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冷酷军王的娇妻

更新时间:2020-02-13 20:46:32

冷酷军王的娇妻 已完结

冷酷军王的娇妻

来源:落初 作者:花易逝 分类:言情 主角:云天云爷 人气:

完结小说《冷酷军王的娇妻》是花易逝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天云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要问宋恩冰这辈子最恨的人是谁?答案肯定是——冷熠天!“流氓、色痞、禽兽、贱人……”而腹黑狼冷熠天,在听到之后便暗暗发誓一定要做整套给骂他那人看。从此一个黑道军王用流氓色痞禽兽的手段把一个良家姑娘骗娶进家门的故事,便由此展开!--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见男人的声音,宋恩冰这才回过神来,她不仅是想杀了他,而是已采取行动,甚至冲进了浴室。更夸张的是,她大笑的样子,极像闯进浴室的登徒浪子要去侵犯一个良家妇女。

“啊……”她在心里发出尖叫,双颊一片火热,不过她让自己淡定,这种时候一定要淡定。而后她仅是冷冷地瞟了他一眼,呵斥道,“闭上你的嘴。”

她往外走时,又说了句:“我就进来找件衣服。”

说完后,她又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谁家会把衣服放在浴室的。

宋恩冰脸上的热度还没退却,浴室里的男人就跑了出来。

当她的眼神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又恨不得立即解决了这个贱男人。她警告过他多少次了,冼完澡后一定要穿衣服,不准光溜溜地出现在她面前。可他倒好,脸皮比那城墙还厚。

从她俩第二次见面开始,他就以这种形象出现在她面前。

他说他不介意让她看光,可是她介意看到脏东西啊。

他不要脸,但是她还要脸啊。

“很不凑巧,我的衣服没放在浴室。”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他丢下这么一句话。

宋恩冰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让她难堪。在人前,他是谦谦君子,而在她的面前,他就是十足十的流氓痞子。

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克星,至从见到他那一刻起,她就没有过上一天的舒心日子。

“去把我的睡袍拿来。”

“哼,我不知道在哪里拿……”她又不是他请的女佣,难道还要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穿了。”

这句话果然奏效,话音刚落,一件袍子就丢在了他的身上。

他看着她眼角都在抽搐,可想心里是憋着多大的一把火啊。倘若这把火不发出来,恐怕得烧成内伤。

“谢谢老婆大人。”他咧开嘴,笑的时候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你去准备晚饭吧,今天我们在家里吃。”

“要吃自己做,我不会做饭。”她这双手杀过不少人,就是没有拿过菜刀。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大大的别墅不住,几十个佣人侍候的日子不过,偏要和她一起来挤这些平常夫妻住的小公寓。公寓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了佣人,他就拿她当女佣使唤。

看在他是云天当家人的份上,确切的原因是看在她打不过他的份上,结婚前两天,她忍气吞声,端茶递水侍候了他两天。好不容易将这个瘟神送走,过了几天清闲日子,一回来还想让她去做饭。

她想了七个夜晚,就是没有想明白,她是什么时候招惹到了他,为什么要用“结婚”这种变态的方法来折磨她。

“就是知道你不会,才让你学的嘛。”丢下这么一句话后,他就率先往楼下走去。

宋恩冰看着他的背影十指紧握成拳,牙齿咬得咕咕响,忍了许久后从嘴里暴出两个字来:“我靠!”

冷熠天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小冰儿,你在说什么?”

“我这就去做饭。”虽然是极不情愿,可又不得不做,这就是宋恩冰的悲哀。

明明讨厌这个男人讨厌得要死,明明不想跟他多呆一秒钟,可该死的,她就是逃不出他的魔掌。

“真乖。”他在楼梯口等着她走近,然后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冰箱里有准备好的食材,准备三菜一汤就够了。”

宋恩冰挥开他乱动的手,心里愤恨地想着,她能把生米煮成熟饭就不错了,还三菜一汤。

住进这里虽有十天的时间,这是宋恩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走进厨房。厨房比她想象的要大许多,里面东西摆放很整齐,应该是各种厨具都准备齐全了。

她打开双开门的大冰箱,里面确实塞满了各种食材,但是她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在云天的十年里,前七年是天天接受训练,吃睡拉撒都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解决,根本没见过厨房是什么样子。最后三年执行任务的期间,只要完成任务就有人送来好吃好喝的,而她也没去在意过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

就如他离开的这七天,她的时间也很规律,白天睡觉,晚上看电影吃零食,七天时间,她大门也没出一步。

这十年来,她已经习惯杀手的生涯,突然停下来,就像生命也走到了尽头一般,她甚至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以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活着离开云天……

“又在想什么呢?”

男人柔情的声音又在她背后响起,宋恩冰眉头微微蹙了蹙,一把抓起冰箱里一颗包菜,转身时特意避开了他。她的话不多,除去工作上的事几乎不怎么和人打交道,因此多年来她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和人相处。

她将菜放在菜板上,拿起菜刀,动手就准备切……

“小冰儿,你难道不知道第一步不是切菜,而是要洗菜吗?”他当然知道她不会,如此明白地说出来就是想激激她。他喜欢看她生气的模样,喜欢她对他咬牙切齿。唯有如此,他才会觉得她是真正地活着,是一个有血有灵魂的人儿。

宋恩冰一刀重重地砍在菜板上,菜板啪的一声从中间裂开一条缝来:“你再多嘴,我不介意砍下你的头来炖汤喝。”

冷熠天一点不害怕她的威胁,又往她身上靠去,说得挺正经的:“即便你要砍下我的脑袋,我还是得告诉你,切菜之前先要洗菜。”

忍!她告诉自己再忍几天,只需要再忍耐几天就好。再过几天,她就有办法跟他离婚,逃脱他的掌控。

她深吸了口气,强行压住心中的怒火,然后将包菜飞丢进洗菜池里,放水胡乱冲了两下就准备捞起来。

“老婆……”

刚喊出这两个字,他就听得她十指握得喳喳响的声音。老婆两个字是她的禁忌,是她最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她指着他吼了起来:“要么滚出去,要么你来做。”

“我来就我来。”冷熠天勾唇一笑,拿过她手中的白菜,“你在一旁学着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