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巫谣

更新时间:2020-02-13 20:33:13

巫谣 已完结

巫谣

来源:落初 作者:云剪水 分类:言情 主角:沈遥华静静 人气:

主角叫沈遥华静静的小说是《巫谣》,它的作者是云剪水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沈遥华打小便是‘妖孽’,灵身灵眼灵池一应具备,不过除了能见鬼,易招鬼招邪招恶人之外别无他用。某沈人生多艰,步步是坑,处处招债,被人‘偷’了运数,‘借’了寿命,活的凄凄惨惨。有美男至苦海而来,挥手间倾倒众生,弹指间斩妖除魔,屡屡搭救于沈遥华于‘苦海’之中。苦尽甘来,沈遥华终可回归净土,一步登天。然而她却不再是她,他也不是他了。(女主很蠢,很蠢,很蠢!外加很倒霉!总挨虐!想看女强的,万人迷的,请绕路,憋说话,憋留言,慢走,不谢)(熊孩子前期忙着与各路牛鬼蛇神打交道,进度有些缓慢,作者掌控不够,想看感情戏的可以直接跳到倾华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神婆与游魂都在养伤,沈遥华便一个人上路,在似梦似幻与老神婆相对之时,她身体上的伤竟是好了许多。

沈遥华心下开心,赶路便也欢快,如此又走了两日,离开了兀州地界,境况慢慢好了起来,愈往前走愈见繁华,也未再见过什么恶人与恶鬼。

这一日傍晚她跟着几辆华丽的马车一同进入了锦城,又跟着走到了主街上,接着便被酒楼饭倌中飘散而出的饭菜香气扯住了腿,说什么也挪不动步了。

要知道她可是十几日没有吃过一顿正经饭了,刚开始还有两块饼子,后来不是吃草便是吃果,直吃的脸都发了绿。

她正站在街上发呆流口水,一个中年男子突然凑了过来,笑嘻嘻问道:“小姑娘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啊,可是与家人走散了?”

沈遥华转过头瞧了瞧中年男子,见他穿得华贵,笑的可亲,虽不知哪里觉得奇怪,却还是很有礼貌的答道:“我只是路过,大叔有事?”

“无事无事。”

大叔笑的愈发和蔼了,眯起眼将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瞧着她眼角余光一直盯着街边的吃食,便十分贴心的问道:“小姑娘可是饿了,大叔的酒楼就在附近,不如大叔请你吃碗面吧。”

啊?

沈遥华又露出呆相,不敢置信的望着和蔼大叔,更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有人要请她吃面呐!

沈遥华拼命忍住点头的欲望,颇有些羞涩的呐呐道:“那个……大叔……我没钱。”

中年男子一见有戏,立刻便道:“一碗面罢了,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小姑娘莫要多想,大叔请你吃,不收钱。”

“真的?”

沈遥华眼睛一亮,看见中年男子点头,立马喜笑颜开的扯住了人家的衣袖,催促道:“多谢大叔,那咱们快走吧。”

她乐颠颠跟着中年男子走了。

“她就这么跟人走了?那人可是‘十里春风’的管事啊!”

停香楼二楼临窗的包厢中,有两位正在喝酒的男子恰恰将她与中年男子的对话收入耳中,见她如此轻易便跟陌生人走了,其中一位穿着蓝衫面貌敦厚的青年男子不由愕然。

他的脸膛被阳光晒成了麦色,五官端正,穿得是普通质料的衣衫,看起来十八九岁的模样。

在他对面的少年也是一身质料普通的玄衣,看起来小他三四岁,相貌冷峻而普通,但一双幽沉的眸子,却有着炸破黑夜的锋锐之气。

玄衣少年饮尽杯中酒,看着对面坐卧不宁的青年淡淡道:“你该不是又想多管闲事吧?那男子应是本地的地头蛇吧,你可得罪得起?”

蓝衫青年摇了摇头,老老实实道:“我不过是个守城的,得罪不起,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看他们糟蹋人。”

话说完,他便一撩袍摆匆匆跑出酒楼,顺着街道追了下去。

玄衣少年摇头微微一叹,在桌上扔下两片金叶子,顺窗飘出却未落地,像只燕子一般轻盈的掠上屋顶,一阵清烟般追了过去。

此时的街上已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人注意到有人正在屋顶之上飞掠。

沈遥华这时已经随着中年男子进入了一座十分宽敞的院子。

院前有座十分华美阔大的三层楼阁,院有两进,每进都有着亭台湖泊,花木成林,优美的景致之中散落着数间精致小巧的木屋。

园中亭中,桥上,花木之间,处处有着少女娇俏的身影,或歌或舞,或琴或萧……

沈遥华看上去,只觉得这些少女跟仙女般逍遥自在。

她等着吃面,中年男子却非要她先去沐浴更衣,沈遥华不干,她都要饿死了洗什么澡换什么衣,给面吃不?不给走人!

小气巴拉,言而无信!

她甩脸子就走,没看到中年男子突然抽搐的脸颊和突然阴冷的眼神。

她没走几步便被扯了回来,中年男子沉着脸让人给她煮了碗面,条件是吃完面便去沐浴更衣。

沈遥华问:“要钱不?”

“不要!”

中年男子甩袖而去。

沈遥华撇了撇嘴,在一棵树下搭的秋千上坐了下来,边晃悠边等着吃面。

她不知这时有不相干却想救她的人正因为进不来而苦恼着,也不知道游魂与老神婆一个为她担忧不已,一个已快被她气死。

老神婆与游魂还在灵池之中静坐,一男一女两只恶鬼已经消失了。

游魂急道:“婆婆为何不准我提醒于她,那男子一看便知不是好人,这地方也非善地,再待下去,怕是遥华会吃大亏。”

“蠢到这种地步,让她去死!”

老神婆气的全身颤抖,双眼发红,看样子不光不想救她,反倒想亲手捏死她一般。

游魂便也不敢多说了,只是十分忧虑的聆听着外界的动静。

他方才已悄悄溜出去过两次,一次是沈遥华答应跟人走时,一次是进入园中,他是想提醒沈遥华的,可是每一次都被老神婆扯了回来,还将他缚了无法动弹。

唉~~

游魂只能长叹,希望沈遥华机灵些,快快逃了才是。

沈遥华呢,不但不逃,还悠悠然荡起了秋千,听着曲看着舞等着吃面,好不快活。

很快便有一个粗壮的妇人端了一大碗素面过来,看到沈遥华脏兮兮的模样后,嫌弃的将碗向她怀中一塞,转身站到不远处,虎视眈眈的盯住了她。

沈遥华却是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捧起碗风卷残云,片刻便将一大碗面连汤都喝了个干净,之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笑嘻嘻道:“婶子,我还要一碗。”

妇人翻个白眼上前抢过碗筷,没好气的说道:“没了,快去沐浴换衣。”

“可是我没吃饱呀。”

沈遥华摸着肚子嚷嚷,结果被人一把揪起后领,半拎半拖丢进了浴房。

“哎哎哎,别撕我衣裳,我自己脱,我自己洗,你们干什么啊,救命啊……”

沈遥华被两个守在屋中的粗壮妇人强行剥光了衣衫扔进了浴桶中,她越挣扎妇人手下便越用力,扯得她头皮生疼,捏的她手臂欲断,于是她便很快老实下来,任搓任刷的被人蹭下两层皮去也没再吭上一声。

这时她便是再不经世事也觉得不对了。

两个妇人给她换上一身鹅黄并淡粉的衫裙,由头到脚打理妥帖将她推出门时,她便趁二人不备将裙子往腰间一系撒腿狂奔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