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大笑仙神录

更新时间:2020-02-11 23:54:12

大笑仙神录 已完结

大笑仙神录

来源:落初 作者:叶君迁 分类:仙侠 主角:秦小丫头 人气:

完结小说《大笑仙神录》是叶君迁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小丫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听说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人间……听起来是个好去处?收拾走起!等等,去那做嘛?一级吃货——嗯呐嗯呐嗯……嗯?我也不知道我吃的啥嗯呐嗯呐嗯呐嗯……二货老板——哈?不会出千?来,转过去,屁股撅起来,走你!三流幻术师——你走开,不要逼我……(脸红)说了我一天只能穿一面墙!四面楚歌小房东——房契在这里地契在这里……啊咧?房租呢!五成熟侠客大叔——犯弱小者,虽强也得诛!前面的那个给我站住!(撞地)(起身)说你呢,把冬瓜还回来……(撞地)(再撞地)……六六大顺,欢迎各位光临吉祥赌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钩,年二十七,祖籍如意镇,父母双卒,自小寄养于邻居楼姓家中。十二岁离镇,开始辗转混迹于坊间赌地,成为千门一员,十几年间出入各地监牢不下百次。二十五岁罢千返家,二十六岁重拾旧业,现被如意镇楼县令关押在牢中。

秦钩浑浑噩噩过了二十余年,这辈子只能被归结为这几句话,毫无其他可讲。

但他至少在千界还是有大大响亮的名头。毕竟全天下公认的一至九品的各类赌坊中,他至少已经在四品中站稳了脚跟,甚至还偶尔出入过三品赌楼,当然在一盏茶之后就被人踢出来这种细节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像他这样的千界大人物,在收到了“随意赌千”这种盛情邀请后……当然是义不容辞的!

于是十几年来最熟悉的兴奋感取代了前一刻还险些被扫掉鼻尖的恐惧,仍然站在朱红大箱里的女子对着他再次抬手示意,秦钩便毫不犹豫地探头向箱里看去。

被称为柳老板的牙色衣衫女子仍然好整以暇地靠在箱边,如墨色泉瀑的长发蔓延过了长衫,触到了她的素色锦鞋上。但秦钩也看到了在这朱红色的箱里,竟然还另外齐整地放置着十余样物品。

其中的骰子、牙牌、五木、酒令牌、马吊是他从十五岁开始闭着眼都能玩出花头来的常规赌具,然而剩下来的……

纸墨笔砚、冰糖葫芦、精铁马鞍、苏绣白绫、九龙傲空黑玉杯……

甚至整个箱子的四边框上都吊着刀、剑、棍、锏和其他各式他基本上喊不出来名字的兵器!

秦钩暗地里咽了口口水,压下了快要流出来的虚汗。

赌千,和一般赌坊里开门做生意的赌钱不同,只风行于有一定出千基础的千门中人之间。据说这个游戏出自全天下唯一一家一品赌庄中两位悠闲过头的千门前辈之手,其目的是“解决晚年的孤寂与落寞”。于是理所当然的,赌千的规则比坊间的赌博要随Xing得多,只要双方同意,赌具不限,赌注不限,出千手法不限。

但千门中人虽太过好玩,大多也仍然将赌千当做与对手之间的技艺切磋,极少去发展常规赌具之外的赌法。从两位前辈发明这个法子以来,每年也只有京城几家二、三品的赌楼会有大豪或异人发起一两场脱略行迹的赌千。

然而眼前这个箱子里的赌具让秦钩后背冒起了冷汗——这个女人到底要怎么用这些东西赌啊!这个箱子真的只是单纯的赌千工具箱吗!

“如果秦公子觉得这里的法子太少,只管提出来就是……吉祥赌坊,万事奉陪。”

秦钩犹犹豫豫地抬头,女子正浅笑吟吟地看着他,似乎很期待他自觉自动地提出新的赌千方法。

等等!

