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海棠花开为君倾

更新时间:2020-08-01 01:14:04

海棠花开为君倾 已完结

海棠花开为君倾

来源:落初 作者:顾翕若 分类:言情 主角:裴季郭太后 人气:

主角是裴季郭太后的小说《海棠花开为君倾》此文是顾翕若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那年,海棠树下,落花如雨,他箫声悠扬,伴她倾城一舞。曲终舞毕,他执起她的手,深情凝望着她,“等我三年,我定许你一世清宁!”可世事难料,他被人谋害失踪,她只能以柔弱之躯,替他守护万里山河,有人骂她窃权乱政、牝鸡司晨,有人说她杀伐狠厉,毫不留情,可谁又知道,她做这一切,只为了心中的那个他……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可人若欺我一寸,必百倍还之!她不喜欢阴谋算计,但不代表她不会,既然敢谋害我的人,那就做好把命留下的准备!当重担卸下,铅华洗尽,那一世繁华,于她而言不过过眼烟云,让他真正放在心头的,不过是那个心爱的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说薛冰这边从安华宫拘走了香荷,便开始了审问。

“香荷,崔全招认,是你收买他在瑶华宫纵火的,你可认?”薛冰问道。

“他这是诬陷!”香荷否认。

薛冰闻言,冲身后的侍卫挥了一个手势,不一会,便有人捧着一个盒子进来。薛冰接过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块青玉。

“崔全说这是你收买他的物证。”薛冰指着盒子里的青玉说道,“这玉质地细腻,我让人查了内府局的记档,乃是前年楚州进贡之物,一共有两块,一块送到了明华宫,另一块应是在安华宫。明华宫的,徐昭容命尚功局雕成了一只玉簪,至于安华宫那块,要不要请柳昭媛与你当面对质?”

香荷看见那块青玉,知道人证物证都在,无从抵赖,闭了闭眼睛,再一睁眼,似是下定了决心,“是我收买崔全谋害皇后娘娘,这块玉也是我从昭媛娘娘那偷的。”

“是谁给你的胆子谋害皇后娘娘的?可有人指使?”见香荷承认了,薛冰继续问道。

“无人指使,是奴婢见昭媛娘娘错失后位,便对皇后娘娘心生恨意,就买通了崔全放火谋害皇后。一切都是奴婢自作主张,不关我家昭媛娘娘的事!”香荷虽然承认了,但却不肯供出幕后主谋。

见香荷独自担下罪责,与心中所料不差,薛冰也没再追问,命人将香荷押了下去,自己则去向南宫玥禀报情况。

薛冰这边,将审问的情况,一一禀报给了南宫玥。香荷独自揽下全部罪责,倒也不出南宫玥所料。对于瑶华宫失火一案,南宫玥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借着瑶华宫大火的由头,严查宫中各府各司,但凡有苛待、谋害皇后之举一律严惩不贷!

而暂住在玉宸宫的凤离沫,在弄清楚了瑶华宫大火的主谋之后,便也不再过问,只让人传了句话给南宫玥,崔全、倚翠以及瑶华宫的一众宫女太监,她要亲自处置。

薛冰领了南宫玥的旨意,不过几天时间,就将宫中各府各司查了个遍,不少人受到了惩处。这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内府局内府令周申和尚食局尚食贺敏,这两个人一个是靠着郭太后,一个则是徐昭容的心腹。

话说这周申,因背靠着郭太后,宫里人人都忌讳着他几分,行事向来是毫无顾忌。

薛冰派人查了内府局,才知道周申私下里克扣了瑶华宫不少份例,再有瑶华宫的人做旁证,周申自然是无从抵赖。只是周申一向跋扈惯了,面对薛冰,却是毫无顾忌。

薛冰将一应证据摆在周申面前,周申见证据确凿,竟搬出了郭太后,“有证据又如何?我是太后的人,内府局一向是奉太后的旨意办事,你们敢把我怎么样?”

