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颜氏生香

更新时间:2022-09-24 10:14:30

颜氏生香 连载中

颜氏生香

来源:落初 作者:李七洛 分类:言情 主角:颜氏柳枝 人气:

新书《颜氏生香》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李七洛,主角颜氏柳枝,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太平有颜氏,颜氏有女兮,可通鬼神。  天下五国,太平,西玄,东疆,南临,中荒。 颜氏的长女,上知天象,下通鬼神,她却一直想要逃离自己的宿命,一个是至尊的帝王,一个则是西玄的徐玄,那么她该如何选择? 一直迎向的死亡,一直逃离的地方,当命运的齿轮重新启动的时候。  她又将如何选择。所有的一切,只是开始,没有结束。颜氏的血脉又将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颜香看着镜子中绝美的自己,苍白的凝肤上,一双仿佛看透未来的大眼睛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镜子,她伸手抚上了镜子中人儿眉间中的那一点红色的朱砂。

“小姐。“颜香的背后传来了一阵低沉得不带任何感情的男声。他叫做黄泉,是她取的,她还记得那年十五岁,第一次入主皇宫神庙的颜香在回家的途中,大雨磅礴,仿佛在冲刷着什么。远远的地方还传来新皇即位的鞭炮声,这里,整个王朝都在庆祝着。而他就在她的面前,颜香知道面前的这个人要是自己不管不顾,他是不会活多久的,因为他的眼睛里面并没有多少生机。颜香皱着眉毛,他看不见他,他的过去还有他的未来,但是颜香还是伸出了手,不管身边的仆人如何的惊讶,只是皱着美丽的眉毛默默承受着那个男人倒向自己的身躯,最后连同自己一起狼狈的倒在了积水的街道,过了许久她才默默的说:“我要带他回去。“自此之后,黄泉一直呆在她的身边,未曾离开,他不说她也不问。

就这样,挺好的。

“嗯。“黄泉和颜香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对话,简单,甚至没有多少字。

颜花在黄泉面前站了起来,紧身的白色亵衣紧紧贴合着颜香的身躯。黄泉取下刚熏好的红色外袍,那里用金线绣着日月和青鸟,黄泉目不斜视的帮颜香穿好了长袍,而颜香一点都没有任何的不适,因为他们这样已经三年了。

“帝上的轿子刚到门口。“颜家的侍女站在门外对着已经打扮妥当正闭目养神的颜香说道。

“我们出去。“颜香缓缓的站起,踏着微小的步子端庄的向门外走去,当走到颜氏的大门口时,帝上的轿子正好停在门口。颜香在坐上轿子前看着一直随在身边五步左右的黄泉鲜艳而红润的嘴唇缓缓地开启:“颜花。“

“小小姐已经睡去了。“黄泉没有抬头,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那就好。“颜香机点了点头,叹了口气,白嫩的手在撩起了轿帘,坐了进去。帘子隔绝了夜晚中颜氏大门口灯笼的光线,颜香的脸庞也随着帘子的放下,慢慢地隐藏在了黑暗中。

颜氏一直都在黑暗中,为无上的帝王占卜着未来,在黑暗中,尽自己的力量辅佐着太平王朝的帝王,这样的日子,颜氏已经过了三代,而在颜香的第四代,颜氏已经在太平王朝中占据重要地位,三十多年了,已经很久了吧。思及此处,颜香叹了口气。

“帝上。“颜香走进了颜氏占卜用的宫殿,侍从被秉退在了门外,黄泉也自觉的站在了最靠近门的地方。颜香不急不缓的走了进去,她低着头,脸上的面纱早已被摘下。

帝上一手撑着脑袋,目光注视着颜香,许久,许久,才开口:“平身吧。“

颜香直起身子,帝上仍旧看着自己,她不慌不忙的直视着帝上的眼睛,又低了下来,她早已习惯不论做什么事情帝上总用着一种奇异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颜香,你可知道这个宫殿是做什么的?“颜香继续承受着帝上炙热的目光,不慌不忙的说:“自然。这个宫殿是太平王朝的祖先为了祭奠颜氏祖先所建的宫殿,为的就是让颜氏后代在此为帝王占卜国运。“

“是吗?亏你还记得清楚,那为什么寡人不请,你便不来呢。难不成颜氏占卜都改为在府邸了吗?“帝上哼了一声说道。

“是的,帝上,占卜国运耗费精力,且需斋戒十日,用清水沐浴更衣,过程繁琐,所以自然改为府邸,占卜后再将国之运势呈递给帝上。“颜香冷静甚至熟练的说道。

“寡人倒觉得宫殿也不会麻烦。更何况,自从父王诞辰和继位时寡人何曾让你占卜过国运。“坐在位置上的帝王提高了声调,语气加重着说。颜香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说,瞬间宫殿里的温度骤降,若是有人同在殿中,只怕会恐慌帝上的怒气。

“颜香,你道这个问题寡人问了多少次?“

“每三十天一次,至今颜香也入住神宫三年了。“颜香默默的说。

“那为什么每次到这个问题你就不接下去了?“

“颜香不知如何说。“

“哼。罢了。来说正事吧。“帝上慢慢的走到了颜香的面前。“你还记得在去年的生辰上,你对成老将军单独说的那些话吗?人家好心找你敬酒,要你占卜下成家的运势,你倒好,说了官事缠身,让他脸色黑了许久。“

“自然。“颜香歪着头思索了下便说:“他的运势并不好,容易出事。但是祸不及死。“

“官事缠身,这点你倒是说中了,在昨日,司吏抚的尉犁办了个贪污案,竟然系到了成老将军的女婿身上,最近可真有他忧心的呢。“帝上慢悠悠的在她身旁踱步着,邪气的笑着说:“你说寡人要如何定罪呢?“

“帝上决定便好。“颜香刚说完,下巴一紧,缓缓的被抬起,对上了那双嗜血的眼睛。耳边传来了帝上的声音:“若是寡人杀了他们的全家,是不是你说的便不准了?颜香啊,寡人真是很怀念在大殿上问你底下人是要活剐还是凌迟时候你的眼神呢,颜香,你说说,我现在在想什么?说中了也许我就不杀他们了。“

颜香清澈空灵的眼睛不逃也不离,就这样定定的看着他,那样的认真,就像很久以前,她看着天上的雪一般,专注,专注得似乎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他愣住了,也呆住了,这样的情形他想过很多次,现在却实现了,心里疯狂跳动的心脏似乎在提醒着他。

他突然收手,转身,嘶哑的说:“颜香,颜氏家族跟随帝王有多少年了?“

“加上今年,整整115年了。“

“是吗?够久了不是吗?“

“是的,帝上。“

“你会恨我吗?“

“如果,这个是帝上所想的。“

“颜香,你就留着继续占卜天象吧。“

“是,帝上。“

他匆匆的走了,感觉是带着狼狈的,每次多看她一眼,他就迫不及待要实行他的计划,而现在,此刻,他不想忍了。

殿门开启,他看见了门口一直站着的那个男人,他记得这个男人是颜香的贴身侍卫。

“瞧你一脸娃娃像的样子,要不是颜香说,寡人倒真的觉得你是颜香的弟弟。“

那个男人微微垂着头,并没有回答。他睥睨着,转身离开,到那个时候,就算是你信任的人,也会离开你的颜香,能保护你的只有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