更加高远,更加深邃,连空气也比南方的干净纯洁,到了晚上则看得更加清楚些。

天上的星星密密麻麻地错落有致,有的明亮,有的迷蒙,很是漂亮,尤其是那梦幻般的一条由无数颗小星星连成的带子,更是令他着迷不已。有时候木洛圻甚至幻想着可以飞往那条美丽的带子里,去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才可以那么让他喜爱。

“老黄,我们明天就往前面去吧,找个人稍多点的地方瞧一瞧。”木洛圻侧头对眯着眼的老黄说道,

“不过咱们在出去的时候得沿途做些记号,方便今后再回来。也不知道这西北的风土人情如何,万一待不下去,指不定还得回来,在这里待上好长时间呢!”老黄似是听懂了他的话,扭了扭大脑袋,又龇着牙喷了口气。

当晚天清气爽,几乎没有风,木洛圻便将毯子拿出来铺在了洞口旁较为平缓的地方,躺在上面仰望着天空,一颗颗地细数起最为明亮的星星。

老黄挪过来乖觉地卧在他的身侧守着,偶尔动动马耳。

渐渐地视线开始模糊,朦胧间斗转星移,木洛圻发觉自己来到了一片清幽的林中,还有淡淡的箫声时断时续地传入耳中。

这里四周鸟语花香,中间较为开阔,只是被一个水潭占去了大半位置。水潭接近椭圆形,周边是一些均匀的大石块,显是人为造成。中间有一架木质的大约两人并肩可通过的小木桥,两端处均连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一端似是通往外界,另一端的尽头有间竹屋,屋内隐约可看见一位身着一袭淡紫色衣衫的女子,箫声正是由她唇间所吹。

抬眼环视一周,险峰叠嶂,山峰的顶部云雾缭绕,几已插入了云端。

木洛圻心中惊奇,这不就是自己的家乡么,昨天才到牵挂已久的西北,怎地转瞬间又回来了呢?

按下心内的疑惑,木洛圻提步朝小屋方向走去,既是屋中有人,问问便知。

走上小木桥,木洛圻向水潭望去,只见潭水清澈见底,水中还有不少不知名的鱼儿在欢快地游动,搭配周遭鸟语花香的环境,当真便如仙境般。

那名紫衫女子想是一边吹奏一边想着心事,竟没有发觉到他的靠近。

来到窗外,为免打扰别人雅兴,木洛圻只是静静地倾听,心情逐渐由最初的惊讶变得平和。

一曲奏完,紫衫女子许是心有感应,回头望来。

不知道为何,木洛圻竟无法看清那紫衫女子的容貌,只觉得朦朦胧胧,颇有种置身两界的幻觉,想要说话,却无论如何发不出声来。

而看那女子,也似很是诧异,站起身向着他动了动嘴唇,他竟同样听不见。

正自焦虑间,忽地周遭一切都已消失,睁开眼睛看到的,还是漫天闪烁的繁星,木洛圻这才发现,原来是南柯一梦。

细细回味了一遍方才的梦境,木洛圻既惊讶又失望。

惊讶是因为以前从未做过这样稀奇美丽的梦,失望则是因为梦中见到的景象,是自己一直想要追求的生活:远离尘嚣,恬静舒适,与心爱的女子相伴相守。

只不过近几年为了完成内心的梦想,奔波于通往西北的路上,虽说偶尔会有憧憬,但并没有深入地考虑过这些。

今晚竟然在梦中见到了这样的场景,自然很是欣喜,谁想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却已过早地惊醒。

那名紫衫女子,尽管没有看清长得如何,但那份淡雅出尘的气质已然让他心中向往,暗暗期冀能在今后的日子中遇到同样抑或是相近之人。

如此胡乱想了一阵,眼看天快亮了,老黄也早已到一边吃草去了,木洛圻便起身活动了开来。做了些热身运动后,到水洼旁洗漱了一番,又用了些干粮清水,此时天已大亮。

西北的早上空气清新,充斥着新鲜的泥土气息,令人神清气爽。

木洛圻将东西都收拾在包袱里,又搬了些石块垒在洞口,防止在下次来之前洞穴被动物给占了,之后便招呼还对食物恋恋不舍的老黄,准备去前方找个集市待一阵子。

想到再次回来的时候可能会迷路,于是木洛圻沿途隔一段距离便下马做个明显的不易被毁坏的标记。

这般走走停停,等到有人家居住的地方时,日头差不多已到了当空。

木洛圻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俊逸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疲惫与欣赏。

眼下看到的这个小镇并无太多住户,其房屋风格与一路经过的各地均有所不同。

不像江南一带以木质为主的阁楼形式,亦不同于中部偏西的四周为木、顶棚为草木结合之样式,竟与刚入关时所见到的毡房亦有很大的区别。

总体望去,大抵均是土墙土顶,坐北朝南。每间屋子的四面只在朝南方向各设两扇窗户,所占地方大约是墙壁的七八分之一,窗户基本由巴掌大的小格子构成,上面糊了一层白色的窗纸。令他诧异的是,位于两扇窗户中间的木门仅有一扇,不过较之其他地方稍宽些。

现下正是中午时候,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大多数窗户下方都用一根木棍支着。

此时许是用饭时间,路上行人倒也不多。

木洛圻下马朝一家客栈走去,客栈倒是有两扇门,门顶上方悬着“来喜客栈”四个大字,一名伙计眼尖看到了木洛圻,急忙将白毛巾向肩上一甩,弓着身子便迎了上来。

“这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小店今日有些事情要处理,不便招呼您,您还是去别家看看吧!”伙计在离木洛圻约两尺处站定,并未如他往常到客栈时接过马缰且嘘寒问暖,而是眼里带着些无奈与惊惧,劝他离开。

木洛圻很奇怪,还从未见过客栈将送上门的客人往外赶的情况。

他随即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装束,除了衣袍上有些灰尘,并无不妥,心下不快,挑了挑眉,开口质疑道:

“怎么,你是看我穿着陈旧,担心付不起食宿费?”

“哪能呢!实是小店有要事处理,您还是走吧!”伙计简单说了两句,见木洛圻不为所动,甚至脸色也沉了下来,又耐心解释道,

“客官,倘若您想用饭,前面有家西北小吃饭菜可口,价格公道;倘若想要住店,往前再走大约十里路就是咱南邦仅次于昌河城的斡林城了,无论什么样档次的均有,保您满意,只是莫要再多问了。”介绍了这些,伙计眼里又多了份焦虑,还不住口地催他快走。

木洛圻更加被激起了好奇心,非但没走,反而一句话也不接,抬脚便欲走进客栈。伙计一看急了:

“这位客官您怎地如此不听劝……”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便听见客栈里传出了一道略带阴柔的中年人声音:

“小二,再添两坛上好的烧酒!”话音刚落,又是一道凶霸霸的声音喊道:“给我们这边再上四坛同样的!”

伙计听到这两道声音,立马现出很是惊惧的样子,回头瞪了眼木洛圻,一跺脚便噔噔噔跑回了客栈,随口应道:“来了来了!”

木洛圻往客栈里瞧去,这才发现里面有两方人马,并且人人携带刀、剑等武器,彼此间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隐约有大打出手的迹象。

依着他的性子,本不愿沾惹是非,但想着初次来到西北,好容易才找到人群聚居的地方,却遇见这种怪异的情况,心里实是好奇的紧。

“难道西北之人真如传闻中那样好斗?”这样想着,木洛圻将老黄拴在客栈侧面的一根柱子上,随后便走了进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