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1988,时光俏

更新时间:2020-03-25 18:29:23

重生1988,时光俏 连载中

重生1988,时光俏

来源:落初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分类:言情 主角:司马轩 人气:

经典小说《重生1988,时光俏》由苹果再砸牛顿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司马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著名设计师——钱浅被堂妹从二十楼推下时,大厦的大屏幕上正在播报着新闻……钱浅再度醒来,她哥哥还蹲在大枫树下数蚂蚁,她的事业,她的人生等等一切都还没有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钱致强吹着口哨,“蹬蹬”地上楼了,钱浅站在楼梯旁,伸腿勾了他一下,钱致强趔趄一下,也不生气,拖着湿漉漉的裤管,蹬蹬地上去,落下一地的水。

钱浅生气了:我去!等会儿,妈妈又要拖地!

“苏凝,你不该给他钱!”钱致远理理苏凝有些凌乱的发丝,低声道。

这个不该是,不该自己掏钱,不该补贴这个无底洞……

钱致远对自己的老婆是充满歉意的。

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跟随着他来小山村吃尽苦头。

苏凝拍拍自己老公的肩膀,扬起笑容:“我去做饭,早上打了一斤五花肉,咱们做红烧肉吃!”

现在的肉才一块多一斤。

但是,即使这样,也属于吃不起的“奢侈品”。

钱致远很快地掩藏起眼角的难过:“好!我家老婆会烧菜煮饭了?我打下手!”钱致远笑眯眯地摞起衣袖。

钱浅“蹬蹬”地从楼梯上下来,举起双手:“我,我烧火!”

钱致远摸摸小女儿的头,一脸宠溺:“好,女儿跟爸爸一起烧火,给你妈妈打下手!”

“嗯嗯!”钱浅也学着她爸爸理起衣袖。

她忘了自个是穿裙子,短袖,没有袖子可摞。

逗的钱致远哈哈大笑,苏凝捏着女儿的鼻子,叫着,小淘气。

这个时候,钱致强下来了。

拿着一副蛤蟆墨镜,刷着油油的头发,穿着夸张的喇叭裤,已经换了一身装。

八零年代的“标配”时尚都在她叔叔的身上了。

当然,所有的时尚“标配”都是讹他哥的钱买的!

钱致强的颜值还是很高的。

挺直的鼻梁,上扬的凤目,弧度很好的下巴。

颜值硬生生地撑起狗血的流行,带出一道风景。

当然,钱浅对人模狗样儿是不屑一顾的,苏凝也是!在她眼中,最帅的也只有她老公!

最可爱的只有她女儿!

钱致强下楼的时候,瞧着钱浅一脸不屑的样子还是有些诧异的。

他觉得,他哥,他嫂子……原本这个侄女对他最亲近了!

这会儿怎么不理他了?!

本着是小可爱,他都要摸摸的原则,他还是上前拍拍钱浅的脑袋。

只是瞧……他哥要打人的模样,他嫂子鄙夷的目光,小可爱也是如寒霜,他迅速跳开,戴上蛤蟆镜,撑起雨伞,冲入雨帘,冲到院里,还回头叫道:“大哥,我等会儿回来吃红烧肉!”

“滚!”

“嘿嘿,我是去找小华!”

钱致强喜滋滋地揣着两张大团圆,回头说着,转身便消失在茫茫的雨水中。

哪儿是去找他儿子啊?这是要去勾引村头的张寡妇吧?

不,现在钱致强除了要找村上姑娘外,还要再找老太太再要钱!

钱浅记得,小时候,她这个叔叔是整天戴着蛤蟆镜到处勾引良家或不良家的妇女。

后来,去城里,他就不再花钱找女人了,而是让女人找他,养着他,当着一个“正正经经”的小白脸。

钱致强走后,整个屋子瞬间是安静了,只有门外的雨声哗哗。

“我去煮饭!”钱致远说着,便去淘米了。

苏凝牵着女儿的手,娇嗔地道:“不是说了,让我来烧吗?”

