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妃晨曜燕

更新时间:2020-03-25 18:12:39

妃晨曜燕 连载中

妃晨曜燕

来源:落初 作者:齐雅臣 分类:言情 主角:齐雅晨李鸽鸽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妃晨曜燕》是齐雅臣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齐雅晨李鸽鸽,书中主要讲述了:既是偶然又像是命中注定,平凡普通的齐雅晨被神秘老头赋予拯救世界的使命,与闺蜜三人穿越到平行时空的落后时代,开始了她们异世界的拯救时空之旅。  燕阳曜,同样不属于这个时空的战神,与齐雅晨两个人,在错的时空却遇到对的人,从此两人不论哪一时空,亦或是千年后,上穷碧落下黄泉不离不弃。  结局一对一,女主由一个冷心冷情的人,慢慢变得感情丰富。  她看着他的眼认真地说,“我就是一座冰山,捂不热的。”  他听后笑了。“正好,冰山撞冰山,不攻自破。”说完紧紧抱住了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战神燕王拥有很多特权,那都是他用命拼来的,其中一个特权就是不需要跪任何人。

顺利进宫来到国主宇文暄的书房门口,他有王妃这件事丞相已经知道了,相信现在国主也已经知道了,与其等他主动而且还不一定怎么安排,倒不如自己先堵住他的所有路。

经过太监的禀报,燕阳曜进入书房里,站在国主面前开门见山的说,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请国主替微臣赐婚!”

原本宇文暄还想说些什么的,没想到燕阳曜直接一句话将他所有安排都堵住了,毕竟他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而且又是主动请旨,自己也不好多做些什么了。

“呵呵呵,你这性格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直率啊,都没听说你有喜欢的人,现在就要请旨赐婚,对方是什么样的家世啊,跟你配不配啊。”宇文暄顾左右而言他跟燕阳曜寒暄着。

“不管对方与微臣配不配,微臣今生就只认定她一人,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他是微臣这辈子唯一的妻。”想着齐雅晨那灵动的眼睛,就像此时她正站在自己面前一样,只要一想到她,燕阳曜冰冷的眼神中就多了一丝温度。

既然对方都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宇文暄也不好继续装傻了,无奈只能准了,没关系这条路行不通,他就找其他路,无论如何他是一定要将燕阳曜监视在自己眼皮底下的。

殊不知他看重的国主地位,在别人眼中分文不值,而对燕阳曜来说最重要的确是家人,这也是他毕生的心愿。

拿着圣旨回到王府,此时燕阳曜的心情非常好,这下他的王妃没跑了,对了今天到现在他都还没见到他的王妃呢,也不到她现在在干什么。想着他就调转了个方向,向齐雅晨她们的院落走去。

看着越走越偏僻的小路,燕阳曜很是无奈,他家王妃貌似很喜欢静静地一个人,当初让她选院子的时候,他以为她会找一个好点的,没想到居然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虽说同样是他的王府地盘,但这里就相当于郊外了。

这么想着人已站在院子门口了,院子里静悄悄的,燕阳曜静静地走进去,没有敲门直接进入齐雅晨的房间,没有弄出一点声音。

而齐雅晨此时正在入定,对于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燕阳曜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看着修炼中的人儿,只是见上一面他心里有一种满满的感觉,只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这种感觉不算太坏。没坐太久,燕阳曜又静悄悄地离开了,只是桌子上用过的茶杯显示曾经有人到过。

另一边史丞相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憋了一肚子气的回到了丞相府。即使受了伤,应该卧床休息的史珂琅,从史丞相出去就一直等在大厅,期待着能再次见到那几个美人。

可等来的确实脸色不愉的史丞相。“爹,怎么回事,没找到人吗?”看了看史丞相身后没有自己想见的人,史珂琅不相信的问道。

“哼,人你就别想了,现在人已经是燕王妃了!”受了一肚子气的史丞相,对于儿子的质问口气不好的说道。

“那我这伤就白受了吗,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人家都欺负带您头上了啊爹,你不会就这么算了吧?”即使得不到美人了,史珂琅心里仍旧难以介怀。

“算了!?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即使之前的事情算了,今天老夫受的气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哼我们走着瞧!”恨恨地说完,震袖离开了,独留史珂琅还一个人坐在大厅里。

