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藏春深

更新时间:2021-01-21 18:17:37

藏春深 连载中

藏春深

来源:落初 作者:sky沙鱼 分类:言情 主角:师傅小越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sky沙鱼的原创小说《藏春深》,主角师傅小越,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朝堂虎豹横行,豺狼当道,行一步是高山流水亦或是黄泉河畔,阴诡炼狱;江湖风起云涌,各派相争,向前是春和景明亦或是雪虐风饕,冰封万里。且看,生于皇城天家是心生暗鬼,你死我活;却也是一脉同气,血浓于水。生死之交是风云变幻中浴血沙场,奋不顾身;是波谲云诡下翻云覆雨,挺身而出;却也是三杯两盏淡酒,君埋泉下,吾霜雪满头。儿女情长是花前月下相思成疾;是风花雪月至死不渝;却也是举案齐眉至鬓边霜白,连枝共冢。这天下,风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北漠,荆漠国,王城——月城。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纷扬的大雪无休无止地落下。荒凉戈壁里刮过的猎猎冷风搅动着月城上一面尤为显眼的黑色旌旗,旗帜镶着金边,中央绘着涅槃凤凰,火中重生,似要冲破重重桎梏,展翅高飞。

“王。”身后走上前来的男子袭了梅子青回纹滚边华服,外面罩着一件暗深色的披风,手中拿了一件宝石蓝貂大氅,“天寒地冻,当心着凉。”

“银决,你来了。”站在城楼上远眺的男子名唤凤祁,是荆漠曾经悠然无虑逍遥自在的王子,是荆漠如今高高在上铁血冷漠的王。

“王,先将这大氅披上吧。”银决垂下眼帘,细长的睫毛覆在眼前,他容颜清俊,但眼里却仿若能随时随地折射出如同利刃般的光。

他执意要凤祁披上大氅,凤祁挨不过他,伸手接了过去,他将那大氅捏在手里,指腹摩挲着大氅上的花纹,怔怔出神。

“银决,天高地广,山长水远。我在北漠寻觅了那么多年都无功而返,南朝那样大,你说,我真能将她寻回身边吗?”天地广阔,人海茫茫,十五年前从自己眼前消失的她,十五年后真的还能够再回到自己身边吗?

“银决不知,还请王恕罪。”银决垂眸拱手,后一句话却带出了坚定不移的情感,“但银决会尽全力而为。”其实又怎会不知王心中苦楚。

他本该是无忧无虑,会平稳安乐长大的荆漠王子,看长河落日,大漠孤鸿,携银枪铁剑,长河饮马。谁料一夕之间国破家亡,双亲离世,胞妹失踪,彼时还是只有十岁的孩子,又怎能接受这如同噩梦般的现实。

他用了十五年,卷土重来,四方征战,重振国度,东山再起。

一个人的心性要经受何等磨练洗涤才能够才能褪去天真的颜色,披上最坚不可摧的铠甲,挥刀跨马,看尸骸成山,血溅三尺,仍然面不改色。

或许在世人眼中,他就是个杀戮成性,冷血无情的新王。然而银决却知晓,他所做之事所受之磨难不过都只为了一人,他的胞妹,荆漠国的公主——凤阿。

为完成他的心愿,陪他找到凤阿,银决决心要一直伴他左右,哪怕十恶不赦、世人唾弃,他都不会离他而去。

“还好有你。”他永远能够从银决闪烁利光的双眸中望见深处的悠然暖意,于是他终于勾出一个浅笑。

人生苦短,悲喜参半,十年韶华转瞬逝。你非但不能拥有自己的人生,还许诺一世都相伴我左右。十年前舍命相救,十年后誓死追随,如今甚至要伴着我遍踏天下去寻那或许根本就已不再存于世上的人,欠你的,此生无以为报,斯世唯当以同怀视之。

