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道魔则

更新时间:2020-02-07 19:07:35

仙道魔则 已完结

仙道魔则

来源:落初 作者:圣地海格 分类:仙侠 主角:林四林之孝 人气:

《仙道魔则》是圣地海格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仙道魔则》精彩章节节选:一个山村的穷小子,被父亲带到城里求人学艺,不成想因此踏上修仙路;得灵诀,获至宝,遭追杀;仓惶逃,灭门祸,竟不知;入宗门,得灵丹,神通渐成;南来北往,天上地下,灵魔两界,几度纵横。天道如此,敢问何为仙,何为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薜老将林四一抓,二话不说,手上一动之下,一股阴冷的气流径直从林四的头顶向着林四的丹田处注入而去。林四只是感到全身一阵发冷,不由的骇得脸色发白起来。

林四的脸上除了恐惧之外,对这些黑衣人的印象更是大坏了。

不过他根本无法动弹一下,更不用说什么把反抗了。

林四的体内,如同被冰冻住了一般,那股寒冷气流竟然向着他体内的所有的经脉徐徐地注入,丝毫的停留都没有的样子。

片刻时间,林四便感到自己完全处于一个冰窖之中。全身的血液都已经凝固了一样,浑身只是冷的发抖。

林四心中暗暗有些后悔,莫非这些家伙原本就想对自己不利,自己竟然还傻呼呼的自投罗网。

这帮混蛋真是没有一个好人。

这是林四感到自己要死时,最后的诅咒了。

就在林四忍受不了之时,感到自己马上被冻死,那薜老才停止下来。

“好了,你们两个,带他下去吧。”

薜老的脸色有些苍白,他无力的挥挥手。两位黑衣人一见,一人将林四一抱,一人拿着林四的包裹,向着庄园中走去。

林四一面浑身颤抖不停,心中更是破口大骂。不久他却闭上眼睛,全力抵挡那冰寒之气来了。

这寒气也不知道是什么,竟然从林四的体内溢出来,让那位黑衣人也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不过两人仿佛早已经熟识的这种场面一般,没有一人露出一丝的异样。

不一会儿,林四便被抱到一个小小的四合院中。抱着林四的甲傲将一间房屋门推开,就将林四送进去了。

里面竟是里外两间屋子。甲傲直接将林四送到外间的一张大床上,这才淡漠的说道。

“你先行修习一下,尝试让体内的寒气去除。然后起来将被褥铺好。”

说着将林四往那床上一放,便转身走了。后面的易班主则将林四的行囊一扔,然后看了一点林四,有些惊奇的样子。

这小子除了刚开始惊叫一声外,竟然再没有发出一声的哀叫和求饶声来。

这样的家伙要么反应迟顿,要么就是定力惊人了。

不过既然进入了暗虎堂,又被薜老注寒气之后,恐怕就算是定力惊人,也早晚有熬不住的一天的。

易班主的脸上倒是露出一丝的不忍之色出来。然后他不再看林四,转身走了出去。

整个的房间内转眼就剩下林四一个人了。

林四苦笑一声,慢慢地盘腿坐好,自行开始按照暗影迷踪术进行修炼了。

可是不一会儿,体内的寒气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发的增多起来,而且他还是根本无法凝结内家真气一般。

这一下林四的脸色大变。

林四急忙一掐法诀,心中不管不顾,将无名心经的第一层的功法尝试运行起来。

只见林四的体表,竟然隐隐地现出一丝的黄白之色,不过模糊异常的样子。就算是有人到了林四的跟前,也根本发现不了什么异样的。

在林四的丹田那点金色的只有头发丝般的能量猛然间开始不断地盘旋起来。

“这。”

让林四吃惊的事情马上发生了,那头发丝的能量一转之下,充斥林四整个体内的寒气,竟然如同找到了宣泄口一般,向着林四的丹田之处狂注而去。

“哎呀。”

林四一惊,那股无法忍受的疼痛又瞬间的席卷而来,吓的林四差一点跳起来,不过随着那寒意不断地向着丹田之处注入而去,丹田之处的那团能量流却是越来越大,在林四还没有明白之时,那团能量流径直一变之下,冲向林四的一处Xue道了。

林四心中不由地吃了一惊,以至还没有感到冲击Xue道时给经脉带来的疼痛感觉,就一下将将Xue道给冲开了。

全身的寒气却是一轻,竟然又被那丹田内莫名的真气开始香噬起来。

不久,林四的体内再也没有一丝的寒意了。

林四的嘴角抽搐一下,先是惊魂不定片刻,随即心中竟然升起一丝的茫然和不解出来。

林四四下看了一眼,随即心中被重新袭来的恐惧填满了。这院落中,竟不时发生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