……

齐雅晨率先从修炼的状态中退出来,释放精神力感受到那两人仍在修炼,她也就没去打扰径直向外走去,正好遇见从外面进来的凝烟。

“王妃娘娘。”齐雅晨说过没人的时候不需要跪她,凝烟做了个揖说道。

“啊,正好凝烟啊,你有什么事没,没事的话就跟我一起出去趟吧。”如果不是凝烟主动出现在齐雅晨面前,她都忘了这一号人物了。

“奴婢除了伺候娘娘没有其他事情。”因为她是王妃的人,如果不是王妃吩咐事情做,其实她一天都没什么事情做的,是最享福的一个下人了。

“嗯,那就走吧,对了你是念力师吗?”边走边问道,虽然她已经将凝烟收为己用了,但齐雅晨对她还不是完全的信任,她还没傻到在这个动荡的时代里,随便相信一个人。

“回王妃娘娘,女婢就是一个普通人。”凝烟跟在齐雅晨后面,低着头恭敬的回答道。

“奴婢家原本是在荒芜之地那边的一个小村庄,后来被占领,父母为了保护我双双去世,好不容易来到这里身上的银子也都没有了,才有了之前街上的一幕。”没等齐雅晨再问,凝烟将自己的来历娓娓道来。

“嗯,没事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怎样去安慰一个人齐雅晨不太会,她只是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的凝烟有些怔愣,看着走在前面那纤细的身影,泪水模糊得眼眶。再一想心里的事情,她有点犹豫了,就在她这么想时脑海中突然传来一股刺痛,让她瞬间回神,不敢再胡思乱想。

除了那天出来逛了一下,最后还是以受伤为结果外,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所以这个时代对于齐雅晨来讲还是很陌生的,这里的消费水平怎么样,这里的金钱是怎么计算的等等一些列问题,齐雅晨一概不知,而她又不太喜欢向别人询问。

之前实在主街上,这次齐雅晨出来是有想法的,她是想看一下有没有商机,虽说她现在衣食住行都是用的王府的,但是毕竟她与燕阳曜之间只是契约夫妻,她不是一个喜欢吃白食的人,所以她想看一下自己赚钱,但又不知道做什么好,于是就有了现在她带着凝烟在街上闲逛起来。

看着吃饭时间进出酒楼的人们,齐雅晨心想或许她可以用她之前学的专业开家酒楼,走着走着来到一条很静的街上,再一看两边的的店家,原来是一条花街,难怪大中午的还这么静,或许她也可以搞一个青楼玩玩,就在齐雅晨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感到一股杀气,只一瞬间就消失了。

但是她相信自己刚刚没有感觉错,释放精神力感受一下周围,竟然藏着四五个黑衣人,而且她竟然感受不出他们的念力等级。感觉情况不妙,齐雅晨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身体变得紧绷,精神力高度集中。

察觉到齐雅晨的异样,凝烟很是不解,“王妃,你怎么了?”

“我们被埋伏了,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我,一会儿我们分开跑,你回去叫人来听到没有!”贴近凝烟,齐雅晨低声吩咐道。

“那怎么行,万一您出什么事怎么办,让奴婢来引开他们。”说完人就朝着一方向跑去,慌不择路的她没有注意到自己跑的方向是郊外。

“诶,这丫头,你要跑也往人多的地方跑啊,人少的地方自己死了都没人收尸啊。”无奈的叹了口气,向凝烟跑走的方向追去,她总不能扔下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吧,她齐雅晨还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呢。

齐雅晨她们在前面跑,杀手们就在后面追,就像猫逗老鼠一样,没有马上追上她们,而看看这她俩在恐惧中狂奔开心大笑。

虽然不能准确的知道危险会在哪里出现,但是齐雅晨就是有一种感觉,顺着感觉本能得侧身,一柄长剑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直~插~她的心脏而去,幸亏她的躲过去了,没有刺中要害,不过长剑将她的身体整个贯穿。

“唔,凝烟!”一声痛呼,齐雅晨捂着胸口跪在地上,喊着跑在前面的凝烟,由于凝烟只是普通人体力不行,所里两人相距不是很远。

“啊!王妃娘娘,您受伤了,怎么办,怎么办!”听到王妃的声音回头看的凝烟,她以为应该跟她往相反方向跑去的王妃竟然出现在自己身后,而且还受伤了,她吓得抓紧扑上去哽咽的说着,手足无措。