言罢,他披上那大氅,蓝色的皮毛衬着他此刻未带面具的白皙脸庞,棱角分明,英挺的鼻上是双盛着苍凉的蓝眸,如同一潭深泉,望不见底。但就在他这双眸向着前方环视这北漠大地时,却又如同苍鹰般犀利,不怒自威。

仿佛多年前的狼烟烽火,尸横遍野又重新浮于眼前。马革裹尸,刀光剑影,就连多年前混在沙土里的血腥气似都还漂浮于鼻下,挥之不去。

“慎王的军队行到何处了?”朝着西北方向远望,入眼的也不过只是深深黑夜与飞沙走石。

“据放才前线探子来报,慎王殿下现在应该到仲野了。”银决凑近凤祁的耳边,刻意压低声音。

凤祁微微点头,“绮兰最愚蠢的地方便是狂妄自大,招惹南朝。碰上秦羽涅,胜利对他们来说可就无望了。”

“是啊,慎王殿下的确骁勇善战,难以轻易战胜。”银决不禁由衷的赞叹到,回过神来看见的却是凤祁眼底的乌青,他心中实在不忍,“王,天色已晚,明日又将是一场恶战,早些歇下吧。”

“你先去歇息吧。”末了想是想到什么,“那件事办的怎么样了?”

“已与他们取得联系,待这场恶战结束,属下便前往南朝。”

只见凤祁点点头,便示意他退下,银决本还想劝阻,却看见凤祁眼中不容反抗之意,只好作罢,“那属下先告退了。”

“去吧。”他看着银决的身影消失在城楼的拐角处,才有些惫意地伸手揉了揉两边的太阳穴。

他回身将黑夜之色尽收眼底,才紧了紧大氅,一步一步地向城楼下走去。

朔风万里,吹彻边关,翻滚在天际边缘的暗云生出巨大的吞噬之感强压着夜里透着盈亮的茫茫雪山,似欲摧毁这往日雄奇壮丽的山川。

与疾风关相隔数百里的仲野北端行军营帐错落驻扎,篝火不灭,将士们在周围席地而坐,手中攥着分发的干粮,啃咬时难免不混着风沙进入口中。

一阵寒风夹杂着沙砾撞击在了主帅的营帐之上,掀起了营帐垂帘一角,帐内竟仍旧烛火通明。

“慎王殿下,四位将军。”来人单膝跪地,拱手垂头,毕恭毕敬。

“起来回话。”一道清冷的男声在帐中响起,似是与生俱来便带了股寒冷之气。

“是。”那小兵站直了身子,继续道“禀报殿下,据前方探子来报,绮兰山通往国中的三条道路已满是绮兰士兵驻扎。”

一年前,绮兰在北漠四处开战讨伐,战火甚至蔓延至南朝北边疆界天澈关。天澈关遭到北朝绮兰国多次挑衅骚扰,苍玄曾派兵将其击退,不料想绮兰气焰却愈发嚣张,就在半年前竟有更多的绮兰军官士兵在天澈大肆杀伐,屠村杀民,妄想进犯苍玄国土。

苍玄国是无论如何不能容忍此等蛮夷小国在自己国家境内为非作歹,猖獗行事的。再则苍玄与北朝荆漠世代交好,所以,此次苍玄昊武帝便派皇六子秦羽涅带领三十万大军攻打绮兰,不仅是要让绮兰永不来犯,也是派兵援助荆漠。

但绮兰国在地势险峻的绮兰山中,从仲野进入绮兰山只有正面、背面与南面三条山路通向绮兰国。

“知道了,退下吧。”不带一丝多余的情感,语调也毫无波澜。

“是,属下告退。”