就在林四尝试炼化那寒气,一个人惊慌不已时。薜老已经到了庄园中一处独立的小山上,那小山有一条蜿蜒的青石小路,四面林木高耸,在小山顶上建造一幢如同城堡一样的建筑。

薜老轻车熟路一般,没有多久,便进入城堡了。

不久,薜老进入了一个大殿之中。

在一间数十丈之巨的大殿中,有一处丈许高的高台,高台上坐着三个人,正是那暗虎堂的堂主李啸天、以及另外一位黑衣人,还有那位云道安了。

“这一阵子送来了多少孩子。”

李堂主看了那薜老一眼,沉声地问道。

“已经来了二十多人。”

“怎么,竟然没有一个能够炼化你寒渊真气的孩子。”

李啸天看了薜老一眼,才慢慢地开口说道。

“没有,堂主,就算是有,没有三年的时间,我们也根本无法发现里面到底有没有可以炼化属下寒渊真气的童子的。”

薜老躬身回答,态度恭敬之极。

“又是三年,恐怕这一次尊者不会答应了。”

旁边的另外一位黑衣人看了一眼李啸天,又看了一眼云道安,这才挥挥手,让薜老下去了。

薜老施了一礼,慢慢地退了出去。

“这下可麻烦了。”

云道安的脸上露出一丝的苦笑,半晌他终于开口道,在那晚上思量的半天,云道安还是决定将林四送进来。当然了,不是暗虎堂只为低等的潜行者,而是另外一种身份了。

“我们不会要对这些只有八九岁的孩子也使用回元望Chun丹吧,到时所有的孩子全都糜烂而亡,就算是没有人追究,只怕天遣也会报应了。”

云道安脸上露出一丝的苦楚之色,他可是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云道安心中根本不敢想,只要一想,不要说晚上睡不着觉,就是白天,也心神不宁的。

那些孩子的终日的惨叫声让云道安心中愈发不安了。

“老天报应,哼,我们当前这一关都过不去,就不要说老天报应的话了。”

李啸天脸色露出一声戾色,他伸手一抓,从怀里登时一个橙黄之色的葫芦便出现在手上,他手上一动,从里面倒出了数十粒遍体通红的丹药出来。

这些丹药看上去晶莹可爱之极,一枚枚晶莹剔透,可是李啸天如同看到了毒蝎一般。

“云兄,还是你去吧,把来到此地三个月的孩子,都带到忘忧谷。让他们服用丹药,再将暗影手的功法传给他们,让他们自行修炼吧。”

李啸天的目光发寒,声音冰冷的吩咐道,目光看着云道安。

“云老弟,忘忧谷那边就劳你费心了。”

“嗯,这种恶人,也只有我来做了。”

云道安苦笑一声,将丹药一抓,从怀里拿出一个金黄色的木匣出来,将丹药小心的放好。他叹了口气,随即便面无表情了。

“李总管,你就看着这里的孩子。”

李啸天淡然的说道,看着大殿空荡荡的长廊,脸上变了几变。

“在这里剩下的孩子,李总管,每隔三日就让薜老给他们一个个的灌注寒渊真气,一个也不要放过,然后让他们按照暗影迷踪术的一层法诀进行修炼。”

李啸天看着那黑衣人说道,脸上露出一丝的恳切之色。

“我自然会尽力了,为了我等的Xing命,我也不会放过一位童子的。可惜我等都被尊者制住,不然的话,哪里能够做出如此的伤天害理的事情。”

黑衣人的脸色也是难看之极,说话的时候狞笑一声。不过他的手掌还是有些发抖。想想那位尊者的难缠和可怕,就算是满心的不愿意,也只有答应下来。

当下三人全都沉默不语了,半日之后,云道安站了起来,一步步地走了出去。接着那位李总管的黑衣人也起身告辞。

李啸天目光闪动,不知道寻思着什么,一动不动坐在大堂的椅子上,如同一尊雕塑一样。

林四这一晚上睡得十分香甜,而且还做了一下非常美的睡梦,在梦里他梦到自己已经回到了村子里面,里面的许多的孩子都来看他了,他给他们讲解着自己发生的趣事,将那帮子小孩子们羡慕的眼睛都直了。他们一个个一副燥热不安的样子。林四则抱着一个冰凉的冰袋,竟然没有一丝的燥热。

