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意修士

更新时间:2020-02-27 00:55:18

意修士 连载中

意修士

来源:落初 作者:吏少一 分类:玄幻 主角:李严迪娜 人气:

主角是李严迪娜的小说《意修士》此文是吏少一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意修士为尊的世界……  十七岁的纨绔李严却有一个看起来如同十三四岁小妹妹般粉嫩的亲生母亲。她简直就是一个大眼睛眨啊眨的极品萝莉嘛!被这样一个童颜巨乳的亲生母亲经常性的,抱着头、揪着耳朵、将他揉进她弹力十足柔软饱满的怀中,这简直是蹂躏……  每次问及年龄,极品萝莉娘亲就会说:“你不知道女人的年龄是要保密的嘛?娘的年龄连你爹都不知道呢!娘亲其实是你爹爹抢来的!”  妖孽啊!这哪里是当人娘亲的,简直就是妖精啊!可惜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却将他的幸福扼杀……  自从那一天,他知道了这个世界还有一种叫做“意修士”的存在,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也改变了他志当纨绔的人生轨迹……从此他走上了一条不断变强却无法停下的漫漫长路……  意修士分为:东方大陆的意者、西方大陆的意魔(意魔师)、兰顿帝国的意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困兽之战

突然之间,不知道从哪里跳出了十几个人,分别分散在侯府四门之外的围府大军之中。这些人,穿着普通的禁卫军常服,没有穿铠甲。他们在混战中左冲右突,每一击都会击毙椒邑侯府的私兵。

兵马司的人士气大振,椒邑侯府的私兵在李严、李清、李寰、李宇四兄弟的带领下,已经往中院开始败退。四兄弟身上也不同程度受伤,数李清的伤势最重。如果不是一股仇怨支撑着他,他可能早就精疲力竭倒下了。

“老五,一会你跟着姨娘冲出去,李家就靠你了。大内高手已经来了,我们不行了……”李清对着挽扶着他的李严说道。

“不,二哥,稍后我们跟着娘一起冲出去,我娘可是意者。”李严的心中还有希望,他现在突然发觉对娘的崇拜丝毫不低于那个老爹了。

李清也见识了迪娜刚才的那一手,叹了一口气道:“但愿如此,可是我真的不行了……”

他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阵猛咳,身上多数被简单包扎的伤口又渗出鲜血。

李严与李清的身边剩下的已经不足五十余人,而且大多带伤。李严且战且退,左臂上还插着一根箭矢。

突然一个大内高手,冲击到了李严的附近。李严危在转瞬之间!

李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突然猛的往前一挺身体,被一剑穿胸而过,反而死死的抱住了那个人。

李严含泪,劈出一刀,削掉了那个七级大内高手的脑袋。就在李严刚刚踢开那人的无头尸体,抱着二哥李清睁着双眼的头,大声呼喊:“二哥……”

这个比李严还要高二级的武者,死的有点不明不白。

就在此时,兵马司中侯卫协,也身先士卒,在二十余名亲兵的护卫下,冲杀进来。

见李严正抱着李清的尸体痛哭,率众突击。李严身边的几十名私兵已经退无可退,身后便是家眷妇孺们所在集中的中院了。

这几十名私兵前仆后续,他们根本无法挡住刚刚才加入战斗锐气正盛的卫协。卫协大吼一声,手中长刀径直朝着李严的头顶劈来。

就在此时,一道俏丽的身影已经从西院那边飞掠过来。那是迪娜,只见她每借力跃起的支点,必是一名兵马司的士兵或禁卫军。每一脚看似轻飘飘的,不过被她借力踩踏过后的士兵,没有一个还能再站起身来,全都口吐鲜血的仆倒在血泊中。

“卫中侯!”迪娜大喝一声。

卫中侯手上的大刀劈砍的动作没有停下,头部却应声转向迪娜掠来的方向,心里还有些疑惑,“这不是刚才逃走,没有追上的那个小娘们?”

“不好,她是意者……”

已经迟了,就在卫协扭头的百分之一个刹那,一根银针已经穿透了他的额头,在他的脑袋里爆开。卫协头上的戴着的钢盔脑后位置,突然鼓动起一个大包。

同时还有两粒白色的珍珠,高速的撞击在卫协落下的大刀上。打在刀脊上的一颗珍珠撞的粉碎,另一颗打在刃口一侧的珍珠居然将钢刀的刃口给崩碎了一个缺口。钢刀最终也随改变了方向,拄在了青砖地面上。

卫协猛的吐出一口鲜血,双目无神的瞪着飞掠到近前的迪娜,脑中还在重复着只有一句话:“我是七级武者啊……”

他至死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杀死了自己。除了迪娜自己知道,那是她头上带着的一支发钗,这现场还有两个人知道。