“奉太后旨意?周公公的意思是太后让你苛待皇后娘娘了?”薛冰淡淡开口,看着周申的目光,就像看着一个傻子。也不知那位郭太后,是怎么让这么一个蠢人成为她的心腹的。

“我……”周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事涉郭太后,薛冰却是与他不再多说,只道了一句,“周公公今日之言,我自会禀告陛下!”

而当薛冰将周申的话原原本本地报给南宫玥之后,南宫玥只说了一句话,“一个小小的内府令,竟敢污蔑太后,杀了就是!”

薛冰听到南宫玥的旨意,还是犹豫了一下,问了一句,“处置了周申,太后那里……”

南宫玥则说了一句,“周申污蔑太后,朕杀了他,不正是为了维护太后的清誉吗?”言语间,对郭太后没有一丝尊敬之意。

就这样,没了嚣张跋扈的周申,内府局的掌控权也从郭太后的手中到了南宫玥的手里。

而郭太后在知道周申被杀之后,除了骂一句周申是个蠢货之外,也做不了别的,南宫玥一句“维护太后清誉”,堵住了她所有的路,只能眼睁睁看着内府局这么一个油水十足的地方,落到了南宫玥手里。

再说这贺敏,薛冰一查之下,发现尚食局每日供应给瑶华宫的膳食,皆是寒凉之物,鸭血豆腐汤、萝卜蟹肉羹、凉拌藕片……,这一道道御膳里的鸭血、豆腐、萝卜、蟹肉、莲藕……皆是寒性食物。

“贺尚食,皇后娘娘每日的膳食,为何皆是寒凉之物?”薛冰看着被拘来的贺敏问道。

“这我怎么知道?”贺敏抵赖。

“皇后娘娘身染风寒,凤体有恙,宫中上下人尽皆知,是尚食局消息闭塞,还是太医院脉案不尽详实,未能嘱咐到位,竟让贺尚食不知皇后娘娘用不得寒凉之物?”

“这是底下的人行事大胆,竟误了娘娘的饮食,我实在是不知啊!”贺敏只得狡辩。

“贺尚食,尚食局的人,我已经审过了,她们都已经招认了,你就不必抵赖了!”

“她们这是诬陷!”人证物证俱在,可贺敏还是抵死不认。

无奈之下,薛冰只得用刑。大刑加身,贺敏倒是认了罪行,可却始终不肯供出幕后主使之人,只说是自己见皇后不得宠,生了轻慢之心,也是想借机向宫里的其他主子们卖个好。而这主使之人,但凡明白之人,不用想,也能猜出是谁。

至于贺敏抵死不肯供出主谋,倒不是因为她多么有骨气,只不过是她的亲弟弟在徐丞相府中当差。自己谋害皇后,不管是不是主使,她都活不成了。可若是她供出了徐昭容,她的弟弟也必遭毒手,她死咬着自己扛下罪行,徐家必会念及她的忠心,照顾她的弟弟。

就在南宫玥借瑶华宫失火之机,上演了一出借题发挥的戏码之后,香荷在牢中自尽了。

“娘娘,香荷死了!”苁蓉将知道的消息禀告凤离沫。

“事情一败露,香荷就免不了被灭口的下场,只是早晚罢了!”凤离沫丝毫不意外香荷的死。

“只可惜,没能揪出幕后真凶!”苁蓉还是有些惋惜。

“在这宫里,很多事情,就算你明明知道真相是什么,没有证据,那又能如何?可就算有了证据,以如今朝中的局势,哪一方又是轻易动得了的?即便是本宫那日死在了大火中,也不过是陛下的棋盘上损失了一颗棋子!前朝后宫,牵一发而动全身,若不能一击即中,陛下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听到苁蓉的话,凤离沫不由感慨了一番。

而此时,因为香荷之死,本打算跟凤离沫解释一番的南宫玥,一只脚刚刚踏进玉宸宫正殿的门槛,正好听到凤离沫这番话,似乎触动了心里的某根弦,竟有些愣神。

“陛下!”门外侯着的薛冰,看见南宫玥出神的样子,轻唤了一声。

回过神的南宫玥一时间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突然觉得面对凤离沫不知该说些什么。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