嗯,林四还梦见了他身边放着许多的银子,在他旁边,父亲、母亲,姐姐哥哥都看着他笑个不停。

这可都是林四带回来了,他心中的得意简直无法比拟了。

不久,林四竟然看到了二狗子了。林四正想嘲笑他两句,谁知道二狗子突然冷笑一声,竟然一下变成了薜老。

林四一下吓的惊醒过来。

林四睁开眼睛,看到四周一片漆黑,外面传来一阵阵的犬吠之声。不远处,还传来的一位孩子的哭泣之声。

那声音忽远忽近,听起来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林四吓的躲到床脚处,一动不动起来了。

整间屋子里面,远远的看去,只有林四的眼睛发出一丝光芒出来。

直到天光大亮起来,林四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不过他双手握着肩膀,一副疲倦之色。

林四自然不知道。第二天一早,薜老早早地过来了,不过一看到林四还在沉睡的样子,摇摇头并没有叫醒林四。

他目光只是略微探查了一下林四的神色,便摇摇头离开了。

“看来这个孩子也是不行,竟然还不如其他人,一夜之间都没有恢复。三个月后,恐怕只能送去忘忧谷了。”

薜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的不忍之色,便去另外的弟子处了。

直到中午的时分,林四才醒来,一醒之下却是身清气爽,感觉身体都轻盈了许多。

林四一怔,心中不由的嘀咕起来。

“小子,你醒了,出了这个厢房,转过一个走廊,就能够看到一个大厨房了,你每天到那里领东西吃,不然,饿死你可没有人管。”

一位身穿灰色服装的年轻男子看到林四一出门,就皱着眉头说道,看来这话他已经说了许多遍,早已经厌烦的样子。

“谢谢大哥。”

林四一听,急忙向着年轻男子指点的路径走去。不久,果真看到了一处厨房,来打饭的有十几位和他相同年经的孩子一般的模样。

不过那些孩子全都木然地看着林四,没有一个人上前搭话。

林四一声不吭的走了过去,不一会儿,便有人给了他两个馒头,一碗菜,林四四下里看了一眼,随即找一个地方坐下来了。

林四将碗一揣,满嘴香甜的吃起饭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灰色服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点所有的孩子,才大声的说着:

“小玄子,出来,薜老叫你去了。”

让林四惊惧的是,一听到这话,所有的孩子的脸上全都露出紧张之色,那个叫小玄子的孩子,竟然失手将瓷碗掉到了地上。

“当”的一声,那瓷碗跌落在青石地面上便碎成几片了。

小玄子根本不敢去收拾,他四下里看看,脸上露出求助的表情,可是四周的竟如同看到毒蛇一般,都远远的躲开了。小玄子也知道这没有一点用处。他一脸的苦色向着那年轻人处走去。

一时间所有的孩子都忙着吃饭,一个个脸如土灰,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这是怎么回事。”

林四的心中一想,知道是昨天的事情,林四的心中虽然有些疑惑。想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来。不过看着四周的孩子竟然没有一人说话的样子,也闷头吃饭了。

不久,林四吃完饭,将自己的碗洗净后,一看厨房处的孩子们竟然一个不见。林四只好打消了打探一下消息的想法,一个人向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不一会儿,林四便看到了小玄子竟然被一侠黑衣人抱着,小玄子全身打颤,被送了回来。在小玄子的手臂之上,竟然仿佛凝结了一层寒冰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这里的人竟然是以折磨人取乐。”

一看到小玄子现在的模样,林四便一下子想起了昨天那位白头发老头对自己下的手段了,似乎当时也是这样的情况,这一瞬间,林四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之极。

不久之后,黑衣人将小玄子放到了林四的隔壁的房间里面,匆匆地走了。

林四小心的走了过去,从那门缝里面细看,却见小玄子满脸的青紫之色,正在盘腿坐着苦苦地运功的样子,不过看来不是他的方法不对头,就是那白发老头给他注入的寒气太多了。

过了没有多久,小玄子的脸色却是越来越紫起来了,终于小玄子嘴一张之下竟喷出一口鲜血出来。身子一歪便不动了。

在小玄子的脚下,分明是一本青皮黑字的书籍。

林四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和自己的一样的暗影迷踪术的功法了。

林四的脸色煞白之极,他想也不想急忙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进屋子,就将那房门一关,然后坐在床上,一脸惊恐的看着四周。

就算是林四再笨,现在也知道,这些家伙给他们强行灌注真气,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只怕现在呆在这里的孩子是一个也躲避不了的。

“这可怎么办,难道我落入了传说之中的魔窟了。”

