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将门之惊华嫡妃

更新时间:2020-08-01 01:06:02

将门之惊华嫡妃 已完结

将门之惊华嫡妃

来源:落初 作者:饭锅锅 分类:言情 主角:慕容傅云 人气:

主角是慕容傅云的小说《将门之惊华嫡妃》此文是饭锅锅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月府将门嫡女,草包花痴、胸大无脑的蓝月帝国第一美人,因为错看心爱之人,婚嫁当日新郎府前、众人目光之下被拒婚而含恨终了。她曾是百年将门君府的绝世嫡女,却因错信自以为的良人而惨遭满门被灭。然而再睁眼,她成了她,眉眼之间冷艳风华,谈吐之间字字珠玑。惊才艳艳、冠满惊华,原来她才是那珍珠!一身红衣,飒爽英姿,智斗周围一切企图之人,毁那企图杀她辱她之人。家门中,她是那谈笑间素手颠覆云雨的月府嫡女,一身红衣死守月府一方净土。战场上,她是摆兵布阵、运筹帷幄的护国将门之女,一身红衣下破敌军十万大军。花丛中,她是那逍遥于世却爱她至极的妖孽男的结发妻,一身红衣伴他周游列国踏遍每寸土地。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本王?你是……南湘国的逍遥王!?”月棉震惊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愧是天下五绝中的一个。

“哈哈,月大将军说的不错。本王本来打算前去月府打扰一段时间,看来月将军还是先处理一下家里的事情吧。”

“月棉不敢当,但还请将小女交给本将,她身受重伤还需要医治。”

大街上的人都窃窃私语,可不,刚才那月大小姐可是浑身是血的撞出来,那墙上的洞望出去少说也有两条街。月大小姐也够可怜的了,不仅被这二夫人杀了母亲,自己还要被杀。

月棉只是认真的看着月妖兰并没有看苏夏,月棉有些着急,虽然知道女儿一定会用内力护住心脉,但是还是会担心的。

苏夏双眼环顾一周,看着那窃窃私语的百姓以及百姓们渐渐转变的眼神,低头看着怀里已经昏睡过去的女人,你的目的达到了一半。

“这月小姐不仅早上被夺夫君还被庶妹的母亲打了一巴掌外加剪刀重伤,最让本王看不过去的是,一个会武功的女人竟然对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出如此重手,心脉差点被震碎。怪不得如此Chun日晴天下起大雪。本王虽然不善医术,但是至少可以保住月小姐一命。如果月将军不介意,本王明日会还月将军一个健康的月小姐,如何?”

苏夏的一番话彻底让周围炸开了锅,逍遥王他们还是有所耳闻的,天下五绝之一的他从来不屑于说假话,那就是真的了?

这听说本来应该是月大小姐嫁给沁王的,后来说是二小姐的花轿早就等在外面了,一看就知道是二小姐抢了自己嫡姐的夫君,害的月大小姐回府的路上就昏迷了。这下二夫人又亲口承认杀了将军的正室夫人,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对月大小姐赶尽杀绝,太残忍了!

不少人都窃窃私语,但是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说,谁让这二夫人是当朝公主了,也就因为是当朝公主所以才敢这么嚣张吧?

月棉抿了抿嘴,“逍遥王,本将暂时请您护小女周全。”

“这是自然。”

月棉带着人回府,看着离开的月棉,苏夏这才抱着浑身是伤的月妖兰走出马车。

看着浑身是伤的月妖兰,不少街上的人都到吸一口气,这还好是被逍遥王碰见了,否则这月大小姐不就要死在二夫人手里了?

金辉楼的厢房里,苏夏看着床上脸色惨白的月妖兰皱了皱眉头,“腾飞,让晴嬷嬷来照顾她。”

“是。”腾飞同情地看了一眼床上的月妖兰便退了出去,传说中的草包废物才是珍珠,只是现在还没有开始发光。

月府,月棉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他身前站着匆忙赶回来的月妖简,身边坐着皇上。

月妖简一言不发,眼里满是不相信,杀死母亲的不是他而是二娘?二娘还要杀了嫡姐?这不是真的。

“爹,开玩笑也要有限度。”

“开玩笑?整个皇都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你姐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如果不是遇见逍遥王,你以为你姐还能活着么!”

月棉一脚揣在月妖简的膝盖窝上,月妖简一愣扑通跪在了地上,月棉扬起的手刚要挥下却被紫拦住了。

“老爷,小姐说过无论少爷做错了什么她来受罚,请您不要动少爷。”

月妖简看着紫,全身乱七八糟,身上甚至还有血口子,嫡姐就这么一个小厮伺候着,如果连他都如此,那嫡姐呢?什么叫做他做错了嫡姐来受罚?

“哼!不孝子!不孝子!气死我了!不学无术的白痴!皇上,这次说什么我都不会饶了你皇妹……”

“老爷,小姐说过,不要动二夫人。”

“这个不能动,那个不能动,这个家是要翻天了么!”

月棉一掌打在紫的胸口,飞出去的紫被门口的皇家侍卫接住,紫捂着胸口勉强的站着看着月棉,小姐有小姐的打算,他不能让老爷的气愤毁了小姐的计划。

“老爷,小姐说过,绝对不能动二夫人,她是当朝公主。”

月棉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着紫那双眼睛,突然想起了月妖兰似乎想要做什么,跌坐在椅子上揉着额头,他再气也得等妖妖回来再说,这里除了紫没人知道妖妖在想什么。

“棉,皇妹的事情你看着办吧,皇室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对于沁的事情,等妖兰回来朕会亲自做补偿,这是朕欠那丫头的。朕先走了。”

月棉皱紧了眉头,只是告诉月妖简继续跪着,自己则是起身送皇帝出去。

前厅里只剩下还跪着的月妖简和一脸惨白靠着门框的紫,紫看着门外一言不发,如果不是小姐的命令,月妖简恐怕早就死在他们这些隐卫手里了,哪里还会活到今天。

“紫,什么叫我做错了事嫡姐受罚?”月妖简低着脑袋问道。

紫在后面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也只是扯了扯唇角,“小姐从小到大每一次被罚都是因为少爷你,没有一次例外。”

月妖简全身一僵,他从不认为他有做错过什么,每次爹只是骂他两句也就算了,反倒是每次嫡姐都会在他身后回来然后被爹罚跪祠堂。他从来不认为这有什么,只道是嫡姐又在外面闯祸了,可是却没想到每次都是嫡姐替他挡下罚跪祠堂的处罚。

紫看了看月妖简并没有再说话,这个时候一个老婆子快速走了过来,只要是习武之人都能看得出来,这老婆子虽然看起来年岁挺大了,但是脚步稳健一看就是常年习武之人。

“紫,小姐呢?怎么样了?”

“水婆婆,小姐不会有事的,晚上应该就能回来了。您老怎么来了?”

紫担忧的看着那老婆子,之前因为感染风寒,小姐便将水婆婆安排在了别院静养,估计是今天动静太大了。

“我能不来么?再不来你这小子要是把小姐弄丢了怎么办?谁伤了你?”水婆婆搭上了紫的手腕,皱紧眉头一身煞气。

“没事,是老爷刚才气急了打了我一下,不碍事的。水婆婆,既然来了就帮小姐整理另一间房间吧,原来那间房被二夫人折腾的不能用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