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女以娇为贵

更新时间:2020-02-13 20:33:19

女以娇为贵 已完结

女以娇为贵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秦子桑 分类:言情 主角:卫紫府 人气:

《女以娇为贵》作者:秦子桑,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卫紫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大婚之日,血色漫华堂。 卫紫璎怎么也没有想到,父亲视如己出的养女,会背叛整个将军府;而她的未婚夫婿,亲自带人灭她满门! 再睁开眼,昔日芳华正好将军府嫡出千金,已经变成了侯门新贵的不受宠嫡女。 祖母粗鄙,生父不慈,母亲性烈如火却太过耿直,抵不过白莲花般柔弱女子的盈盈一泪。 奇葩极品轮番上阵,阴谋诡计接踵而来。 看似简单的侯门府邸,竟也水深重重。 她凛然冷笑,既然老天让她重新来过,她便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只是不知何时起,这一世的母亲,兄长,竟将她捧在手心娇宠; 更有一人,携无边风华,拥万里江山,只为换她展颜一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八章

无论如何,楚萱华能够对初次相识的人说出这番话,足见她心地良善。

凌妙感念她这番心意,却无法对她说出自己的身份,只好轻声道:“多谢楚姐姐。”

只是,她又岂是因此便会逃避的人?

这张脸,与她原先如此相似,不知道那萧乾和霍芙看到,会是怎样的反应?

将目光放到空远的天际,透过弥漫的雪雾,凌妙嘴角弯起一抹笑意。

三个女孩儿并肩而立,却都不知道,在她们身后的暖香坞绣楼上,一个雪色身影正负手望着她们的背影,若有所思。

在楚国公府消磨了一日,顾氏带着凌妙等人回到了武定侯府,别人还好,唯有宋蓉蓉,一下了马车,眼睛里便开始涌起了水雾,只弯着腰,倚在前来接人的丫鬟身上,连脚都抬不起来了,一路被人半扶半架着进了萱草堂。

“这是怎么了?”韩丽娘惊呼一声,从老韩氏身边快步走到宋蓉蓉身边儿,一把抱住了。

宋蓉蓉咬了咬嘴唇,两道纤长的眉毛微微蹙起,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儿般滚滚落下,委委屈屈叫道:“娘!”

“蓉蓉不过与表嫂出去了半日,竟是这般狼狈而归。表嫂,可还有什么话说么?”韩丽娘只含着眼泪,向顾氏悲愤质问。

顾氏冷笑:“你该问问你的宝贝女儿做了什么。”

宋蓉蓉在暖香坞里的所作所为,她都已经知道。对这个看似聪明实则愚蠢的少女,顾氏现在是连一点儿好脸色都不会给。

“沾了侯府的光去国公府里长见识,却反过来就陷害侯府的女孩儿,可真是好教养!”

“你闭嘴!”老韩氏冲顾氏吼道,“蓉蓉素来知礼,怎么会如你说的那般不堪?”

她颧骨微高,苍老的面容上透出几分蛮横,略微浑浊的眼睛里更是射出骇人的寒芒,“叫我说,你是对蓉蓉心怀偏见,故意陷害罢了!”

坐在下首的三太太见顾氏被发作,只用帕子掩了嘴,遮去了忍不住上扬的嘴角,柔声劝道:“大嫂,你也是的,蓉蓉毕竟还小,从前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到了国公府后,一时慌乱言语不当也是有的。何必特特说一说呢。”

她一边讽刺着顾氏,一边儿又暗暗嘲讽了宋蓉蓉的出身寒微孤陋寡闻,顾氏心头火气,韩丽娘也对她怒目而视。

然最气愤的却是凌嫣。

“娘,你说什么呢?”凌嫣将身上的斗篷一下子扯了下来,看着摇摇欲坠泪流满面的宋蓉蓉冷笑,“今儿这事情,跟大伯母又有什么关系了?您可是不知道,这宋家表姐看着柔弱,其实心肠可是比谁都黑,手段比谁都狠呢!”

“你,你胡说!”宋蓉蓉似乎是受不了这样的指责,只软软倒在韩丽娘怀里,眼睛一番,竟是要晕过去。

“你给我站好了,说清楚了再晕!”凌嫣冲过去一把将宋蓉蓉从韩丽娘手里拉了出来,对着她那张柔媚生姿楚楚可怜的脸便是一巴掌。

这一下子打的又急又重,宋蓉蓉哪里想到凌嫣居然这样大的胆子,居然敢当着老夫人的面打自己呢?

捂着半边火辣辣的脸,眼泪都忘了流。

半晌,回过神来,才哇的一声扑到老韩氏身前,只将头伏在了老韩氏的腿上,泣道:“姑祖母,求您为我做主!”

“三丫头!”三太太亦是没有想到女儿突然发难,一下子站了起来。

老韩氏也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凌嫣颤巍巍良久说不出话来。

与凌妙不同,凌嫣是她真心疼爱过的孙女。只是宋蓉蓉来了以后,才退了一射之地。但终究,也是不忍如对凌妙那般苛责。

“你,你这孩子,这是疯魔了不成!”老韩氏痛心疾首,她原本想着,宋蓉蓉与凌嫣年纪相仿,二人该当相亲相爱互相扶助,有志一同地孤立凌妙才对。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这样呢?

凌嫣掠了掠鬓边的碎发,明艳的脸蛋上惬意无比。怪不得凌妙对着宋蓉蓉动手绝不手软呢,原来打个贱人,是这么痛快的事儿!

