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天国女状元

更新时间:2019-10-14 07:54:59

天国女状元 连载中

天国女状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浙居皖生 分类:言情 主角:张开花姑娘 人气:

《天国女状元》为浙居皖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在出轨的政权——太平天国统治时期,东王为了把锦绣才情和柔婉之姿的傅善祥留在身边,骗得天王把状元的头衔戴在了一个漂亮女孩的头上,从而填补了历史空白。 从此一个天国之花,天王的妹妹;一个千古唯一的女状元,东王的梦中情人。两个女人从此你争我夺,群莺乱飞,闹得不可开交。 韦昌辉血洗东王府,东王杨秀清的亲眷、部下、亲信,大大小小一万余人惨死于刀剑之下。 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状元从此不知所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大亮,一个驼子女人锁起眉心,怔怔地看着我出神——她放下手里的馒头,呆呆地坐着。她神情忧郁,眼角的鱼尾纹清楚可见。

“吃吧!”她指着我面前的两个馒头和一碗稀饭,外加两个馒头和一碗稀饭,外加一点咸菜。空气中除了霉烂的气味还弥漫着血腥和腐尸的臭气,熏得我几次想要呕吐。

“放我出去!”我冲着驼背的女人喊道。

“你省点力气吧!”那驼子站起身,丢下这么一句不冷不热的话便去了隔壁的大牢。

“你们为什么要关我?”我不甘心地冲着她的背影问。

“你不知道为什么要关你吗?你背着东王偷吸了鸦片,你的喙中了邪,心中了邪。《天王诗》里说:‘喙邪变妖喙该割,不割妖喙凡不脱。割去妖喙得升天,永居高天无饥渴。心邪变妖心该刳,不刳妖心发大麻。刳去妖心得升天,心净有福见爷妈……”

这驼子女人像我中学背《木兰诗》样的背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听得我越发地糊涂,恨不得她早点走走开。

“东王没割掉你的嘴,没定你死罪,只是免了你的官职,给你带上枷锁,押你到街上游街示众,最后才把你打入了天牢。是念你过去在他身边工作得好。你就好好地在里面待着,等哪天东王回心转意了,说不定就把你给放了。”最后她说。

“那东王什么时候过来?”

“鬼晓得!”她站起来,回过头,用袖子擦了擦嘴巴。

我从她这句话中听出她应该是四川人,便和她套起近乎,冲着她说:“小大姐,你能不能让我见见东王?”

“哪个是你的小大姐哟!你想见东王,刚才他来的时候,你咋个睡过去了?现在想见东王,没得说,没得说。”

我听不懂她后面的话,突然感觉无比地困倦,哈欠不止。便想着去草窝里眯一会,头脑里一片蚊蚁萦绕的振翅声“嗡嗡嗡!”“嗡嗡嗡!”由小变大,那驼背的女人后面讲的话我不再听得清楚,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的血管中向外挤压一般,几乎要撑裂我的身体。

太阳开始在牢房的天窗里不停地晃动扭曲。我感觉自己的皮肤开始发冷,它们在不由自主的抽动,不知哪来的青蛙跳起来用它的长舌捕捉我身体里面的虫子,仿佛有无数的尖爪在抠抓我皮肤上凸起的鸡皮疙瘩。痒痛顺着毛孔逐渐钻进到我的骨头。

看来我真的是吸毒了?

这念头一闪,便惊得我一身冷汗,为什么这个天国女状元做的事情要让我来承担?我见过电视里那些戒毒者的痛苦表现。许多人因为承受不了毒瘾的折磨而选择自杀。

我的手开始不由自主地搔挠着,够不着的地方就晃动身体想借着皮肉的甩动去摩擦骨头企图止痒。

我脑子里开始浮现出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心里很清楚,一切才刚刚开始,我将会更加痛苦。我绝望地看一眼驼子女人,我拼了老命地叫喊她,可是没人理我。

我弯腰凸背地朝自己躺过的草窝挪去,不停地呕吐,但又呕不出东西。身体里犹如万蚁啮骨、万针刺心、万嘴吮血、万虫断筋、万刃裂肤一般,难以忍受,痛不欲生。

此刻,我多么希望他们所说的东王出现在我的面前,他是东王,太平军里的最高领袖之一,他一定有办法弄到那些毒品。

为了摆脱这种痛苦,我不顾一切地摇着铁窗,我大声地呐喊着:“我不是傅善祥,不是你们天国里的女状元,快放我出去,为什么她做的孽要降临到我的头上?我要见东王……求求你们,让我去见东王。”

