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渡芳华

更新时间:2019-08-27 22:01:21

渡芳华 连载中

渡芳华

来源:落初 作者:冬鼠 分类:言情 主角:兰馨鲍 人气:

《渡芳华》是冬鼠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渡芳华》精彩章节节选:姜婠家世显赫,容貌气质皆为上乘,是那皑皑白雪上的雪莲,知道单瞻远心思的,都在暗地里嘲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东平十一年春,单瞻远这只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姜婠是前几日三人坐在一起闲聊时才察觉到姜明心对姜穆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思,这才想到每当姜穆跟她在一处,姜明心总是很凑巧的有事来找自己,消息还真是灵通的很。

“听说明心堂妹似乎是要定亲了。”

姜婠恩了一声,突然目光炯炯的望向了姜穆,想起方才他眼里对姜明心的怜惜之意,揶揄道,

“哥哥可是看上了明心堂姐?”

姜穆脸上有些无奈,他跟明心堂妹都没有单独相处过,也不知道她怎么想到那方面去了?

“你想哪里去了,我是听说明心堂妹要许给永安的一个富商赵千万做正室。”

姜婠似乎不以为然,喝了一口汤水,好喝得让她叹谓了一声,姜明心的手艺是极好的,连她这个不喜甜的人都喝了两碗。

“这不是好事吗?”

姜穆被噎了一下,神情极为难看,过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姜婠不认识赵千万,便细细给姜婠解释。

“赵千万是永安排的上名号的富商,垄断了永安的布匹茶叶生意,就是连益州刺史也要忌惮三分的人,但是他今年满打满算已经三十有六,并且下头还有三个儿子一个闺女,最大的儿子已经有十六七岁了,他原配死了有十几年了,你猜他续了多少次弦?”

姜婠配合地摇头。

姜穆伸出一个巴掌晃了晃,神秘兮兮道,

“五个,没有一个超过三年,多是一年多或者是两年就病死了,外面都说赵千万克妻命格。”

外面的人有一部分是这样说,还有一部分是说赵千万因为十几年前出门经商碰上了草寇,被人打的不能人道,心里扭曲后喜欢在床上折磨女人,所以他每次娶进门的女人都被他弄死了。

当然还有其他说法,只是姜穆不会跟自己的妹妹讨论这些。

“这事可是真的?那赵家可不是要把外人当傻子,嫁进门的女人一个两个病死了就算了,七个都病死了,谁信啊?”

姜婠的神情摆明不信,语气直呛道,

“我看是那个赵老爷自己有毛病吧!”

姜穆没有想到姜婠感觉如此明锐,望着姜婠半晌不知说些什么,最后才僵硬的移开了话题。

“所以说堂伯父为什么会把明心堂妹嫁到赵家去?这可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啊,哥哥在哪听说的,该不是假的?堂伯父可就只有明心表妹这么一个嫡女,他就舍得怎么作践她?”

姜先礼仗着她们家连益州刺史都要礼让三分,就算他要谋利益按理说也不应该把姜明心嫁给区区一个富商才是。

姜穆也觉得似乎不太说的过去,都是女儿要高嫁,好好的一个官家千金,何必上赶着给一个富商做继室,这不是掉脸吗?

“是回来这边的时候在一个酒楼听说的,赵家仆人在那处嚼舌根,听说赵家已经准备纳彩了。”

“道听途说的事最做不得真,哥哥可真是越活越过去了。”

当初在酒楼里,赵家那些仆人说的是有鼻子有脸的,姜穆觉得这事又不像是假的。

这事还真的让姜穆说对了。

当天夜里,姜婠被鲍嬷嬷火急火燎从被窝里叫了起来。

“小姐,快些起来,明心小姐自缢了。”

听到鲍嬷嬷的话,姜婠的睡意一下子便褪了去,急忙穿衣赶到了姜明心的院子。

院子里灯火通明,正房外面跪了十几个丫鬟家丁。

姜婠听到屋子里面传来的大哭声,在夜里显得极为嘹亮。

“我的儿啊,你命怎么那么苦,老天爷你睁开眼看看,我儿命怎么那么苦,造了什么孽啊……”

屋里站满了人,姜婠第一眼看到的是站在门口穿着桃红色衣服的姜明果,她是姜先礼的二女儿,妾室黄氏所出。

她垫着脚向里面张望着,姜婠能从她嘴角的笑意看出她似乎很兴奋?

姜婠本来是想要进去看看情况,但是场面比她想象的要乱很多,内室站满了人,屏风挡住了视线,她犹豫了一会儿便歇了这个想法,目光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她转头对着阿喜低声嘱咐了几句后便打算出去院子里等情况。

鲍嬷嬷站在姜婠身后,附在姜婠耳边,说道起这事来。

“姜三爷把明心小姐许配给了巴东的富商赵老爷,今傍晚明心小姐从我们院子里回去后被姜三爷叫去了书房,这事好像就这么定下来了……谁知明心小姐自缢了。”

姜先礼跟姜先源是同一个祖父,在老姜家排第三,姜家人都唤他一声三爷。

“如果不是她的贴身婢女半夜里起来如厕,怕现在人都还在房梁上挂着。”

姜婠眉梢微挑。

过了小半个时辰陶氏跟姜穆才姗姗来迟。

“阿婠,里面没有什么事吧?”

两人见到姜婠后匆匆走过来,陶氏急忙发问。

姜婠摇头,示意不太清楚。

半个时辰后,一个花白胡子的老人从屋内走了出来,身上背着个医箱,身后跟着姜老太太跟姜先礼原配李氏。

姜老太太用手指按了按眉心,睁开眼看到在一旁站着的三个人,忙叫三若扶着她过去。

姜婠跟陶氏上前一步搀扶住了姜老太太。

“二祖母,明心堂姐好些了吗?”

姜老太太点点头,脸上有着欣慰,目光在它们三人身上转了一圈,笑,

“好多了,大夫说一句没有大碍了,难为你们在这里站了大半夜。”

姜老太太走过来见到三人还是颇为惊讶的,本以为她们会派个丫头守在这里便是了,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候在院子里等了大半夜。

李氏随着姜老太太的步伐过来,拿起帕子抹了把眼泪,双眼红肿,脸色极为憔悴,看着眼前的三人勉强勾起笑容,

“现下情况也已经稳定下来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莫要累坏了。”

姜婠抬头望了一眼那扇紧闭的房门,跟着陶氏的脚步往外走去。

三人刚走出院子门便见着姜琛走来,脸上的神情好像是在春暖花开的后花园里散步,悠然自得的很。

阿喜见到姜婠走出来后便立马走到了她的身后,留的姜琛一人站在远处,一脸不屑的望着她们。

看到眼前的三人从姜明兰的院子里出来,姜琛呵呵笑了两声,心里觉得她们真的是虚伪极了,明明在心里瞧不起这些旁支,还这么虚伪,大半夜的站在这里做给谁看呢?这里可没有人给她们标榜好名声。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大家在院子里站了半宿累的很,此刻看到姜琛旁人也没有什么心思想些有的没的,打了个招呼匆匆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