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神武狂潮

更新时间:2020-08-01 01:33:36

神武狂潮 已完结

神武狂潮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把戏 分类:玄幻 主角:许飞李俊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武狂潮》的小说,是作者把戏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夜之间,世界沦为死亡之地! 身处末日的边缘,是背负罪孽进行疯狂,还是挣脱枷锁获得救赎? 魔界降临,史诗重现。 “我说过,我会带你们活下去。”——许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紫衣刹时听得脸色发白。

许飞也回头看过去,知道越不想见到什么越来什么。他竟然没有一铁锹拍死这个泼妇,看见那个泼妇一只鞋都跑没了,就光着一只脚跑在迎风城的石板路大街上。

面容也因为血流满面而更加可怖。

披头散发的似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

血流在她的肩部、衣襟上,形成大块的黑色痕迹。

不是见她现在还有力气喊得和猪嚎一样,真的怀疑她就不是一个活人,是从哪个坟墓里刚刚爬出来的。

许飞二话不说拉住许紫衣要逃,承认他抢劫偷窃以及的确打算杀了这个泼妇。假如再不走,落到守城军里他们就别想走了。

许紫衣干脆吓得腿软了,性格软弱的她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

旁人一见这对小男女的反应立刻明白了事实真相如何,纷纷站离开了他们一些,与他们保持距离。

在附近那些急着收钱……呸!是急着查阅出城车辆的官兵动作也快。

对他们来说这可是抢功劳领赏钱的机会啊!

所以许飞拉着许紫衣还没来得及逃,他脖子上就被架上了几柄尖枪。长枪尖锐的枪头锋刃就贴在他脖子上,冰凉得刺激他脖子上汗毛全部竖起来了,完全不敢动弹。

泼妇也终于赶到他们面前,先是狞笑对许飞笑了一下,然后抬手就一耳光扇向许紫衣,另一只手还伸手过来要抓许紫衣的头发,打算抓自己家猪的系颈绳一样把她拽着去卖掉。

许飞明明有枪刃架在脖子上,见到她这样做,却还是目光一凶,抬起一脚就踹在她足足有四层的肥腻肚皮上,自己的脚掌竟然都可以深陷进去。

但他怎么说也是一名灵童学徒。

即使他距离灵师这个正式称谓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对于对付这么一个普通人的泼妇,他的实力还是……绰绰有余的!

一下子这名泼妇就被踹得滚出去五六米远,自然行凶的机会也没有了。

“嗯!”

不过看见他竟然被尖枪架在脖子上还敢行凶,控制住他的几名守城士兵立即更加不满了,直接把尖枪的枪头在他脖子上贴紧。

锋利的枪刃立即划开了他脖子一些皮肤,使鲜红的血贴着枪头的锋刃流出来。

许飞顿时感到脖子一阵疼痛,不过他不咬牙不咧嘴,只是阴冷着双眼快意看着狼狈爬起来不敢再靠近过来的那名泼妇。

在他看来他反正就烂命一条,现在灾难也要来了,他大不了在这里把这个泼妇拖着一起下去!

“有种的小子。”

可是一人踱步来到了许飞面前,挡住了他恶狠狠如狼崽子凝视这名恶妇的视线。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

许飞看见这人精钢的鳞甲,钢盔上红缨的穗子。面容白白净净的,有着一个修剪过的八字胡。虽然看得出常日养尊处优,但面骨刚硬有着一股官兵味。看出这人是这里守城的军官了。

他两眼明亮又炯炯有神,正一副发现有趣事情的打量着他。

许飞沉默对视他,平日里就最瞧不起他这种酒囊饭袋只知道欺负平民的官兵。

这名军官却不太在意许飞对他的不满态度,指了一下泼妇那边问他:“你真抢她东西,还要杀她了?”

“是她杀了我的娘,把我娘的东西都抢走了,我只是抢回来!”

许紫衣在旁边看出许飞要为这事被官兵抓了,立即不再软弱的,不想她小飞哥出事的大声喊叫起来,打算认罪的把罪过都揽在她自己身上。

“啧啧啧。”军官发出吧嗒嘴的声音,有兴趣的看向许紫衣,对她还微微笑了下。没有对她的话表示赞同,也没有表示否定。给人感觉更像平日无聊的守城工作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乐子,让他能够乐呵一下。

“那个……那个……官爷。她这小贱人是我买来的贱婢,平时手脚就不干净。今天不知道从哪里犯贱的还勾搭了这么一个小畜生,要杀我还要抢我的钱财。这小畜生随便您们怎么处置,这贱婢能不能让我带回去……”

泼妇被许飞带有灵气的一脚踹得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现在说话还是上气不接下气的狼狈走过来对这名军官谄媚说。

不过她知道许紫衣必须带走,因为被她真的到处乱讲她杀人夺财的事情,她迟早还是没有绝对不漏风的墙的可能被人找上门调查。所以她必须今天把她卖了,卖到迎春阁去,最好还毒哑了,让她不能再乱说话。

刚才还一直笑眯眯的军官听见泼妇对他说话,还敢靠他这么近说话。带点笑容的面容立刻阴沉了下去,瞪目朝这名泼妇瞪过去一眼,吓得她腿一软的往后一退,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能够成为守城的军官可不是简单的酒囊饭袋,再怎么说他也是正规的灵师。这一眼直接带上了他的灵压的。

他在这里守城何止五六年了,见过的三教九流的人又何止几十万人,他还看不出这里说一个什么情况?