“殿下,看来绮兰国已早有防备。”说话之人正是南朝右骠骑大将军笛琛,他说此话时握在宝剑上的手微微一紧。

那男子剑眉一蹙,轻轻点头,“前段时日我军还在沙漠里行军时,他们怕是已开始规整筹划,我想这也是他们为何没在沙漠里杀我军个措手不及的原因。绮兰建国时日不算长,拿得出手的兵力屈指可数,若是要派兵至沙漠中与我南朝大军对抗需得派最出色的军队,届时国中无精兵镇守,若是咱们还留有一手,趁机攻入,他国中岌岌可危,那时便回天乏术。”

“是啊。不过更值得庆幸的是如今风季已过,我们才未在沙漠中迷失过久。”笛琛附和。

其余四人皆认同的点头,“那么殿下认为,如今该如何是好?”其中一位将军鹿卫开口道。

还未等那男子回答,另一稍显年轻的将领却抢先道:“何不放火烧了那绮兰山!便可将他国中人等都逼出来!”

那男子话到嘴边,那双淡漠清冽的眸子却先朝他射出一道冷芒,“放火烧山?你可考虑过无辜百姓的性命!”他话里带着薄怒,竟叫人不寒而栗。

“末将......末将知错!末将思虑不周,望殿下赎罪!”那年轻将领即刻单膝跪地请罪。

“起来吧。”男子敛了怒意,“去领二十仗军棍。”

“是。”年轻将领缓缓起身,抬头看了眼笛琛,见他神色微怒,便退至一旁再不敢胡乱言语。

“绮兰国的木耶此时带领绮兰国大军在荆漠城下交战,那国中所剩鼠辈不足为惧。明日便由我和笛将军带领十万铁骑、十万精兵在仲野与之正面相交。阿那将军、鹿将军和靳都尉你们各带三万精兵分别从绮兰山三面攻上山,深入绮兰国,掩护千靥进入王城,挟持绮兰教母。待我与笛将军击溃绮兰国守军,占领王城,瓦解绮兰政权。”男子手持银剑,指画于地图之上,金色的铠甲在烛火的映照下熠熠生辉,闪射出金芒。

“绮兰本就兵力薄弱,正面战场以铁骑精兵压制,再派十万精骑分头攻入掩护千靥进宫活捉教母,此计的确可行。”笛琛顿了顿,似又想到什么,“只是,绮兰近年来与魔教勾结,若是用上歪门邪道的法子,我们又该如何?”

“绮兰国近年来愈发猖獗,留有后手也不是全无可能。但他们若是想要求助九幽圣教那便错了,九幽圣教衰落已有多年,教中那操控人的巫蛊之术早已失传,闹不出什么幺蛾子来。”男子收剑入鞘,黑曜石般的眸子中却无半点担心忧虑,犹如千年寒潭般凝了薄薄地一层寒气,却波澜不惊,“况且,别忘了我们手里还有一张王牌——天狼铁骑。”

“天狼铁骑!”倒是荆漠国的那位阿那将军惊地低吼了一声,原来声名远赫的天狼铁骑竟是听命于南朝慎王殿下吗?

南朝苍玄有天狼阁,天狼阁中有天狼军,天狼军麾下最为名震天下的便是天狼铁骑。天狼铁骑只二十四人,行军诡秘,与之对战之人无可见其中将士真容者,是一支所向披靡,屡战屡胜之军。

“此战,望四位将军多加谨慎,得胜而归。”极冷之音却有直指凌云之势。

“请殿下放心,我等定不辱使命!”四道浑厚的声音在帐中响彻,坚定而有力。

“只是切记一点,尽量不要伤及无辜百姓。”

“是,末将谨记!”

“只是殿下,末将看着千靥小姑娘,怕是只有十一二岁的模样,她真能生擒绮兰教母吗?”鹿卫道出心中疑虑。

男子泄出一丝轻笑,在明晃晃地烛火之下,显出了天家气派。

千靥,苍玄国穹玄山庄四大长老之一,南朝甚至是这个世上最为出色的刺客,且如今只有十一岁。

无声无风,烛火纹丝不动,不觉有异,“鹿将军现在相信我的能力了吗?”却在瞬息之间见一身形娇小的女孩子手持匕首抵在鹿卫身后,脸上却挂着甜甜地微笑。

将军一惊,身子竟不敢动弹,后背生生起了一层冷汗,“千靥小姑娘,我相信了,我相信了,你先把匕首放下来!”