林四苦笑了半天,一副无计可施的样子。半天之后,更是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情。

林四实在想象不出来什么好的办法出来,看来也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他现在竟然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样,当初干嘛和父亲一道出来呢。而且这黄程天竟然将他送到此处来不闻不问。

林四的心中隐隐有了一丝的怨气。

这个时候,林四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柔弱。不要说对付这里面的任何一个人,就是想跑出去,恐怕也是不可能了。这时候,林四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多么需要有人帮助自己。

一时间,林四的心中从来没有比此时更强烈的渴望自己有能够改变命运的能力了。

林四握了握手,心中暗暗的下定决心了。

不过林四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再没有想出办法之前,也只有不去想了。

这样的过去了三日之后,林四果然被一位身穿灰色衣服的男子叫了过去,在穿过了好几个走廊之后,林四终于到了一所大房子的面前了。

“怎么样,上一次给你注入了寒气,不知道你是否按照给你的修炼的书籍修炼了。”

薜老一副和善之极的样子,看着林四有些惊惧的目光,只是轻声的问道。半晌见林四一声不吭的样子,不由地摇摇头。

“以后你们几个每天早晨来我这里,我教你们识字,你们下午则去参悟那暗影术,三日内我将给你们灌注一次寒渊真气,到时谁能够率先将寒气炼化,我就给谁十两银子。”

薜老不以为意,开口轻声的说道,可惜对于林四来说,他根本不知道十两银子是什么概念,对于他来说,那些孩子恐惧的神情比薜老的笑容更让他印象深刻。

“好了,你站着不要动,我现在就给你注入真气了。”

说着那薜老手上一动,林四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可惜身形一动,就已经落到了薜老的手上了。

一股比三天前更加强大的寒气瞬间从林四的头顶上径直向着林四的体内狂灌而去。刹那间便到林四身体承受的极限了。这一次的灌注竟然比第一次凶猛了许多,而且竟沿着他身体的奇经八脉运转了一圈。

林四一声大叫,不由地全身开始颤抖起来,一副痛苦之极的样子。

“好了。将这个孩子给送下去吧。”

薜老面无表情的嘱咐道。

当一位黑衣人过来将林四抱着的时候,没有多久,另外一位孩子又走到了薜老的面前了。

半日之后,林四就将体内的冰寒之气完全化解掉,不过此时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不只是一丝的警觉,心中更多的却是疑惑和不解。

那些孩子们看到那老者给自己灌注体内真气,都如同见了鬼一般的模样,可是自己被那真气灌体之后,反而不知不觉间让无名心经中的功法莫名的突破了一处经脉,只怕如此下去,达到第一层顶层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种情况现在看起来却是十分诡异。

林四心中有些莫名的不安起来了。

“难道这无名心经只能这样才可以修炼。”

只是这到底是一部什么功法,有什么用处,不要说林四一头雾水,就是曾三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来。

林四的脸上露出一丝自嘲之色,孩子般的面孔之上露出与年龄不相称的一丝的成熟之色。

“不过无论如何,还是要揣摩一下暗影迷踪术了。”

林四做出了决定,将青皮书籍拿了起来了,细细地看了起来,半日之后,林四却是眉头大皱,那第一层的心法,林四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对的样子,他细细地对比了一下无名心经,发现里面只有几处与那无名心经有些相同,剩下的地方不要说不同的,那运转的经脉也让林四无法明白了。

莫非这竟然就是无名心经,不过改正了许多,所以根本无法修炼了。

林四给了自己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出来。

此时在忘忧谷中的一间地下的石室之中,一位身穿黑衣人的男子正全身颤抖不停。

半晌,他突然间睁开眼睛。

只见他的一双眼睛却是银白之色,丝毫不带人类的感情一般,不一会儿,他的整个面孔之上,更是长出了一块块的细小的鳞片,整个的面孔之上一半漆黑无比,一半却是苍白之极。此时他的脸上不断的抽搐,竟然是疼痛难忍之极的样子。

“来人。”

这如同妖物一样的怪人,此时一声厉喝,声音更是如同惊雷一般。

“是,参见尊者。”

只见两位黑衣人鱼贯而入,看到那尊者的脸上的鳞甲,全都吃了一惊。两人面面相觑一下,并没有露出惊惶之色,仿佛早已经见惯不怪的神情。

“去吧,将药鼎送来,本尊要用。”

说这话之时那尊者费力之极,嘴角不停地抽搐。

“是。”

那尊者挥挥手,整个的手掌之上,也布满了细小的鳞片,不但如此,手掌上面竟然还萦绕着一丝的黑气,却是诡异之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