这两个人在迪娜击杀卫协前一步到达了椒邑侯府附近,现在正站在大街上的人群中。

一个是身穿兰色儒袍的三十岁左右的儒生模样的男子。另一名是颌下留着三缕胡须的五十岁左右的猥琐老者。

卫协的死,让前院的攻击暂时停顿了下来。

—————————————————————————————————————

迪娜一直担心着会有皇城供奉的加入,但是她自战斗开始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有供奉出现。

她的心里也存着一丝侥幸,供奉要是真的遵守供奉该有的规则,那她就有可能带着李严他们冲出天京城。

只要没有强大的意者加入对她的围杀,她有这个信心。

这也是她一直不敢太多暴露出真实实力的原因。

迪娜虽然不是意者,但她也是属于使用意念攻击的。

她知道意修士是不允许轻意击杀世俗世界的人类的。

她不能给有可能潜在暗中的皇城供奉及其他意者有可趁的借口。

“死的人还不够多吗?拿出一点男子的气概,要是你爹在,他根本不会这样婆婆妈妈,对待敌人,只有一个杀字了结。清儿已经去了,不要再抱着他。寰儿、宇儿马上就会过来,你们集中在一起,随我冲!”

迪娜毫不留情的一把拉起李严,一把掌打他的脸上,骂了几句,又开始下了命令。

一股火辣辣的疼痛终于让李严多了几份清醒,从刚才失去二哥的悲痛中走出来。他明白,娘今天是真的愤怒了。她可是从来没有真的打过自己,一直当自己是一个小宝宝的娘亲。今天这一巴掌之后,李严感觉自己该真的长大了。

李严此时的感觉很奇怪,他的心里对娘的感激更加深了。

虽然他以前的志向是纨绔,可他在心里一直自诩是两世为人,可为什么却有着一种一直没有长大的感觉?

不是因为没有女人,而是以前这个世界的超萌的萝莉娘亲,一直宠着他,把他当成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让他也慢慢的被同化。打心眼中认定了,自己也其实只有十七岁而已。

正是刚才这狠狠的一个耳光,打醒了李严,是的,他长大了!

看着脸上增添了五条赤色血痕的李严,李严那目光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委屈,更多的是感激、感恩的光芒。迪娜再也忍不住,眼中迷漫出热气,两股清泉一般的泪水夺眶而出。

李严捧起迪娜的脸,满是鲜血的双手拇指,轻轻给迪娜擦拭着泪水,微笑着说道:“娘,您也要坚强啊!”

迪娜笑了,笑着将儿子搂在怀中,用拳头轻轻捶着李严背部说道:“儿子,你长大了!”

说话间迪娜手上又动作了起来,一把抓住李严手臂上刺着的断箭,给拔了出来。

“呃!”李严咬牙痛哼一声,他没有准备娘会给他拨箭。

迪娜迅速的给李严用布抱伤臂包扎起来。

“娘,你是意者吗?我们能离开这里吧……”李严小声的问道。

“不是,娘不是意者。不过天京城内有强大的意者存在,娘要是不担心他们会在关键时刻出手,早就带着大家离开了。都是娘大意了,不然我就是拼死,也不会让你爹惨遭毒手的。你爹是九级初期的武者,就算皇城内有九级的大内高手,也不能轻松的杀了山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意者供奉出手了……”

“娘不是意者,怎么可能……”李严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他相信迪娜不会骗自己,可是这又有些说不通。难道先前迪娜的攻击,还不算是意念攻击。

迪娜当然知道李严想要问的是什么,只是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意者的能力可不只是那么一点点。娘可以使用意念攻击,是有特殊原因的,娘所拥用的资质可不是念根,而是灵根。也许以后,娘会让你知道的。你要知道修意士中,并不只是仅有意者这一种存在。”

————————————————————————————————————

战斗中并缓缓向中院前门撤离中的李寰、李宇身上均已负伤,在迪娜刚才帮助他们击退一轮冲击之后,退入中院。

李寰在退入中院时,被一支冷箭射入了衣甲的间隙,刺入了侧腹部,流血不止。

他已经主动与三十余名受伤的亲兵、私兵们“断后”。

只有李宇带着可怜的十几名私兵赶到了前院,中院组织起来的家丁拿着菜刀和捡来的刀枪,大约有两百人左右,护着女眷混乱的向迪娜所在的中院前门赶到。

迪娜在府里刚才转了一圈,给攻击的兵马司、禁卫军的兵马造成了不小的损伤,对他的心理更是一种压迫。迪娜刚才甚至还顺手击杀了三、四名七、八级的武者。

而在此时,又有六名大内高手从不同方向围了上来,他们的目标便是迪娜。

迪娜刚才杀死卫协,是乘其不备才轻松得手。如果迪娜不使用意念,与一个七级武者单打独斗,虽然可以杀死对方,但也不会一招毙其Xing命的。

皇城兵马司的军马因为中侯卫协被杀而暂时退后,压力顿时小了许多。可现在以围上来几名大内高手,就有些棘手了。

李严的刀早就崩坏了,现在手上拎的是李清带回来父亲的那把刀,名叫八荒。

这柄刀比起李严平时所用的刀,要觉重许多,刀脊背稍厚一些,刀身稍长,刃口略带一点弧度。

李严也见到围上来的几名大内高手,看那强者的气度,便知这四个人与那些兵马司及禁卫军的军官有着区别。那些人的眼中,满是上位武者的骄矜。

迪娜的手轻轻的拉着李严提起八荒的手腕,李严却挣不脱。

“让娘来收拾他们,你跟在后面,不要冲动,护好你那只伤臂。带着所有能离开的人,跟着我。你不要离开我身边五十步外,一定要听娘的话。”

