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世长乐

更新时间:2019-12-09 11:46:20

一世长乐 连载中

一世长乐

来源:落初 作者:赫喜 分类:言情 主角:楚唯徐嬤嬤 人气:

经典小说《一世长乐》由赫喜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唯徐嬤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一生,她胆战心惊的独自抚养他们的儿子,临了却是他的一句‘杀无赦’,他君临天下,她血溅七步......  这一世,她重生归来,却还是不可救药的爱上他,命运的转轮又将何去何从?  彼此深爱的两人,若是隔了国仇家恨会如何?若是隔了生离死别,又当怎样呢?  厚颜无耻的求订阅、推荐、收藏、评论~  亲爱的们~本文预计50-60万字,一个月内就要结文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楚唯很快推断出他的身份,当朝九卿之一的太府寺卿钟万年,未来婕妤钟亭儿的父亲,楚黎的外祖父。

接下去诸臣再无二话,一片赞叹。

轮到新科状元陈远出列,楚唯不由得仔细打量此时的陈远,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袭绿色官袍,中等身材,略显单薄,面白无须,一双凤目,精华内敛。

听得内侍唱喏,楚唯知道他现在的官职,御书房秉笔文官,专职为皇上拟旨。虽然是个七品官,却是十足真金的天子近臣。可见已得皇上的青睐。前世的陈远官至御史大夫,位列三公,虽然始终与万氏呈制衡之势,却也不曾针锋相对。楚晨献国后,黎钰召见楚国众臣,独不见御史大夫,遣人寻之不得,复曰杳然遁世。

一番敬祝后,陈远正了正身,复道:“皇上,微臣有言请奏。”

陈远素来深知他的意思,应该不会多言呀,楚昭有些纳闷,一边道:“哦?杳然但说无妨。”

陈远,字杳然。

“微臣斗胆为公主请一封号。”

“说来听听”,楚昭来了兴致,辅国是品阶、汇阳是封地、长乐是闺名,自己的宝贝女儿还真缺了个封号。

“大学为文,宝剑尚武,加上公主以孝字为先,微臣请以‘孝赟’二字为公主封号。既可表公主至孝之情,又全了文武之意。”

“好,好,好!”

楚昭连说了三个好字,赞道:“果然是朕的状元郎,就由你来拟旨,即日昭告天下,辅国汇阳公主加‘孝赟’为号。”

一旁的楚唯暗叫‘佩服’至于,却多了另一番心思,似陈远这般机变之才,若能得其助力,必然大有裨益。

周岁晚宴后,徐近雅竟出人意料的邀请众命妇七日后再次入宫庆祝乞巧节。又说乞巧节本是姑娘们求取姻缘的节日,是以不拘有没有封号品级,但凡是待字闺中尚无婚约的都可带来宫里玩耍。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说是玩耍,但大家都是明白的,看来是要为皇上遴选嫔妃了。

是夜,楚唯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得全是前日听到的母后与徐嬤嬤的对话。

“灵云,我想就着乞巧节,看看各家的姑娘。”

“小姐已经决定了吗?”

“恩,我时日无多,自然要为他们父女好生打算,皇上贵为一国之君,充盈**是迟早的事,既然如此,这人选不如由我来挑,总要找些心地纯良或是易于拿捏的,免得日后长乐为难。”

“公主有皇上宠爱,娘娘自可放心才是。”

“你也不要净捡这些话来宽慰我,皇上越是宠爱长乐,长乐的日子怕是越艰难,我自然相信皇上待我们母女的情意,只是**深深,人心叵测,实在防不胜防。到底是要早做准备的。”

徐嬤嬤见主子想得通透,也不再多言。

徐近雅默了一会儿,看向一旁正在和一个九连环苦苦斗争的楚唯。从枕下摸出一本薄薄的册子。

徐嬤嬤一见那册子,竟陡然变色,“小姐,这是?”