“呵呵呵呵……”那犹如银铃般清脆又带着几丝小女儿的甜腻笑声刹时便充斥了整个营帐,“涅哥哥,你看他。”千靥收了手中的匕首,两道弯月般的眸子已是盛满了笑意。

一时间引的大家都笑了起来。

“千靥,时辰已晚,你怎还未歇下?尽在此处胡闹。”虽说着平常不过的话语却让在场之人都不免有些畏意,皆收了声。

“涅哥哥,帐外的将士们在唱歌呢,我睡不着便出来听听。”说着,千靥已经忘了放才将鹿卫吓得心惊胆颤一事,乖顺地踩着小步子跑至男子跟前,她只能贴在男子腰间,仰起头,赤色的狐皮大氅衬着她被雨雪冻红的小脸,她却笑的格外惹人喜爱。

“将士们竟在唱歌,阿那将军、鹿卫咱们也出去听听。”笛琛最先开口说到,于是便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鹿卫示意他一同出去,“殿下,末将们便先告退了。含乐。”他抬眼一瞪,叫上方才那犯了忌的年轻将领,似是要有一番训诫。

“既然如此,便一同出去听听罢。”此刻,男子的脸上才隐约瞧见一丝柔意。

千靥一听,顿时大喜,平日里涅哥哥总是冷着脸,难得会露出一丝笑意。她想着便伸了手去抓住他的衣袖,拉着他朝帐外跑去。

男子被千靥拉着一路出了营帐,便看见帐外燃烧的熊熊篝火,马奶酒的醇香一瞬便浸入了衣襟,在鼻腔里久久不散,反而愈发浓重,让人酒未沾唇下肚已有三分醉意。

“殿下!”见男子从帐中走出,所有的将士皆起身站立,口中呼唤着他们心中的将领、心中敬畏的战神!

“大家继续,不必因我到来而拘束。”男子走至一将士身旁,示意他挪出几分位置来,千靥便也靠在他身边坐着,待他坐下后,众将士才敢重回原位。“听说大家在唱歌,唱的是什么?”他一边说着,一边伸了修长有力的手去拿了身旁将士手中的马奶酒,一饮,入口醇滑绵长,奶香四溢,火光照耀着他俊朗深刻的面庞,生出了耀眼的光华。

“回殿下,咱们在唱‘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兴于王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他清冷的音调和着酒水的芬芳吟唱出这铿锵有力的词句,火星点点被风缀在这夜空里,这曲就要在所有将士心里点燃熊熊火焰,逐烧这千里长空星月,万里黄沙漠漠。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兴于王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将士们纷纷开口,有力地合唱。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兴于王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醇酒入口,一腔热情,报国杀敌,绝无二心!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兴于王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琼月在天,一方前路,慷慨激昂,迎难而上!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狼烟烽火,星星之势,聚而强大,足以燎原!

最后,千靥也忍不住跟着他们一同唱了起来,这一腔炽热点燃了所有人内心的保家卫国之志,让人不禁被鼓舞,被激励。

明亮的火光直冲天际,映照着男子被酒气醺红的双颊,但他神色却依旧清明,双眸如水,流光闪烁,无半丝浑浊。千靥侧过头去看他,这男子十四岁初上战场,便平定了南疆患乱,威名远扬;十六岁打退北朝三十六国,所向披靡;十八岁拥兵百万,战无不胜;如今更是使人闻风丧胆,谈之色变。

此刻他仿若从烈火中焚身而生的天神,威扬而神圣,虽然她不过十一岁,但直觉告诉她,这天下,属于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