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嫡女重生:将军,耍个刀

更新时间:2020-08-01 01:05:56

嫡女重生:将军,耍个刀 连载中

嫡女重生:将军,耍个刀

来源:落初 作者:有心相约 分类:言情 主角:冯昭白菊 人气:

《嫡女重生:将军,耍个刀》是有心相约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嫡女重生:将军,耍个刀》精彩章节节选:冯昭重生了。她想的第一件事是替父母,自己报仇。第二件事是远离皇家。做第一件事的时候,她遇到了萧深,然后她发现,萧深帮她做了第二件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琼琚是怕一会儿到了永宁塔寺,冯昭触景伤情,再伤了神。

冯昭被她一提醒,心里却真的开始难过起来。

她闭着眸,靠着车厢一角,不说话。

琼琚从她手里拿过了没喝多少的茶杯,放置一旁,小心的捧了采颦递来的大氅,围在冯昭身前。

车厢里重又静寂下来,直到马车停在永宁塔寺。

永宁塔寺因离洛城近,香火自来鼎盛,武国公府虽是提前打点,可也不能清寺,诟人话柄,因此,冯昭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周遭依旧有往来香客走动,只是她的周围被羽林卫围护起来,让人一看便知是贵人出行,不想惹事的,就该小心绕行。

冯思远护在冯昭一侧,萧深被他叫着走在前面。

看见他们俩人配合的这般默契,冯昭心里竟生出一种念头,这一世,她不再受太皇太后摆布,那冯家是不是也不会和姨母对立?

萧家呢?

姨母还会想把萧家扶成一柄对付冯家的剑吗?

冯昭一边想着,一边迈上了寺门前的台阶。

行至寺门,早有主事提前等候,冯思远上前与主事说了几句话,冯昭便见主事转身,引他们一行进殿。

磕头,上香,冯昭每一样都做得认真、虔诚,心里更是默默的对过世的父亲许诺,“上一世,女儿混沌无知,不知父母血海深仇,无法得报,让父母双亲九泉之下,不能瞑目,这一世,女儿既是重新活过,必要将害我父母双亲之人血债血尝。”

咚咚咚……

冯昭实实在在的将头磕在冰冷的地面上,那声响,听得守在门外的萧深忍不住心口颤了几颤,目光也跟着侧了侧,看向大殿正中跪在蒲团上的康宁郡主。

说实话,他是没想到这身娇肉贵的郡主悼念亡父竟是这样的用心。

待冯昭从蒲团上起身,琼琚已经添了香油钱,更是与主事说过了多点几盏长明灯的事儿。

冯昭便听见主事笑着应道:“前两日已经由小僧亲自添了烛火,请姑娘回了郡主放心就是。”

冯昭上前亲自与主事道了谢,主事忙又回了礼,才算全了这次上香之行。

冯思远见事情了了,便安排起了回程事宜。

只是,萧深这会儿却不经意的提了一句,“世子,下官见郡主刚才起身时,好像趔趄了一下。”

“是吗?”

冯思远暗恼自己粗心,没照顾过女孩子,想得不够细致,听了萧深的话,忙又转身回到殿里,问冯昭,“阿昭,你跪的时间不短,这会儿腿可能行走?”

冯昭没料到冯思远会想到这儿,一时,到是实话实说,“有些酸,不妨碍。”

后一句,显然是强撑的。

冯思远心下当即就感激了萧深的细心,嘴上却拿着主意,“眼看着快午晌了,不如,让琼琚几个伺候你去客房歇上一会儿,咱们用了素斋再走。”

冯昭觉得这样她膝盖也能缓一缓,当即就笑了。

冯思远忙又去与主事提及客房。

寺里常年有贵人往来,客房早有备好的,这会儿到不为难,主事亲自引着冯昭一行去了客房。

看着冯昭进了屋子,主事将要告退,萧深忽又说了一句,“麻烦主事打发人送些热水过来。”

冯思远还没明白萧深的用意,主事便笑着离开了。

热水来得到快,采颦出来接的时候,萧深还从怀里掏出一个净白的瓷瓶交给她,“这是去淤化青的,姑娘给郡主用用,想来能缓解膝上的痕迹。”

冯思远:“……”

采颦:“……”

两人均有些意外的看着萧深,到是采颦先笑着接了东西,并道谢,“奴婢替郡主谢谢萧大人。”

话落,转身便回了屋子。

琼琚正推高冯昭的亵裤,看她膝盖的青痕,自责道:“奴婢想的少了,出门前,应该带些去淤膏的。”

冯昭却是不以为意,笑着安慰她,“就是不敷,有两日也就消了。”

“郡主自来皮肤就嫩,哪能消得那么快。”

琼琚还是忧心的盯着冯昭的膝盖。

采颦刚巧走过来,笑着接道:“姐姐不用担忧,刚刚萧大人给了我一瓶去淤化青的药膏,这会儿给郡主用上就是。”

“真的?”

琼琚顿时就高兴了,二话不说,拿了采颦递来的药膏,先用帕子沾了热水在冯昭的膝盖上温过,才细细的打开瓷瓶,将药膏一点点的匀在冯昭的膝盖上。

本来还以为只能先缓解淤青,晚上的时候,不至于太严重,没想到按揉一会儿,冯昭膝盖上的青痕,竟是一点也看不见了。

琼琚顿时眉开眼笑,“郡主,萧大人这东西竟是比太医署奉上的还要好用呢。”

“真的吗?”

采颦、采松顿时围了上来,一个,两个都盯着冯昭的膝盖看个没完。

冯昭只觉得这会儿膝盖松泛了,被几个丫头说的,也多看了一眼上面的青痕,的确如琼琚所言,都消了。

目光撇向被琼琚置于炕上的瓷瓶,忽然说道:“去替我向萧侍卫道声谢。”

“奴婢这就去。”

琼琚痛快的应了声,起身就要走。

不妨,冯昭在她转身时,又补充一句,“问问萧大人这药膏可有方子,若是无方,手上可还有多余,若是有,便麻烦他送我一些。”

琼琚:“……”

郡主这是要干什么?

她心里疑惑着,面上却没表现出来,只是听了吩咐,转身出去了。

冯昭很满意琼琚这样的态度,凡事不追根纠底,她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目光又落回炕上的瓷瓶,她心里有些得意的想着,既然这药这么好,不如要来给大哥和叔叔一些,他们常年练武,还要上阵杀敌,有了这东西,是不是受伤也能好得快些?

萧深实在没想到康宁郡主会打发人跟他要方子。

看着站在面前等着回话的琼琚,一时有些无语。

冯思远这会儿也有些替冯昭脸红,得知萧深的去淤膏药效好,他心里很高兴,也想到了这东西于习武之人有用,可他顶多想从萧深手里买些过来,半点也没动那方子的心思。

且不说萧深手里是否有这方子,就算有,连他都能想到的事,萧深自然不会不知道,这方子既能生财,又能保命,怎会轻易给别人。

刚想开口退而求次,要几瓶药膏意思意思,就听萧深已经向琼琚回话,“请姑娘回郡主,方子在府中,没带在身上,等回去以后,下官再找来送与郡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