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溯因之果

更新时间:2021-01-21 18:09:41

溯因之果 连载中

溯因之果

来源:落初 作者:实之幻梦 分类:玄幻 主角:艾雷科瑞族 人气:

《溯因之果》作者:实之幻梦,玄幻类型小说,主角:艾雷科瑞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边境上的异族擦干了刀上的鲜血;城堡中的贵族清点着手边的黄金。战争与权谋,魔法与刀剑,爱与恨,情与仇;法雷斯王国与科瑞族的人民被这无可逆转的旋涡裹挟。有的人是为了活下去而挥动刀剑;有的人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而策划战争。在这样的乱世之中,总有几位试图改变世界的人。注定好的命运?种下因的结果?即便如此,人依然不会放弃对不公的反抗,对美好的追求。不要停下来啊——因为,在未来:漂泊者必将身有归宿;迷茫者必将紧握目标;复仇者必将报仇雪恨;痛苦者必将得到解脱。(曾有两百万字完稿作品,千天从未断更,请放心阅读!(本文将采用pov(视点人物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沙漏倒转之时,考核即将正式开始。”托兰彻手里拿着一个比手掌要大上一圈的玻璃沙漏,从大小上估计,这个沙漏能够计量一顿饭左右的时间。

“在沙漏完全流尽之时,哪怕水面上还漂浮着一小片冰,也无法算作通过。”托兰彻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为这些学生讲解考试规则了——毕竟这些人之中不乏考了三四次还没过的;虽然方解石只是魔法师阶级之中最低等的,却也需要学生能够顺利地将魔法释放出来,不然再学习其他魔法会困难得很。

在这一会儿,学徒们已经纷纷做好了准备;他们坐在木质的小凳子上,双手放在大腿间托住装有冰块的铁盆,只待托兰彻一声令下,就开始用火魔法融化冰块。

艾雷则认为这样的姿势不太好释放魔力——考核要的是效果,太注重美观干什么?

举着那么沉的一坨冰块太累了,而且也有点儿冻手;艾雷干脆就把盆放在了凳子上,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下;随后,伸直胳膊,手腕放在凳子上,双手捂在铁盆的两侧,他认为用这种方式对于加热冰块而言更加有效一些。

对于艾雷的这种姿势,学徒们只是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平时秉持的就是“不走寻常路线”,这会儿闹这一出也是在意料之中;托兰彻那边则是认为,只要不妨碍到别人,哪怕他倒立着参加考核也没什么问题。

“那么……”托兰彻说着将沙漏翻了过去,“开始。”

塞住了耳朵的艾雷自然是听不见托兰彻说了什么,他的眼睛只盯着沙漏;在沙漏被掉转过去之后,他就将双眼也闭上,全心全意地感受着身体之中的魔力。

火属性的魔力是最容易被人体所感知到的——它会给人以一种“燥热”的感觉;在学习过魔力基础的理论之后,可以试着将这股热量转移到手心中,然后释放出来——这就是最为基本的魔法,炽热术;虽然没人统计过各式各样的魔法一共有多少,可要是论难易程度,这“炽热术”绝对是所有魔法之中最简单的了。

释放这个魔法时候,双手对于热量的感知也会变弱,对温度的耐性也会提高——毕竟火属性魔法本身就是将火属性魔力从身体中释放出去的过程,此时就算碰到一些比较烫的东西也不会受伤。

艾雷隔绝了听觉和视觉,可以的话,他甚至想要屏住呼吸——当然,那样做实在是太蠢了。他能够感受到,火属性的魔力正在源源不断地通过自己的双臂向着铁盆传去——

能行!能行!

艾雷简直要忍不住睁开眼睛看一眼自己所释放出的火焰有多么绚丽;可惜,那样做对于施放魔法没有什么帮助,反而有可能因为过于激动而影响魔法的正常释放。

艾雷决定就这样保持下去——按照这个输出效率,身体里的魔力还算充足;等到考试要结束的那会儿,托兰彻老师会提醒他的。

果然——过了挺长一会儿,托兰彻的法杖又敲在了艾雷的脑壳上。托兰彻也没办法,叫他也听不见,这么多学徒在这,他总不能不顾老年人的矜持喊出来吧?

艾雷睁开了眼睛:那沙漏只剩下一点点儿了;一个呼吸的工夫,剩下的那点而也彻底滑落了下去。

考核结束。

艾雷并没有急于看自己的冰块融化得如何——从刚才身体感受到的热气来看,这冰块绝对是融化了;相比之下,他对于其他人考核得什么样更有兴趣。

除了艾雷之外的十几个人,基本上盆里面都留着或大或小的冰块;他们虽然能够召唤火苗来,但那火苗的温度实在是不堪恭维。成绩最好的应该就是艾雷的好朋友达尔了,他的铁盆里面只剩下了一盆水,一点儿冰渣也没剩下。

呼——艾雷为同伴通过了考核感到庆幸。那自己的情况应该也差不多吧?艾雷这么想着,把视线转移到了自己这边的盆里——应该也有着一盆水吧?

然而盆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艾雷用惊讶的目光看向托兰彻,老师还给他的却只是白眼;艾雷这才留意到,其他学徒看向自己的表情也都相当复杂。

包括达尔——他的那个表情艾雷看着有点儿眼熟,是什么时候看到过的来着?

嗯,是那次村民的家畜打架,达尔目睹着一只大白鹅以极其凶狠的姿态赶走了一条有半个人高的狼狗的时候;他咋也没想到鹅有那么大的战斗力。

艾雷知道,自己应该是干出了什么“非同寻常”的事情出来了。

“托兰彻老师……”艾雷一边尴尬地笑着一边将耳朵里面塞着的棉花拔了出来,“请问……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的水呢……或者说,我的冰块呢……?”

“你的冰块被烧化成水了。”托兰彻一边说着一边向艾雷走来,表情显得有些阴沉,这可把艾雷吓得不轻——自己似乎还干了什么坏事?

“可是……水呢?”艾雷身体本能地往后缩,“这……就算我成绩再怎么差,也会有……水在的吧?怎么连一点儿水都没有?”

“好到一定程度就有了!”托兰彻略显怒意的表情让人很容易联想到这个“好”是不是在说反话:“你干的不错,真不错啊!毫无疑问,你是通过考试了,但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

艾雷有些惊慌:看来自己确实惹下什么祸事来了!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情况——刚才他压根就没注意到,那凳子已经被自己所释放出的火属性魔法烧掉了不少,只剩下一个勉强能放下铁盆的残架。

那凳子是木头做的,温度太高会烧坏,考试前的艾雷完全把这点抛在了脑后。

“水去哪了?你说水去哪儿了!?”托兰彻一边斥骂着,一边抡动法杖对着艾雷劈头盖脸打了过来:“你都把水给烧开了!水烧开了之后还不停手,都烧干了!你说去哪了!?凳子都烧坏了你也闭着眼睛堵着耳朵看不见听不见!老朽就这么几个给学徒用的实木凳子!今天你不赔了凳子的钱,就休想出这个门!”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