“你和女儿坐着!”钱致远把苏凝按在凳子上,把钱浅抱到苏凝怀里,又回头洗菜。

“妈妈去烧火,钱浅坐着,等妈妈和爸爸给你做好吃的!”苏凝笑着低头对钱浅说着,便把怀里的女儿放到椅子上。

一个厨灶,两个坑,木制的锅盖刷的很新。

后面一个大水缸,右边一个木架子,放着脸盆和饭菜。

挨着木架子的是一个大架篓,放着碗筷和中午的剩菜剩饭。

此时的年代,只有吃不饱,没有过顿就倒掉的饭菜。

父亲在厨灶前忙碌,母亲在灶膛里生火,窗外雨纷纷,所有的风雨全都阻挡在外面。

有爸爸,有妈妈,这就是完整的家!

钱浅摇着小短腿。

她就是要回到这个小时候,一切都还幸福,所有的不幸都还没有开始。

哦,还有哥哥。

钱浅趁着她爸爸和妈妈忙碌的时候,偷偷地往门外移。

“妈妈,我看兔子了!”钱浅溜下凳子,蹬蹬地往另外一间跑。

楼下两间房,一间厨房兼饭桌;另一间,后半间关兔子,前半间鸡鸭笼。

苏凝应一声,道:“别被小鸡和小鸭啄了!”

她虽然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和司马华、司马初露这些粗野的孩子一起玩,但是,她是允许自己的女儿多多观察小动物的。

而且,她女儿通常很乖。

只是,此时,通常很乖的女儿已经拿着小雨伞从另一间屋里,飞快地冲出去了。

钱浅到达村口的时候,欧阳轩还站在枫树下。

此时,他觉得不只是饿,还有点冷。

恰好这个时候,钱浅拿着雨伞过来了。

“哥哥!”钱浅向他扬起小胳膊。

欧阳轩一愣:“下那么大的雨,你出来干嘛?”欧阳轩瞧着被大雨打的一身湿透的钱浅,道。

此时的哥哥还是很热心的!钱浅想。

不过,后来,哥哥除了对她好外,再也不会对别人好了!

对所有人和事,冷漠又冷酷!

生活的残忍让他对所有的爱和情都湮灭。

“我来接哥哥,请哥哥去我家吃饭!我妈妈,哦,不,是我爸爸烧了好多好吃的菜,等会儿,哥哥准是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钱浅认真地道。

钱浅这话一落,欧阳轩就觉得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起来。

好吧!有吃的,他有心拒绝,但是……他的肚子不争气了。

“好!既然你请我!我就去你家瞧瞧!”欧阳轩把手中的衣裳和破鞋子穿上。

“嗯!”钱浅把雨伞放到欧阳轩的头上。

“我比你高,我来撑!”欧阳轩说着,拿过钱浅的雨伞,隐住了两个小身影。

雨声嘀嗒,嘀嗒地打在伞上面,滚到伞檐,犹如珍珠般落了下来。

母亲和父亲走了后,都是哥哥为她的人生撑起一片天。

他高举着他自己,为她挡风遮雨,直到最后,滚落到地,遍地鳞伤,死无葬身……

再活一世,她再也不要哥哥用这血肉之躯为她受那么多苦,受那么多的伤。

钱浅到家的时候,厨房飘香。

他爸爸和妈妈忙碌着厨房,还不知道她出去,而,老太太和司马家人也还没有回来。

真好!

钱浅捏捏湿哒哒的发梢,扬起甜甜的笑容:“爸爸,妈妈,我把欧阳哥哥带回来了!”钱浅欢乐地叫着。

苏凝回头,瞧着自家的女儿发上和裙摆都湿哒哒的,放下烧火的火钳,赶紧走出来。

钱致远也放下手中的锅铲。

“什么时候出去的?怎么打湿了?”苏凝捏着女儿的小手,怪嗔道。

“我去请哥哥吃饭!”钱浅拉拉欧阳轩,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