“没关系,你扶一下我,我们继续看看能不能遇到什么人。”释放精神力查探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幸亏没有伤及要害,齐雅晨用念力控制着长剑,慢慢从她身体里拔~出,然后在凝烟的帮助下站起身子。

这一击没有将她杀死,相信还会有后续动作,用精神力查看了一下,他们并没有要上来直接杀死自己的意思。既然这样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两人相互搀扶着前进。

可是上天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前面没路了,难怪那些人不急着上前。

因为即使他们不过来,自己两个人也无路可逃了。

两人瘫坐在崖边上,凝烟哭成了个泪人,抽抽搭搭的说着,“对不起王妃,都是奴婢拖累了你,如果不是因为……”

还不等凝烟表达完愧疚之情,齐雅晨就打断了她,虽然她也是女人,而且哭是女人特有的权力,可是她最受不了别人哭了。

“停,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话音刚落,传来一阵嚣张的笑声。

“哈哈哈哈,跑啊,在继续跑啊,看你们今天还能往那跑小贱人!”嚣张又欠揍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史珂琅那二世祖的声音。知道对方是谁,而且可以听出浓浓的敌意,齐雅晨皱紧了眉头。

“凝烟,你怕不怕死!”眼睛一直盯着前方,看着将她俩团团围住的人,齐雅晨一直紧绷神经,以防有人偷袭,虽说两人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奴婢都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奴婢不怕!”眼里还噙着泪水,摇着头凝烟坚定说道。

“那好,一会我说跳你就跟我一起跳,知道吗,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入他们手中!”齐雅晨小声说着自己的打算,另一边用精神力试探这崖底有多深,却没能得到结果这个结果让她更是焦虑,她还没有完成任务,她还要带姐妹们回家,她不能死在这里!

越想越觉得不甘心,周身的精神力躁动起来,刚刚进阶的初期念力,瞬间飙升至中期,心中的不甘心,心想就是死也要拉上一个,一柄长剑凝集在史珂琅面前,向他狠狠刺去。

虽然以她现在的能力还不能对那些中期念力师造成什么影响,但是她可以挑最弱的下手,敢伤我就要有被我还回去的准备!

“别让老娘活下来,否则百倍还之!跳!”大喊一声,两人齐齐向崖底跳去。

看着已经跳崖的两人,史丞相雇来的人没有再上前,而是看着被齐雅晨刺了一剑的史公子。由于齐雅晨的念力是一瞬间不甘的念力化形,不是她本身的能力,所以并没有让他一剑丧命,但也受了不轻的伤。

可怜的史珂琅,之前的伤还没养好,就急着来报仇,没想到再次受伤,伤上加伤彻底昏死过去。

这里发生的一切,燕王府还没有一个知道的,直到晚上吃饭时间,从修炼中退出来的李鸽鸽和薛晓两人,没有见到齐雅晨,于是找到燕阳曜询问这才知道,她从出门到现在一直没回来。

“管家!叫门卫过来,立刻马上!”燕阳曜房间里,气压很低,燕阳曜坐在正座上,阴沉的脸色都快滴得出墨水了,向着门外大声喊道。

李鸽鸽跟薛晓两人也急的坐不住,不停的走来走去,以雅晨的性格不可能晚回来不打声招呼的,这几天来他们也是一直一起吃饭的,可今天到已经过了饭点了还没见到人影,实在坐不住的两人这才来找燕王,本以为她在这里废寝忘食了,没想到燕王居然除了上午看过她就一直没见过她了,希望她不要有什么事才好。

“奴才叩”门卫刚进门口准备下跪请安,就被燕阳曜打断了。

“行了行了,我问你们王妃什么时候出的门!”现在对于除他王妃之外的所有事都很不耐烦,现在他只想知道他的王妃去哪了。

“王妃是不到正午时出的门。”察觉到气氛不对劲,门卫意识到可能有事情发生了,快速回答燕王的问题。

“那王妃有带侍卫下人什么的吗!”强迫自己静下心来,现在他不能乱,考虑到可能他的王妃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才到现在还没回来的。

“王妃只带了前几天刚带回来婢女。”至于名字他就不知道。

“现在马上派人到街上去找王妃,有任何事情立马回来禀报!”还好她有带一个人在身边,燕阳曜庆幸的想着,殊不知就是因为多带的这人才让此时的两人陷入了绝境。

“风!你立刻召集无极阁的人马,去查,所有蛛丝马迹一点都不能错过!”他刚说完,空气传来轻微的波动,却没见到人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