从十几岁开始出入各种鱼龙混杂的赌地多年,他也听说过不少进出上三品赌楼的赌千大豪的奇闻异事,这种什么都可以的大范围赌千怪法……

“柳老板……名号难道是谦君?”秦钩终于想起了最符合眼前景象的一个千门传说,颤颤抖抖地想要做最后的挣扎。

女子微笑:“嗯。”

************************************************************************

“君,我饿。”女童在椅子上坐了良久,终于还是站起来,走到了牙色衣衫的女子身边,拉了拉柳谦君的衣袖。

“仲不回来,饿。”甘小甘已经皱了眉头,显然对张仲简将她的“早食”即将拖成晚饭的行为开始不耐烦了起来。

这场赌千开始于秦钩的大汗淋漓。在猜到了眼前的赌坊老板确实是他自入千门以后听过最荒诞传说里的主角之后,他紧张得连第一盘的骰子都差点投进了县太爷的耳朵里。

但前五盘的正经赌具根本只是练手。柳谦君温柔地表示这五盘秦钩的失败可以一笑而过,真正的赌千由下一盘正式开始。

由于赌具出自吉祥赌坊,公平起见,由秦钩来决定每一盘的具体赌法。

第六盘,苏绣白绫。由秦钩亲手撕破之后选择一块碎片,赌其上的绣线颜色是单是双。县太爷公证,柳谦君胜。

第七盘,纸墨笔砚。二人各取一笔,各蘸墨一次,各自在纸上随意书写。赌二人最后共书写几字,同样各押单双。柳谦君胜。

第八盘,冰糖葫芦。二人各取下一支上的五颗浆果,灭掉墙面上的灯火,以多数取胜。柳谦君在心疼地看了看灯座与墙面之后,皱眉思虑片刻,仍然应允下来。此盘以柳谦君一颗浆果灭掉五盏灯火胜。

第九盘,九龙傲空黑玉杯。秦钩思来想去,仍然不敢以此杯的奥妙之处来赌,于是定下了两人各以右手食指指尖抵住此杯两边,一起举到肩膀高处,二人合作保持此杯不落的赌法。若有一方出现细微的纰漏导致黑玉杯下落,则落败。

殷孤光带着甘小甘从小楼偏门进入正堂的时候,秦钩和柳谦君正开始第三盘的赌局。此时已到了第九盘的胜负边缘,秦钩咬着牙用指尖抵着黑玉杯的杯沿,额上的汗已经快到了眼睛里。

他在将全身的耐力都专注在这小巧玲珑的酒杯上的同时,整个人已经开始天旋地转。

因为被眼前女子在传说中的脱迹行径吓到,他想尽办法地磨出了针对这些诡异赌具的最“正常”赌法。然而三盘下来,他在运气、赌算乃至技巧上都一败涂地。

于是这一盘他几乎是抛弃了十几年攒下来的赌品。眼前这位在赌千界也算泰山北斗的柳老板,至少双手还是像极了一般人家的平常女子——十指都留着稍显纤长的葱白指甲。

他红着脸提出第九盘的赌法之后,柳谦君轻抚双手,像是看穿了他内心这太过稚嫩的小九九,轻笑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这个近乎无赖的赌法。

于是这比耐力的第九盘比前几盘加起来的时间都长了些。眼看秦钩的食指开始细微地发抖,而柳谦君的指甲尖则像是牢牢黏在杯上完全没有先败的迹象,甘小甘终于先发了威。

“仲不回来,饿。”甘小甘拉着柳谦君的袖,渐渐暴躁起来。

“再等等……再等一会儿就好。”柳老板明显已经沉浸在了玩死后辈不偿命的欢愉之中,只是呢喃着安慰身边的女童,毫无要结束的意思。

等等……再等等……

仲要等!

孤要等!

君也要等!

甘小甘看向流汗都快流成落汤鸡的秦钩,从昨晚开始就没有吃到东西的郁闷邪火终于憋到了顶。

她跳起来,扑到二人中间,“啊呜”一口吃掉了悬在空中的九龙傲空黑玉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