李严这个时候,见迪娜说的非常认真,他不敢有半点不服从。只是心里有些遗憾……

“我为什么这么差劲啊,还要让她为我开路,让她去与敌人战斗……

不,我要变强大……

我一起不能死,我们都要活下去……

今天破家灭门之仇,我要用冷氏皇族所有人的鲜血,来洗净……”

迪娜扬起右手,右手如玉般皓腕上带着的紫色手镯不被察觉的轻微抖动了一下。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把紫色的剑。

这柄剑全长约三尺,剑最宽的部位约两寸半,剑刃后部总体呈菱形,前部两尺左右宽约一寸半。

剑柄上缠着华丽的暗紫色皮革,剑护居然形同数瓣绿叶,形象非常逼真。

而让李严几乎瞪掉眼珠的是,那柄紫剑,剑刃通体居然有大量的镂空花纹。这简直是一件把镂空雕刻发挥到极致的艺术品。

李严对这柄剑的质量保留了严重的怀疑。这样花里胡哨的剑,能有多少杀伤力?

剑柄上应不应该贴上一个标签,写上“轻拿轻放,小心易碎”?

迪娜却很满意自己的这柄剑,她要是知道李严对这柄剑的评定,一定会气的喷血。

四名大内高手接近迪娜的时候,却突然从两侧绕开,企图避开迪娜,而诛杀李严、李宇这些椒邑侯府男丁。

迪娜哪里能让他们得逞。身影几乎是在大家面前闪现,她的速度非常之快,甚至连两名七级大内高手,都没有反应过来,数剑便刺了过去。

别看这柄紫剑被雕刻镂空的几乎不像是用来杀人的工具了,再怎样突然敏捷刁钻的刺出,也令两个七级大内高手连忙狼狈的躲闪,只招架着。

如果他们两人同时抢攻,也能给迪娜带来不少的麻烦。迪娜也很头大,同时还要盯着另外两名大内高手。绝不能让那两人对李严造成伤害。

迪娜的身影忽而左忽而右,而那四名大内高手居然与之战成平手,碍手碍脚的也不能突进。他们四人的战法很是奇怪,几本上是只守不攻。他们四人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也好像是怕伤害到迪娜?可对待附近出现的侯府私兵去毫不留情。

几次也险些突击到李宇与李严的身边,李严只接一刀,虎口便已裂开,鲜血迸流,胸腹间气血翻涌。幸好迪娜回授及时,才免遭遇屠杀。

李严心里暗惊:“起码是八级以上的武者,这差距还真是大啊……差点小命就交待了……娘的武技是什么级别,同时与四人战斗,而不落下风啊!”

迪娜也是战的非常郁闷,四名大内高手不可怕,但要堤防着可能出现的意者供奉。他不能再暴露出真实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仅凭武技和敏捷的身手,与他们缠斗,还真是有些吃力。

迪娜的紫剑已经伤到了两名大内高手,但并不致命,那两人仍然在坚持着与迪娜对峙。迪娜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再耗下去,府中仅剩不多的私兵与简单武装起来的家丁就要被屠戮殆尽,迪娜的心在滴血。

“即然他们一直只防守不攻击,即使有攻击的机会也不杀向我。难道是要生擒我?”

“难道山哥的死全是因为我?是意者,是他们,他们想要干什么?”

迪娜已经想通了一些情况,她明白了为何今天会受到这样的突然灭门的屠戮。因为有知道她秘密的意者存在,就是那个前些天用意念窥探侯府的人。

迪娜心里非常的肯定,她自幼就受到母亲的告诫,意修士中有极少数人知道,她们族人对意修者的作用。

她一直掩藏着自己的身份,普通人也根本看不出来,这些年来,家里除了李山一人,连李严都不知道他亲娘是那个神秘种族的人。

想明白了一切,迪娜反而不担心有再有意者出现甚至加入战斗了,她已经暗暗下了决心,要让那些意者供奉,为李山的死、为椒邑侯府的悲剧,付出代价……

“你们要活捉我,我偏让你们什么也得不到……”

她突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除了意念仍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之外,手上长剑施展开了不留丝毫防守的凌厉攻击……

攻击、攻击,全力攻击,不要防守,只要攻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