我拽着自己的头发,撕扯自己的衣服,不停地用头去撞铁栏,我把自己弄得鲜血淋漓,我不知怎么把脚上的脚链绕到自己的脖子上。恍惚中我想用这样的方法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用脚拽着铁链,脖子被一点点地勒紧,我渐渐感觉呼吸有点困难了,突然就觉得裤裆一热,便直接将小便尿在了裤裆里。

我开始拼命地骂人,不停地骂,骂天骂地,尤其是我的父亲,要不是他离奇失踪,我也不会穿越那宫古海峡,舰艇也就不会出事,我也就不会穿越成什么天国女状元。我用最恶毒最难听的话来骂他们。

我虚弱得根本杀不了自己,就这样我慢慢地睡去,仅有的一点点睡去,全都是噩梦。全身每一个地方都痛……剧痛……从头顶到脚尖,从皮肤到骨头,每一个细胞都痛,痛得我根本无法想事情……极其地难受。

我唯一能过脑子的事情就是想怎么才能解脱。于是我想要说服驼子帮我弄点药来。我想尽各种办法来说服她,极力夸大我的痛苦,说我快要死了,极力地哀求。

我的痛苦总算是有了回报,这天驼子给了我一点鸦片,我躺在那一堆稻草里,腾云驾雾之后,脑袋也渐渐地清醒。

“你还是去洗洗吧!”驼子女人叹了口气,“去求求东王,他或许会放你出去。”

我半抬着眼睛,纹丝不动,体验着一种伴随着疯狂幻觉的欣快感。我不知道自己已变成了什么样子,这个东王又是怎样的人,他对傅善祥到底又是怎样的感情。

要想从牢房里出去,想获得嘴巴里吸的这点东西,我只有去求这个东王。俗话说: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那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呢?

我于是吐了一口烟,懒懒地问驼子女人:“那东王过去对我是怎样的好?”

“你们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你忘了?我可是都晓得。他现在很后悔了,他把你关进这里,也是没得法子哟!”

“什么?”我心里一惊,“不是说我偷吸了鸦片么?”

驼子女人朝牢房的门口看了看,跪下一条腿,她不嫌我身上的气味,压低着嗓门在我耳边说:“那只是东王的一个借口,真想要你命的可是天王和天王的妹妹。东王不这样做,只怕东王的位置不保,你的命也早丢了。”

“我命丟了无所谓,你看我这样地活着有意思吗?”我叹了口气,鸦片的折磨让我心灰意冷,只想着早点穿越回去,而我除了用寻死的办法来穿越,我找不到任何办法。

“呸呸呸!你是天国状元,文曲星下凡,你千万不能死。好死不如赖活着。”驼子女人一改那天对我的冷漠,“你别再和东王生气了,我能看出来,东王是真心喜欢你。他舍不得你死!你两次睡过去的时候,东王都来看过你……”

她的话让我生出一线的希望,我伸了个懒腰,脑子嗡嗡的。

驼子女人搀扶起我,慢慢地走在大牢的走廊里,我看见许多被铁环铐着双手,身体贴着铁架子的女人,她们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一看就知道是被大刑折磨过的女人。

看得我的心一阵阵地发冷,这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哪里像《天朝田亩制度》里说的“有田同耕,有饭同吃,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的理想社会?

哎——这穷人造反,结果大都只是用自己的白骨造成新的宫殿,去供新的皇上来压在自己身上作威作福。什么时候有了不惦着当皇上的好领头人,带着千千万万穷哥儿们去造皇上和那些人上人的反,这个世道,也许会变变样子吧!我心里暗想。

我戴着脚镣在水里泡着,驼子女人温柔地为我挽起头发,送我发簪。我很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对我如此地好,我很担心她对我的好是受了某人的指使。

突然外面传来琐碎的脚步声,一个声音很不耐烦地嚷道:“我是东王,没那么多讲究,给我滚开,不然我就杀了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