“祖母,我可没疯魔。这位好表姐,在国公府里上赶着给咱们府里上眼药呢。”

将宋蓉蓉如何故意激怒她,又如何刻意倒地不起诬陷她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

三太太顿时大怒,骂道:“黑了心的下流种子!真真是个不知好歹的!”

宋蓉蓉被哪里受得住这样粗俗的话语?只捂着脸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就要往外跑。

偏生凌嫣还不肯放过她,当着一屋子的丫鬟婆子大声笑道:“表姐可要看清楚了路,别见到了个男人,就不要脸地往人家怀里钻。不然,再挨一记窝心脚,咱们家可没有最好的太医为你诊治!”

“三丫头,这满嘴里说的是什么话!”

外头凌颂大步走进来,沉着脸,喝止了凌嫣。见宋蓉蓉小脸哭得惨白,薄薄的嘴唇颤抖着,单薄的身子也有不胜之意,只觉得说不出的心疼。拍了拍宋蓉蓉肩头,换了一副慈爱面孔,温言道:“蓉蓉莫要哭了。你受了委屈,回来表舅替你做主。”

说着,便瞪了一眼凌嫣和三太太。

毕竟三房如今全靠着大房过日子,三太太立刻便熄了声。凌嫣还愤愤不平,被三太太用力扯了一下,才不情不愿地对着凌颂行礼。

凌颂哼了一身,走到顾氏和凌妙身边,眯了眯眼睛。想斥责两句,忽然就见凌妙抬起了脸,眼中透出明晃晃的嘲讽和冰冷。

平心而论,对这个女儿,凌颂是真有点儿怵头了。

一言不合,就要叫姐妹去死的性子,真不知道是随了哪一个!

老韩氏见了儿子,只流着眼泪道:“都怨我,若不是我非要让她们带着蓉蓉,何至于此!”

顾氏与凌妙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讥屑。

“祖母与其在这里后悔,不如想一想,明日怎样与荣王府和翊郡王府赔罪去。”

凌妙清冷如冰的声音响起,让刚要去做出母慈子孝姿态的凌颂霍然回头,“你说什么?”

“三妹妹不是说了?”凌妙坐下来,示意丫鬟给自己端了茶,慢条斯理喝了一口,浅浅笑道,“宋家表姐志向远大,看准了新晋的翊郡王就往人家身上去倒。郡王不妨,将她挥了出去,本也是个误会,谁料表姐污蔑三妹妹不成,故伎重演,倒在地上不肯起来。若非对方是郡王之尊,只怕也就要为她这娇滴滴的人儿负责了呢。”

凌妙话里半真半假,宋蓉蓉两次倒地,第一次的确是为了在众人面前给凌嫣上眼药,第二次却是真的被萧离所伤,一时起不来。

但就这样,也成功地让凌颂大惊失色了。

翊郡王,宋蓉蓉居然冲撞了翊郡王?

这位才受封不久的王爷,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听闻,这位荣王府出身的郡王容色冠绝天下。与天人一般的容貌齐名的,便是他那张毒舌与暴戾的脾气。

若说凌妙会因一言不合要人性命的话,那翊郡王简直是要灭人家九族的!

想到宋蓉蓉出门一趟,居然得罪了这样的人物,凌颂几乎要大吼了。

只是看到宋蓉蓉因惊恐而显得慌乱的样子,竟是那般可怜无助,他有多少愤怒也消散了。

“表哥,你是知道蓉蓉的,绝不是故意的呀!”韩丽娘拉住凌颂的袖子哭道,“这,这可怎么办呀。得罪了王爷,我们蓉蓉……”

“没事的。王爷心胸宽广,必不会同个女孩子一般计较。”凌颂没甚把握地安慰。

转头对顾氏吩咐:“明日,你预备一份儿厚礼让人送去翊郡王府,就说咱们家的姑娘多有得罪,还请王爷步摇见怪的话。”

想了一想,补充道:“王爷行伍数年,想来十分喜欢那些个古刀古剑的东西。我记得你嫁妆里有把很少见的双剑,不如送去给王爷吧。”

顾氏听着他为别人的女儿尽心尽力安排,这副嘴脸叫她几欲作呕。只起身冷冷道:“老爷这心思,倒不如用在当差上。”

说毕,领着凌妙飘然离去,连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凌颂。

“娘。”

走在游廊里,凌妙沉默了许久开口。

顾氏偏头看她。

“我,想去一趟白鹤寺。”

凌妙与岑媛楚萱华说话,多少打听了些卫家的事情。听说,皇帝仁慈,因念卫老夫人乃是宗室,特许人收了卫天和老夫人的尸骨下葬了,只灵位摆在了白鹤寺里。至于卫子枫,谁也说不清楚他到底是被抓了没有。

听到了祖母和父亲的消息,凌妙恨不能一时就直接去寺里。

“好好儿的,去寺里做什么?”顾氏停下脚步,蹙眉看凌妙,“你不是素来最讨厌这些僧道之事么?”

自从落水醒来,女儿便像换了个人似的。顾氏心中,总有隐隐的不安。

凌妙也站住了,垂眸看着自己的大红色麂皮靴,竭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翻涌的情绪,轻声道:“都说白鹤寺里的佛祖菩萨是最灵验的,女儿想去为母亲哥哥祈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