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凤女谋心

更新时间:2019-08-10 18:19:43

凤女谋心 已完结

凤女谋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叶落成秋 分类:玄幻 主角:赵容张得禄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凤女谋心》的小说,是作者叶落成秋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赵容莼前世被夫君害的一尸两命,错付终生。重生归来,赵容莼斗皇后,惩贱婢,更与上一世错过的丞相府二公子廖瑨成亲,经历重重磨难。而赵容莼手中那枚母亲留下的玉佩,却为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劫难与机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平妃走了,张得禄的靠山也没了。他像是一摊烂泥瘫在地上,眼神空洞。

就在这时,赵全闻讯匆匆而来。

还没走近,就跪地不起。

“老臣管教无方,求皇上恕罪。”

所有人都没出声,等着皇上下定断,偏偏只有一个人除外。

是赵容莼。

“罚,是该罚。常言道,养不教父之过。”

张青心里一凉,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

前些日子还对他赏识有加,今天就翻脸不认人。

小丫头片子,瞎掺和。倒是投了个好胎。

“张得禄夜闯国寺,惊扰了道姑师傅修行。本是拖下去砍头也不为过的,本郡主婚期将近,宫中不宜有血光之灾。如何责罚全凭皇上做主。”

赵容莼规规矩矩的鞠了个躬,又看向张青,开口为他求情,“赵大人管教不严,罚他半个月俸禄,皇上您看怎么样?”

所有人都以为赵容莼会借题发挥,她的举动却出乎所有人预料。

最先反应过来是皇上,神色莫辩的盯着赵容莼看了许久,其后才吐出一句话。

“如此,甚好。”

他倒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小侄女了。说她像妹妹,却被嫡妹狡黠,坏点子一大堆。

赵全心里全是说不出来的感受。

心里起伏最大的莫过于张氏父子二人。

比如那张得禄,原以为全凭长莼郡主那张嘴,他今天必然难逃一死。结果她反而让皇上轻饶他。

细看这下,赵容莼的眉眼也别具风韵。

没有繁重的金银珠宝装饰,气韵浑然天成。粉雕玉琢的五官,一身素色的锦绣水裙,纤细的腰肢不堪盈盈一握。

他目光老辣,笃定裙底下是一具令所有男人都黯然销魂的身段。

心,火热起来。

再说上牧监张青。开始对赵容莼满心怨恨,事情反转的如此意外。捉摸不透她的用意,人情倒先欠下了。

以后行事之前不得不多几分考量。

等他们走后,赵容莼依旧未动身,接受皇帝的审视。

“人都走了,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皇帝难得开金口,隐约觉得脑仁疼,他有预感赵容莼留下来绝没好事。

本就不想看到她这张跟那人有几分相似的脸,赵全巴不得眼不见,心不烦。

“启禀皇上,容莼有一事相求。”

果不其然,赵全气乐了。

“一事?我怎么记得你这几天求了我不止一次?”

话里听不出生气的意思,赵容莼不打算停止,看了眼四周,恳请道:

“还请皇上遣散四周。”

赵全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挥挥手,允了。

采儿离开之前,格外多看了赵容莼一眼。咬咬牙,被带走了。

四周无人,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这回你可以告诉朕,你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吧?”

赵全说的漫不经心,眉头已经微微敛气,他对赵容莼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耐心过。

下一秒,赵容莼已经跪在了他跟前,“皇上,容莼那日去秋山庵乃是微服私访,除了几个丫头,无人知道行踪。张得禄又是从何得知,请皇上明鉴。”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你身边安插眼线?”

赵全的眼神一下子锋利起来,大事上他是不会犯糊涂的。联想这几日发生在赵容莼身上的种种。

状告边野,要称号,求宅邸。一步步精打细算,赵全突然觉得自己被她以前貌不经事的样子骗了。

有些人,太聪明不是什么好事。

赵容莼知道她已经引起了赵全的怀疑,重重的磕了个头,“皇上恕罪,都是娘亲交容莼明哲保身。容莼一介女流,无父无母,身世可怜。只求一个避难所,相夫教子,安度余生。”

审视的眼神在她身上滞留了许久,赵全似在思考她这句话里的可信度。最终还是移开了视线。

“你起来吧。”

他的声音居然称得上温柔。这可能是唯一一次赵容莼提及生母他没有生气的一回。

咔嗒——

一声细微的声响同时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那动静分明是从假山后面传过来的,赵容莼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眼前一掠而过,嘴角勾起一个嗜血的笑。

无人看见。

“是谁?滚出来!”

赵全大喝一声,追到假山后面,将正准备逃窜是采儿堵个正着。

“皇上,奴婢……”

采儿慌了神,一句话也说不完整。她疑惑赵容莼的异常,想起皇后娘娘的嘱咐,挣扎了一番后,还是决定偷偷留下来观察。

马失前蹄,不小心弄出动静被人发觉了去。

联想到刚才赵容莼对赵全说的话,采儿悔不当初,知道大祸临头。

此刻在看赵容莼,她神色平静,波澜不惊,好似早就知道了她躲在假山后面这回事一样。

赵全脸黑的跟墨汁有的一拼,他也想到刚才的谈话。看如今的情形,这个吃里扒外的人。

除了眼前人,又能是谁?

他不介意有人监视赵容莼,但如果其中含概了他的话,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啪!

清脆的巴掌打在采儿的脸上,一张小脸立刻肿的高大,红的快要滴出血。

“贱婢,还不老实交代,谁派你来的?”

“皇上饶命啊,我说,我说,是……啊!”

采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后面的痛呼盖过,一把自远处飞了的长剑刺穿了采儿的胸膛。

只见她眼神先是错愕,不敢相信,逐渐暗淡下去,毫无生机的倒在地上。

“皇上,属下救驾来迟,请皇上赎罪。”

一个御前侍卫急忙奔了过来,他就是刚才出手的人。赵容莼不着痕迹的打量他,他腰间显示统领身份的令牌边还挂着一只绣花荷包。

若是想的没错,他应该就是御前带刀侍卫头,顾衡。

眼看着就要问出真相,结果人被手下杀了,赵全气不打一出来,一脚踢翻了眼前的人。

“是谁让你自作主张动手的?”

“微臣是担心陛下的安危,情急之下这才,还望陛下看在臣忠心护主的份上,饶了微臣。”

赵容莼悠悠的将他从头打量到尾,“情急误事?一个贱婢还能威胁到九五之尊的皇上?顾将令的脑子可跟不上体魄啊。”

言下之意,莫过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