“把人都带走,关起来。”军官大手一挥,因为被这泼妇坏了兴致,他也没有在这里继续找乐子的心情了,命令他手下那些士兵把许飞和许紫衣直接押送下去,关进他们军营的大牢。

也在泼妇脸色煞白想要焦急说什么的时候,对她冰冷讲:“你有什么话明天去和司法堂的老爷去说吧,我可不管你那些。”

一句话一语双关,即讲不想管她说的那些事,又讲他已经看出来实际情况是什么样,让她少在这里打算把他当作傻子骗。

泼妇听见他的话,脸色更加惨白了,配合她本来黑的大饼脸竟然使她的脸色浮现出一些死人才有的灰色。

许飞看许紫衣没有被带走,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也看见许紫衣在旁边担忧歉意的看向他,知道不是因为她,他不会遇到这些事。他立即对她眨眨眼,给了她一个宽慰的眼神。也抬头去看渐渐暗下来的血红天色,知道他最终还是逃不过这一劫,没能顺利在灾难发生前逃出迎风城。

“小子,有种,像我年轻时候。”

突然跟在他们旁边负责押送他们的那名军官笑着对许飞说,看起来挺喜欢许飞的,也对他说:“不过杀人抢劫就想着逃跑不好,不像个爷们。就那货色有什么值得你怕的?”

竟然还调侃起许飞,调侃他说因为畏罪潜逃。

许飞抬头深深凝望了他一眼,望得这名军官一愣,因为他看出许飞看他目光中的嘲笑。

也听见许飞对他说:“如果我是你,我也赶紧什么不管了马上逃。魔族要来了,这天上的血色就是魔界通道再次被打开的证明。”边说头朝天空顶了一下,使军官随之仰头,看见了他一眼好奇了一下午的古怪天色,脚步跟随着停下来,为许飞的话愣住。

正因为他见人太多,在守城这里听过的谎言和疯语太多,所以他更加肯定这名少年没有骗他也没有发疯,他说这话时候十分清醒也……十分认真!更明白他会对他说这些算是对他的报恩,报恩他刚才利用权力护住他们两人的事,没有让那名女孩被那个泼妇带走。

“魔族……回来了?”军官即使相信了,可是心里还是很难相信。

由于他是正规的灵师,所以他了解更多,也更加了解万年前的魔族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毁灭级的灾难。

不过他更加不明白的是这名少年他如何知道这件事情的?

……

许飞和许紫衣是被扔进军营的地牢,分别被关进了地牢两间相邻的牢房里。牢房之间胳膊粗的铁柱分开了两人,但每根铁柱之间还有半拳左右的距离,使两人可以互相看到对方。

“小飞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许紫衣现在慌了,她慌倒不是因为他们被关起来的事情。而是因为她知道许飞要急着逃出迎风城,现在却因为她的原因被困在迎风城守城军营的地牢里,等于他的计划全部被打乱了。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许飞一屁股坐在地面当作床用的草堆上。运气不错的是今天的草堆好像刚刚换过,不仅没有霉味,还有着一股干草的清香。某种意义上,这一次坐牢坐的还挺舒服的。

他也回忆神奇梦境带给他的东西,发现他现在局面比梦境的里那个“他”的处境更加糟糕。

至少“他”是灾难爆发时候处于学堂里,还可以最快速度逃离出去迎风城。

现在他状况倒好,直接被关在迎风城守城军营的地牢里了。一旦灾难发生,别说担心魔族,他们两人在没有人再来管的情况下,饿死在这里都有可能。

许飞目光熠熠生辉,明白现在必须自救,已经靠不了别人了,他们必须自己想办法逃出去。

许紫衣更加歉意看向他,认为都是自己的错。跪坐在地上沮丧低着头,鼻头都有些泛红了。

许飞瞥见这一幕,手从铁杆之间缝隙伸过去,一个爆栗敲在她脑门上,打得她发出一声惨呼,也抬起脸不解看向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打她。

“多大点事,就这么不信你小飞哥能够带你出去呀?”许飞对她露出灿烂一笑的给她鼓劲,让她别急着放弃,他还打算带她过上好生活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