“呵呵,当年我被父亲点破气海,不禁武功尽失,而且气息不济。卧床那一段日子,母亲日日哭泣,后来我如愿嫁入楚家,临行前母亲偷偷抄了这本牡丹芳华引给我,指教我依此凝神养气,以求早日康健。”

徐近雅说着翻开书册,看着母亲的字迹泪盈于眶,“若不是当年楚氏蒙难,皇上受伤,我或许早就可以如常人一般了,唉,都是天意。”

徐嬤嬤连忙别过脸去,不敢看那书册内容,一边温言宽慰徐近雅。

牡丹芳华引,以洛阳牡丹为名,是世居洛阳的灵剑山庄徐氏独门内功,与洛水剑法相互呼应,内外兼修者可达宗师之境。

“灵云,这些年来,让你受苦了。”

徐嬤嬤闻言大惊,慌忙拜倒在地颤声道:“小姐何出此言,当年若不是老夫人援手,奴婢早已碎尸万段,如此大恩就是结草衔环,也难报得万一,小姐这话可是要折杀奴婢了。”

“母亲对你的恩是恩,难道你对我的情就不是情了?”

徐近雅伸手拉起徐嬤嬤,徐嬤嬤不敢让徐近雅费力,连忙自行起身,复又坐在床边的脚蹬上。

“我想将这心法传于长乐”,徐近雅幽幽道,不理会徐嬤嬤的惊讶,续道:“我知道不合规矩,这牡丹芳华引不可外传,可是失了生母的庇护,长乐今后必定多有坎坷,虽然有你照拂,但你毕竟不是主子,也难事事周全。况且你也知道,我那哥哥是嗣子,长乐才是灵剑山庄真正的嫡系血脉。我今日教她学习此法,只望长乐日后能多些依持罢了,她一个女孩儿,想来也不至四处生事,坏了灵剑山庄的名声。”

言罢,看向一旁的徐嬤嬤,眼含期待。

徐嬤嬤不敢正视徐近雅,她自小受灵剑山庄的规矩约束,自然知道此事关系重大,可是想到徐近雅所言亦是句句属实,又想到当初老夫人指明自己为陪嫁的大丫鬟时曾说:“雅儿失了武功,今后就拜托你多为尽心了”,又说:“从此以后,你就是楚家的人,和灵剑山庄再无瓜葛。但凡行事,只需听从雅儿一人的意思,便是有朝一日,那楚昭与灵剑山庄刀兵相见,你也不用再顾忌旧主。”

思虑至此,徐嬤嬤把心一横,老夫人说的对,自己只管听小姐的吩咐就是,起身恭敬的跪在徐近雅榻前道:“奴婢和灵剑山庄早无瓜葛,如今只凭小姐的吩咐。只是听闻牡丹芳华引的修习方法极为艰难,常要凝神静坐几个时辰,怕是成年人也难做到,更何况公主?”

徐近雅感激的拉住徐嬤嬤,叹道:“我当年修习此法,就因为时常妄念叠出而进展缓慢,岂能不知其中艰难,只是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长乐此时吃些苦,总好过将来受他人的欺侮。”

隔了窗棂,八角宫灯在风中摇曳,光影飘忽,楚唯想到苍白的母亲倚靠在床榻上如同托孤般的一番话,又想到自己孱弱的轩儿,禁不住泪流满面。

周岁后的第二日起,楚唯就开始学习牡丹芳华引,打坐练功之余,将整套口诀背得滚瓜烂熟。这些徐近雅自然不知道,只是一边厢感叹女儿果然是天纵奇才,若是男子,于武学上必有大成,就是宗师之境也不无可能。

自从得了轩辕石,楚唯就坚持一一检验徐近雅的一应饮食,包括汤药也不例外,只是多日来一无所得。刘云芝说过,轩辕石遇毒变色,通体转黑,直至将毒素全部清除,又会恢复原色。握着通体莹红的石头,楚唯说不出是喜是忧,难道下毒之说真的只是谣言?难道母亲真是阳寿将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